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七常委「出爐」背後 (朱家西)

  二○一二年中國最大的政治謎底最終揭曉。十一月十五日,新當選的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和其他政治局常委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在北京集體亮相,七常委的名單和次序或多或少有別於之前流傳的多個版本。「九變七」的背後考量  讓中外預言家感到「欣慰」的是,有關中共政治局常委人數「九變七」的猜測最終得以證實。對比新老兩屆常委可以發現,習近平替代胡錦濤主掌全域,李克強將接替總理溫家寶,張德江、俞正聲分別替代吳邦國、賈慶林領銜人大、政協,劉雲山很可能總攬黨務和意識形態(之前為習近平和李長春的分管領域),王岐山替代賀國強出任中紀委書記,張高麗很可能負責日常經濟事務,而不是替代政法委書記周永康。  由此觀之,此次常委「九變七」至少說明:其一,中共頂層權力更加集中,有利於提高決策效率和達成共識,尤其是黨的建設和意識形態事務原本就多有交叉,由一人統領有利於通盤考量,減少內部消耗。  其二,政法委書記一職或不再由政治局常委兼任,而是由新晉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部長孟建柱擔綱,直接向總書記負責。北京學界一般認為,此舉汲取了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的教訓,政法委實際掌管着國家利器,擁有在一定範圍內調動武警部隊的權力,未來由總書記兼中央軍委主席統一轄制,有利於頂層權力穩定。十八大前夕,各省市新任武警總隊軍事主管已由「總隊長」改稱「司令員」,強化軍隊色彩和定位,也含有加強「黨指揮槍」的意思。  回溯歷史,以往中共總書記易人之年多次出現常委擴充的現象,一九九二年十四大確立江澤民「領導核心」地位,常委人數增至七人;二○○二年十六大胡錦濤開始主政,常委人數再增至九人。此次習近平上位,開創了改革開放以來中南海「簡政」的先例,顯示新一屆領導人敢於改革的勇氣。畢竟,如果常委人數保持九人,李源潮、汪洋均有機會入局,各方皆大歡喜。  當然,目前中共頂層權力設置尚未形成穩定的規則和慣例,未來並不能排除常委人數回到九人的可能。客觀上,此次常委「九變七」為五年後十九大預留了空間,究竟何種走向,又是個謎。胡錦濤「裸退」屬贏家    胡錦濤主政十年中,一大批共青團系統官員得到晉升,高層「年輕化」成為中國政壇的一大亮點。而近一兩年,中共黨內一些官員、智囊開始對此進行反思,認為過份強調「年輕化」不利於發揮資深官員的積極性,使得一些資歷深厚的大員遭遇升遷「天花板」。  在此背景下,十八大敲定的政治局常委格局,折射出人事布局的「鐘擺」效應。七人平均年齡達六十三點四歲,其中唯有習近平、李克強為「五十後」,其餘五人均出生於四十年代,難怪一些觀察人士對此感歎「年齡偏大了些」!  在年齡因素之外,七常委組成還反映出以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為代表的三代中南海高層的影響力。而胡錦濤十八大「裸退」之舉透露本人不再戀棧政治的姿態,在最後關頭創下歷史性標竿,實屬政治贏家。習近平不滿中組部    習近平上任伊始,需要保持中共高層的穩定和團結,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等大多是老成持重之人,施政中庸,在決策中更容易達成共識。  至於中組部部長李源潮的「意外」落選,有消息人士透露,習近平對近年來黨員教育不甚滿意,甚至曾公開批評中組部工作。因此,十八大提出保持中共「純潔性」重要命題,不乏現實針對性,習在新政治局委員集體亮相時也強調了反腐敗的緊迫性。  紅牆內幕,外界難以揣測,而中國政治的整體走向,卻是有迹可循的。當今中國政治已經逐漸遠離「強人政治」,高層人事安排必然是互相協商、妥協的結果。十八大報告亦強調,「提高民主品質,完善競爭性選拔幹部方式」。可以預見,在未來人事布局中,競爭、角逐、民主的色彩必將更加突顯。「習李體制」的歷史機遇    十八大高層人事中變數最小的當屬習近平、李克強。兩人都具有「知青」經歷、學術背景、豐厚資歷與親民個性,加上在中央經歷了五年的「同事」磨合期,形成了兼具互補性與協調性的「習李體制」,因此被普遍寄予厚望。  最近五年,習近平在中共黨的建設、港澳事務、外交等領域推出一些新舉措、新理念。例如,他的「純潔性」理論,多次強調要「從嚴治黨」,嚴格管理黨員隊伍和黨的幹部隊伍,「嚴把入口、加強教育、強化監督、暢通出口」。表現出勇於改革的大國領導人魄力。  而同期,李克強作為最年輕的國務院副總理,主抓能源、食品安全等事務,還接手醫療改革、保障房建設這樣的「燙手山芋」,近年又力推城鎮化建設和稅制改革,在中國政治經濟舞台上展現出一個沉穩、剛健的領導人形象。今年以來,李克強多次強調推進城鎮化是實現現代化的重大戰略選擇,並提出破解城市二元結構難題,走新型城鎮化道路的理念,被認為是中國經濟政策調整的重要信號。  未來十年,習、李面臨着嚴峻的挑戰,也面對難得的歷史機遇。他們擁有一個成熟、專業、務實的執政團隊,加上軍方的支持、民意的認同,完全有可能破除時弊,在政局穩定的前提下推進各領域改革。加上目前政治局常委中的另外五人,在十九大召開時面臨退休,習、李大可根據治黨執政的需要,重新安排執政班底,而只要人事順暢,中國的執政舞台便有了可以施展的空間。  有長期研究中共問題的專家分析,十八大之後,中共預計將在明年春節之後召開二中全會,以部署中央政府人事安排,屆時省部級官員將重新洗牌,各地走馬換將也有諸多看點,此次布局無疑是觀察習、李政治協調能力的重要視窗,選用怎樣的班底,也勢必影響到今後一段時期的政策走向。  (作者是本刊駐北京特約記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