中國天眼(翁玉林 口述、伊 犁 撰文)

沒有想到來貴州旅遊時,天眼(FAST),這隻全世界最大的眼睛,就在距離貴陽一百六十公里車程的山中。我記得前兩年在中文報上讀到一段新聞,世界最大直徑五百米的單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在中國安裝。當時也沒有多留意,這次有機會可以一睹它的真面目,我們都覺得很興奮。我們在貴陽的高鐵站,與科學院派來的司機小陳碰面,他接我們去平塘縣附近的天眼,需要兩個半小時的車程。我們先是在公路開了逾兩個小時的車,兩旁丘陵地帶,

更多

人生是一幅畫(朵 拉)

人生要有要求,還要有追求。拒絕過平庸日子,決定去學畫。某日見安徒生說:「僅僅活着是不夠的,還需要有陽光、自由,和一點花的芬芳。」他提醒我人生也是一幅畫,畫面鮮艷明亮或灰暗陰沉,由你自己掌握。 生活總是不盡人意,沒有關係,重要是一直在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

更多

神交──師友周先生文中(江 青)

十月二十五日在紐約登機,二十六日抵達瑞典斯德哥爾摩時淒風苦雨,下機後打開郵箱,不料入眼的竟是文中兒子周淥岩、周疏旼的信:「沉痛地通知您,我們的父親昨天上午在我們二人的陪同下在家裏安詳辭世。他一直身體狀況良好,直到過去幾天病情突然惡化。我們能夠在他長達九十六年的不可思議的人生旅程中跟隨他,而且能站在他身邊陪他走到最後,為此我們感到無比幸運……」突見噩耗,一時不能自已……我與文中一九七三年相識,亦師亦

更多

特輯:金庸小說在韓國的翻譯(朴宰雨)

香港查大俠逝世已過一年,韓國的許多金庸迷還是念念不忘。本人作為金庸先生為數不多的韓國知人,藉金庸先生過世一年之際,回顧當年金庸小說韓文版在韓國成為超級暢銷書的情況,分析金庸武俠小說在韓國大行其道的背景與原因,並整理金庸小說在韓國的翻譯情況,是意義匪淺的一件事吧。在韓國公認的金庸武俠小說最初翻譯出版的是一九八六年,就是韓國的高麗苑出版社將《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和《倚天屠龍記》(「射鵰三部曲」)

更多

特輯:作為歷史現場的金門──夾在兩岸之間七十年(江柏煒)

金門,舊稱浯江、浯洲,由金門本島、烈嶼、大膽、二膽諸島所組成。位於台灣海峽之西、閩南九龍江口、廈門灣及圍頭灣外,具「固若金湯,雄鎮海門」之勢,十四世紀後半以降即為海防戰略要地。十七世紀中葉起,島民東渡澎湖、安平、鹿港等地,成為台灣早期住民的一支。十九世紀中葉起,金門成為閩南重要僑鄉之一,青壯人口陸續遠渡南洋各埠、日本長崎與神戶等地謀生。僑匯經濟支撐了僑眷的生活,也促進了僑鄉社會的近代化。 中美防禦

更多

專稿:一曲難忘(白先勇)

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 二○一七年我在香港珠海大學有一個《紅樓夢》講座,演講完畢,聽眾席有一位年邁女士向我緩緩走來,遞給我一張照片說道:「先勇,我是夏丹。」我擎着那張褪色照片,端詳了片刻。照片裏有夏丹還有我幾位手足的合照:大哥先道、二哥先德、三姐先明、六弟先剛,還有我自己。那是一張上世紀七十年代四十多年前的舊照。我的兄弟姊妹如今都不在人世了。相片中的夏丹打扮入時,容貌端麗,還正值花樣年華。霎時間

更多

周棄子的別署與新詩(朱少璋)

為補《未埋庵短書》及《周棄子先生集》的不足,幾年前開始手蒐集、整理周棄子渡海前(一九四九年以前)的作品,搜集材料的過程中,在〈談新名詞入詩〉讀到一條有關周氏舊體詩的線索,他在文中有這樣的回憶: 記得是民國二十四五年之間,我作過八首古風,題目是「今行路難」,第一首起四句「醉君以葡萄香檳之美酒,瀹君以咖啡酪乳之苦茶。伴君以狐步探戈之妙舞,媚君以袒胸裼股之淫娃。」 「民國二十四五年之間」正好是渡海前,

更多

董橋:一代一代傳承下去──第十五屆花蹤文學獎(明報月刊編輯部 整理)

又是賞花的季節—說的是文學之花,花蹤文學獎。八月三日,由馬來西亞《星洲日報》主辦、有「華文文學奧斯卡獎」之稱的第十五屆花蹤文學獎首次在吉隆坡國家文化宮舉行,有約千名文學愛好者出席,並見證現年七十七歲的香港作家董橋,在夫人陪同下親到大馬領取「世界華文文學獎」。 董橋獲「世界華文文學獎」董橋致辭時,分享在創作的路上有三帖補藥,包括博讀、膽識與冷靜。而他在花蹤這個場合,特別思念作家前輩、九十四歲的聶華苓

更多

白先勇與劉再復對談《紅樓夢》(二)──庚辰本四大錯處(喬 敏 記錄及整理)

劉再復:我想用三個詞組,十二個字來概說白先勇兄的閱讀特點與傑出貢獻:這就是「文本細讀」、「版本較讀」、「善本品讀」。我說的三個「讀」,也可以用一個「文本細說」來概說。細讀,本是日本學人的研究特點。日本人真是認真、仔細,後來美國人也學成了。從白先勇到余國藩,他們講解《紅樓夢》,都用細讀的方式。白先勇的法門與胡適的法門不同,胡適的法門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白先勇的法門是「不作假設,小心讀證」。白先

更多

白先勇與劉再復對談《紅樓夢》(喬 敏 記錄及整理)

日期:二○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地點:香港科技大學花旗集團演講廳人物:白先勇、劉再復 劉再復(下稱「劉」):我們今天在座的四百位(邊上還有三百人在視頻上觀看)《紅樓夢》愛好者,共同面對、討論《紅樓夢》評論史上的一個大現象:有一個人,細細地閱讀、講述、教授《紅樓夢》整整三十年(在美國加州大學聖芭芭拉校區講述了二十九年,之後又在台大講了一年半),從太平洋的西岸講到太平洋東岸,創造出閱讀、講述《紅樓夢》的時

更多

歡喜冤家──我認識的夏志清王洞伉儷(江 青)

夏志清先生於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安靜地在醫院中「永垂不朽」,紀念文章鋪天蓋地,當時感到自己和夏先生的交往和文學無關,全是「家常事」,就沒有必要湊熱鬧,雖然夏先生在平日生活中是個極喜歡熱鬧的人。夏先生的追悼會於二○一四年一月十八日在紐約富蘭克林.坎貝爾(Franklin E Campbell)隆重舉行,王洞通知我參加,並要我通知遠在拉斯維加斯住的陳幼石務必參加,並規定要在我家住,我當然照辦。那天

更多

又見柏克萊(江 青)

一九七三年末,決定離開柏克萊加州大學(U. C. Berkeley)近兩年的教職,將全部家當塞進了汽車行李箱,車前側那根天線桿上,綁了枝鮮花,那是前一晚朋友們在歡送會上所送的一千多枝花中的一枝,它帶着灣區朋友們給我衷心的祝願伴我一路向東駛去。正好柏克萊有朋友要順道去東岸,時間上我沒有任何約束,於是花了九天從容不迫地橫貫美國。車子繞去大峽谷,穿越黃石公園,一路上搭篷露宿,觀景賞月,把車上的家開進了紐

更多

不說違心話 不做違心事──新作《對話陳小魯》(米鶴都)

還是在二○○九年,幾位發起人動議編輯出版《回憶與反思》口述歷史之初,作為主編的我就將陳小魯列為了最重要的訪談對象之一。這是因為,他是這代人中非常具有傳奇色彩和反思精神的人物,所以恰好與我們所做的《回憶與反思》口述史宗旨完全契合。一方面,他的個人經歷豐富,跌宕起伏,其身影始終閃現在半個世紀以來中國歷史進程的波峰浪谷,況且他還有個出名的元帥爸爸,可謂身世「顯赫」,這更令他備受矚目。陳小魯的經歷中,有三

更多

特輯:李銳與屈原(王彥君、史義軍)

二○一九年二月十八日,杜導正在小女兒杜明明和前《炎黃春秋》雜誌工作人員的陪同下,趕到北京木樨地二十二號樓李銳的家中,弔唁與他並肩作戰多年的老戰友李銳。來到李老的遺像前,凝望着這位把耄耋之年義無反顧地奉獻給改革事業、為留住《炎黃春秋》拼盡了生命最後一息的老戰士,杜導正吃力地從輪椅上站起來,不顧九十六歲高齡,深深地行了三鞠躬大禮!幾天來,一直在李銳家幫助接待祭拜者的史義軍很清楚,來人大多數是李銳老同事

更多

特約特輯:香港作聯三十周年系列活動文學講座──「我的創作觀」側記(禾 素)

二○一八年十一月三日,水秀山明的香港科技大學迎來了一批尊貴的客人,他們為香港作家聯會三十周年慶典系列活動「我的創作觀」文學講座而來。文學講座在科技大學史維校長的演講中拉開序幕。史維校長說雖然他不是搞文學的,但文學一直陪伴他的人生路;儘管科技大學沒有文學方面的學位,但今天各位大家能夠親臨科技大學講學,是他以及在場學生感到榮幸的事。他只有一個簡單的願望,就是大家能夠在此交換意見,互相學習。香港作家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