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燦爛文人相惜的歷史盛會 (江東雲)

  令人難以相信,這個文學會議基本上是作家學者自行籌辦的。文人之情 文學之愛   會議主要籌辦者是郭楓,主要襄助者是劉再復。  高齡八十的詩人郭楓,兼寫散文、小說、文學評論,一生站在台灣主流文壇之外,從不參加黨政活動或文學社團,被媒體文化記者稱為「文學獨行俠」。可他直諒多聞,喜與君子交遊,文學好友遍及兩岸和海外各地。去年春節,他與旅美的劉再復通話,提起要辦這個文學會議,劉再復在電話那端熱烈回響。他們計議既定,便攜手籌備起來。  籌辦會議最困難的事,竟然不到三個星期,組成了王蒙、劉心武、劉再復、高行健、謝冕、馬森、瘂弦、陳若曦、李歐梵、鄭培凱、王潤華、董健、閻連科、黎湘萍等二十餘人的盛大陣容。  一群真正的文學家,以盛大與會陣容,支持老友辦文學會議,表現非凡的文人之情、文學之愛。  台灣大學、中興大學、成功大學、東華大學的文學院長及相關系所主任,憑其學術基礎和行政經驗,迅速和新地文學季刊社簽訂合辦會議協議書。郭楓指出:他於三月三十日上午,在台灣大學文學院與文學院長葉國良、中國文學系主任鄭毓瑜和台灣文學研究所長梅家玲,四個人商談一小時,立即確定雙方合辦會議。四月一日上午,他和成功大學文學院長陳昌明通電話,簡單談了幾句,陳院長隨即表示雙方合辦會議。中興大學和東華大學的「合辦」商談,亦皆如此暢遂。  這些頂尖大學的名教授們,明快決定合辦會議,同樣表現了可貴的文人之情、文學之愛。  作家學者們攜起手來,文學情愛的能量,不容小覷。見解深刻 評論直切   文學高峰會議,傑出作家與會和頂級大學合辦,只是召開的重要條件;會議召開的意義以及功效,端在議程內容和研討情況,整體上要對文學表現出高度的熱情、真誠和嚴謹。  文學高峰會議,在議程內容方面,有論文發表、大師演講、作家對談、專題座談、文學討論等多層次多面向的研討活動。作家二十餘人,環島十天密集研討活動的結果,展示了兩大特色。  首先,文學大師的演說和論辯,可謂「群星燦爛」:  高行健各場演說,靜思內斂,熱情外爍,剖析文學美感和存在哲理,給人許多啟發。人們也從而懂得他的攀登高峰,有其品格上、思想上、藝術上的特殊造詣。劉再復提出「文學的自救」問題,呼籲詩人作家必須從商業潮流中跳出來,回歸個人的本真自性,進一步從學養、趣味、靈魂等三個層次向上提升。王蒙「文學中的情愛滄桑」演說,歷述過往中外作品如何描繪女性,痛批時下暢銷作家下流的性愛書寫,一席風趣睿智的談話,揭示當下文學許多深刻的問題。劉心武從自身遠離文壇中心的獨立位置,談「邊緣寫作」,指出作家應該依據經驗從事非受命寫作,關懷政治而不涉入政治,熱愛人群而不露才揚己,是提升個人靈魂品質的大法。閻連科深感「文學的愧疚」,指出當代中國作家,學習太多西方的各種文學主義和技巧,失去對人和土地的痛與愛,缺乏對時代的焦慮和不安,沒有激情參與社會發展的進程,不知為何寫作。他在演說時痛苦流淚,全場也隨之欷歔!李歐梵、鄭培凱、馬森、謝冕、瘂弦、王潤華等大師的演說或發言,皆曠達深刻,各極其妙。此外,在座談或對話中,論辯極為精彩,讓聽眾感動不已!例如:黎湘萍、劉心武等,對擔任講評的論文,論是評非,客觀直率,顯露了作家學者正直不苟的風範。  成功大學陳昌明院長,用「太震撼了!」表述聽到演說和論辯後的感受。大家皆認為,這些傑出的言論,必將在華文文學發展史上,產生巨大深遠的影響。  其次,文學大師互相敬重的態度,展示「文人相惜」的特色:  在會議報到的四月十五日那天,郭楓設一晚宴。王蒙、崔瑞芳,高行健、西零,劉再復、陳菲亞,謝冕、陳素琰,郭楓、蘇葉等伉儷,加上劉心武、馬森,一席十二人,都是難得聚首的老友。晚宴間,大家敞開心扉,撫今追昔,彷彿回到遙遠的年輕歲月,開懷暢談劇飲,十分愉悅!王蒙說,這是一場歷史性文學晚宴。劉再復說,我們的情感真摯,彼此乃是「文人相惜」。這種文人相惜的風格,也展現在十天三十場每場研討會上。在研討會上,作家學者辯難詰責的態度,嚴肅正直,毫不含糊!從會場下來,彼此愈加相知,愈加敬重。許多作家都說,自己從這次會議得到不少啟發和增益,是非常難能可貴的一個機會。  二〇一〇年五月記於台北  (作者是台灣自由作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