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常新的話題 (環球掃描-著:史提芬斯(Philip Stephens)、譯:夏 瑞)

  今年的大事仍然是全球化,即世界經濟權力和政治權力分配的大轉移。  當然,今年也會有其他重大新聞。從伊拉克和伊朗傳出來的不那麼吉利的消息,可能仍然會吸引人們的注意力,伊斯蘭宗教極端分子也會不甘寂寞,儘管各國政府會試圖挫敗這些「聖戰者」繼續製造新聞的努力。  今年的頭條消息肯定還會涉及大國領袖:年底,美國將選出新一任總統;俄羅斯可能也會有一位新總統,儘管現任總統普京不會那麼輕易退居幕後;法國總統薩爾科齊新的一年可能在政治上最終會束手無策,但他或許會找個新情婦;英國首相白高敦可能比薩爾科齊更為幸運,也可能更為不幸,我指的當然是政治上,而不是情場上。  中國八月舉辦奧運會。北京當局將會把窮人和抗議者趕到鄉下,當然,它也會試圖把污染北京天空的烟塵趕到鄉下,不過,對付「世界工廠」標誌之一的烟塵,似乎不如對付「盲流」那麼容易。  噢,不要忘了一些較小的國家:巴基斯坦今年有望朝民主方向邁出一小步,當然,我們不應在這件事上下太大的賭注。  不過,今年的真正大事仍如去年,還是全球化,還是世界經濟權力和政治權力向東方轉移的大趨勢。中印崛起的啟示   在塑造全球繁榮和安全方面,中國和印度的崛起,比任何其他事情都重要。我們終於看到,迄今為止被排除在國際競技場之外的數億民眾,如今在政治和經濟方面已經開始覺醒。  根據統計,一八二○年,在當時的全球生產總值中,中國約佔三分之一,印度佔百分之十六,歐洲四強佔百分之十七,美國所佔比例則不到百分之二。到一九五○年,美國所佔份額已升至百分之二十七,中國降至百分之五,印度降至百分之四,歐洲四強則佔百分之十九。  現在我們根據購買力平價來預測二○一五年的情況。那時中國在全球總產值中所佔的比例將與美國旗鼓相當,均為百分之二十。這些資料可能不太精確,但中國逐漸與美國拉近距離的趨勢是明顯的。更有人計算出,中國經濟將在二○二五年前輕而易舉地超越美國。  簡而言之,全球經濟一體化正驅動着十九世紀以來全球均勢最為巨大的變遷,當然,政治影響力和軍事實力的變遷將會落後於經濟變遷。  中國在閉關自守近兩個世紀以後,如今已經重新發現了地緣政治的重要性。而在世界各地,人們都能感受到印度「軟」實力的影響。  對於這種全球化的進程,西方世界的抱怨聲似乎此起彼伏。當然,在具體的抱怨聲背後,還存在着更深層次的擔憂。美國政府的擔憂尤其強烈。柏林圍牆倒塌之後,全球化曾經只是發達國家的事。所謂的「華盛頓共識」,為商品市場和金融市場的開放提供了框架,美國矽谷則提供了技術。  突然之間,全球化似乎又變成了亞洲的事。全球化曾經是富國為世界其他地區做的事——當然,所有國家都會從中獲益。但如今全球化似乎變成了世界其他地區為富國做的事。而讓華盛頓感到特別不爽的是,如今全球化的主要「幹事兒者」竟然是中國。兩種悲觀的預測  然而,我們很難看到全球化的力量如何才能被逆轉。驅動全球一體化的經濟和技術動力日益強勁;已經融入世界經濟體系的數億人不會重返田園;全球化擁有自我維繫的動力。  但是,如果世界經濟下滑衰退,世界貿易將會受到負面影響,並引發各國之間的貿易保護主義,而貿易保護主義轉而會使經濟衰退惡化成為經濟蕭條。這是全球化進程被迫中斷的一種可能性。另一種可能性是:美國與中國之間發生了重大的地緣政治衝突,也許是因為台灣問題而發生衝突,從而中斷了全球化進程。  從目前來看,你必須是一個相當悲觀的人,才會為二○○八年作出上述任何一個預測。但另一方面,你必須是一個相當樂觀的人,才會發現各國政府已經意識到採取有效措施應對經濟一體化的任何迹象。  最終結果如何,我們不得而知,但全球化將仍然是今年的頭號新聞。(作者是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本文原為《金融時報》專欄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