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不是問題:中國文化藝術輸入海外之困局 (左貞觀)

目前,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隨國際上各種文化交流交融日益頻繁,文化在綜合國力競爭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要從經濟優勢轉化為文化優勢,要讓世界知道我們、理解我們,要弘揚中國文化,首先要做的,就是對海外文化和價值觀的認識和理解。 投入不副實際效果有這樣一件事帶給我比較深的觸動:在國慶五十周年(一九九九)前夕,中央芭蕾舞團團長趙汝蘅和中演總裁張宇來莫斯科商談中央芭蕾舞團來俄羅斯演出事宜,使館把我也

更多

莫斯科來鴻 (左貞觀)

尊敬的潘耀明先生﹕  我熱愛《明報月刊》是因為許多文章給我共鳴,觀點一樣,想法一樣。另由於我十六歲就住國外,通過貴刊了解到很多祖國的歷史和文化。給我印象特別深的是有關胡風、趙紫陽、胡耀邦,尚小雲和有關《冰點》等文章。白樺的發言讓我流淚。我喜歡每一期您寫的前言。每次讀到中國知識分子的遭遇會想起這多麼像蘇俄的知識分子。  另外請您轉達李歐梵先生七月號他寫的那篇文章(標題)應當翻譯成﹕反對形式主義的西洋鏡。Rayok(俄文Paek)是可以在任何俄漢字典上查到的。  另外在貴刊上經常看到外國人的姓名翻譯不同於國內,我能理解這是香港的傳統,但還是覺得國內的有些譯名,如蕭斯塔科維奇更舒服,更接近原音,更正確(或說更科學),是否在這問題上有必要統一一下,對讀者也有好處,這只是我個人的意見。莫斯科 左貞觀 七月二十四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