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評「謝韜—張勤德之爭」 (甘 陽)

  首先很高興謝韜先生與杜導正先生能到香港大學來,讓大家有機會作交流。我個人以前對共產黨內部的思想爭論不太了解,這次因為要作評論才看了謝先生的《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以及相關文章,也算是一個補課機會。以下我就簡單評論一下謝韜與張勤德之間的這場爭論,因為謝韜的文章主要是批判張勤德的《庸俗發展觀是「百病之根」》一文,而謝韜發表《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後,張又發表了《民主社會主義的九大罪狀——兼議關於開好十七大的幾個焦點問題》,回應謝文。我並不了解張勤德是誰,但謝韜文章只引用了張勤德的文章作為目前中共黨內左派的代表,而張勤德文章也把謝韜作為黨內右派的代表,因此兩人的爭論可以看成是目前中共黨內左右之爭在十七大之前白熱化的表現,這也是為什麼謝韜文章引起很大反應的背景。我以為只有把這三篇文章放在一起看,才能了解謝先生的文章,也才能了解目前中共黨內左右兩派的爭論。爭奪胡溫新政解釋權  我的初步看法是,中共黨內這場最新的左右之爭,是從中共十六大胡溫上台以後開始,而在十七大召開之前愈演愈烈。這個爭論的實質首先是雙方爭奪對胡溫新政的解釋權。大家知道胡溫上台以來有很多新的提法,例如以人為本,和諧社會,科學發展觀等等,這些說法可以被不同地解釋,從而服務於不同的政治目的。例如胡溫提出「科學發展觀」,自然可以被理解為隱含着批評他們上台以前的發展觀是不科學的,這正是張勤德的《庸俗發展觀是「百病之根」》一文的意思,張所指的「庸俗發展觀」正是相對「科學發展觀」而言,亦即認為胡溫提出「科學發展觀」是對改革的反思,是要糾正「庸俗發展觀」。但在謝韜看來,張勤德對胡溫新政的這種解釋有全面否定改革開放之嫌,因此謝韜感到憂心忡忡,說「黨內左派要發動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奪權,改變中央內政和外交的路線」。反過來,張勤德則認為謝韜提出「民主社會主義」實際是要把中共引上前蘇聯共產黨的滅亡之路,因為戈巴卓夫就是以提出「民主社會主義」而導致蘇共和蘇聯瓦解的,因此他認為謝韜等人就是中共黨內的「戈派」(戈巴卓夫派)。我個人感覺,「謝韜—張勤德之爭」的背景之一可能是最近中共內部製作的電視紀錄片《居安思危——蘇共亡黨亡國的教訓》。析「庸俗發展觀」   我們這裏有必要看一下張勤德所謂「庸俗發展觀」是什麼意思,因為現在對謝韜文章的報道似乎都不了解謝韜文章本來是批判張勤德的,這就無法了解謝文的針對性,也無法了解黨內左右之爭到底在爭什麼。從張勤德文章看,他對鄧小平改革是認同的,強調說「改革作為任務,作為方向,是完全正確的,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而他所謂「庸俗發展觀」似乎主要是指江澤民時代,特別是江時代後期。他的《庸俗發展觀是「百病之根」》一文開頭說,「中共十六大以前的八、九年」亦即胡溫上台以前的「八、九年時間」是中國改革的「大災之年」,這個提法的潛台詞顯然是說,江澤民執政十三年時間的前期仍以鄧小平主導,但鄧小平淡出而江澤民全面主政的八、九年時期是「大災之年」。也因此,張勤德這個文章據說在大多數內地網站都被刪除,也就是不奇怪的了,他這個文章顯然也不可能在中共正式刊物上發表。相比較之下,謝韜文章特別強調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的改革乃完全一致,強調胡錦濤並沒有改變江時代的改革方向,因此可以在黨內雜誌《炎黃春秋》上正式發表。這大概表明,中共黨內現在是黨內右派比較得勢,而黨內左派則基本比較邊緣化。但從謝韜文章的憂心忡忡看,他顯然仍然很擔心黨內左派奪權的可能性,這又是為什麼呢?這就仍然要回到張勤德的文章看,他們到底提出了什麼問題,讓謝韜先生等如此擔心。  簡單講,張勤德文章提出的實際是現在中國社會普遍感到的對改革往何處去的焦慮,張文引用內地網上流傳非常廣的一個帖子說:「如果醫改的結果是老百姓看不起病,教改的結果是老百姓的子女上不起學,房改的結果是老百姓買不起房,企業改革的結果是老百姓沒了飯碗,那還要改革幹啥?這樣的改革只能是少數人享受了改革的成果,大多數人的血汗養肥了少數老闆。」這個說法和感受,當然是我們所有人現在都非常了解,也是內地老百姓非常普遍的情緒。張勤德的文章認為,改革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問題,原因就在於江澤民後期的改革不是「科學發展觀」,而是「庸俗發展觀」,他指出這種「庸俗發展觀」主導的經濟發展有如下九大特點:  一、是社會成本最高的一種發展。他引用美國《商業周刊》報道:「中國每年由於環境污染在生產力以及衛生保健方面大約損失一千七百億美元。」  二、是整體效益最差的一種發展。他引用《中國現代化報告二○○五》指出,中國「全員勞動生產力、能源使用效率、人均國際貿易、農業勞動力比重、服務業勞動力比重和服務業增加值比重等六個指標仍排名世界第八十以後」。  三、是泡沫水份最多的一種發展,他引用國家統計局長李德水說,「全國省級統計數據就有百分之三十九以上的水份」。  四、是欠內債外債最多的一種發展,引用《改革內參》說中國是「全球最高的不良貸款水平」。  五、是貧富差距拉得最大的一種發展,引用聯合國開發署數字說「中國目前基尼係數為百分之零點四五」。  六、是對外商外資依賴性最大的一種發展,「中國外貿依存度已經達到百分之八十」,為全世界之最。  七、是受國際壟斷資本剝削最重的一種發展,引用《中國工商時報》報道說中國出口的利潤是「外國人拿走了百分之九十二,中國最多拿到百分之八」。  八、是腐敗最嚴重的一種發展:「官方統計的一九九九—二○○一年十類腐敗經濟損失達到GDP總量的百分之十四點五至十四點九」。  九、是留下隱患最多最大的一種發展,引用溫鐵軍說現在「一年大的群體性事件就有六萬件左右」。  張勤德提出的這些問題其實是大家這些年早已耳熟能詳的事了,很少有人會否認這些問題的存在。張的特點是認為所有這些問題是因為中共的思想路線和組織路線出了問題,因此他大談要認真落實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徹底糾正「庸俗發展觀」,要用胡溫的「人本主義」(社會主義)來糾正「物本主義」(資本主義)。而這裏的關鍵在他看來是要進行「黨內民主改革」,因為在他看來,「庸俗發展觀」導致中共黨內現在是用「精英民主否定人民民主,搞亂了黨的組織路線」,結果是有「四種人」在中共黨內最得勢:腐敗分子、官僚政客、既得利益者、資改派。他認為這「四種人」正在阻礙胡溫新政,其特點就是他們特別反對要對改革進行反思,強調胡溫只要「照着前人既定的做」,而張則要指出,胡溫的發展觀有別於江時代。可以認為,張勤德這樣的文章是想影響中共十七大的思想路線和組織路線,也正因為如此,才讓謝韜先生覺得是「黨內左派要奪權」,從而發表了《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這篇文章批判張勤德,其目的自然同樣是要影響中共十七大的思想路線和組織路線。謝韜理論令人費解   但謝文並沒有正面回應張文提出的任何具體問題,而是把所有問題歸結為中共是否要走「民主社會主義」道路的問題。謝先生的很多說法實在不是很容易懂,他提出的主要論點似乎可以概括如下:  第一, 馬克思主義正統就是民主社會主義。  第二, 冷戰結束表明馬克思主義正統也就是民主社會主義在全世界取得了勝利。  第三, 不但歐洲全是民主社會主義,而且美國現在也走上民主社會主義道路,因為「民主社會主義把美國赤化了」!  第四, 蘇共垮台和蘇聯瓦解就是因為沒有走「民主社會主義」。  第五, 中共沒有在蘇東歐劇變中垮台,就是因為鄧小平改革實際就是民主社會主義改革,只不過「為了避免修正主義之嫌,我們稱之為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他認為,在江澤民主持下,民主社會主義在中國「邁出了關鍵性的一步」,而「胡錦濤主政……標志中國踏上了民主社會主義道路」。  謝韜先生這一系列斷言都非常令人費解,不過我理解他的真正目的實際是要說,如果張勤德等黨內左派得勢,那麼從鄧小平到江澤民到胡錦濤的中國「民主社會主義」道路就會中斷倒退,如果這樣,那麼中共就會像蘇共那樣因為沒有走民主社會主義而垮台。但謝韜的說法實在很難自圓其說,說蘇聯垮台是因為蘇共沒有搞「民主社會主義」當然是站不住的,眾所周知戈巴卓夫改革的旗號正是「民主社會主義」,而戈巴卓夫的「民主社會主義」理論當然要比謝韜的說法要更系統、更精緻、更有理論,唯一的問題是戈巴卓夫這個「民主社會主義」並沒有能拯救蘇共和蘇聯,而恰恰導致蘇共和蘇聯的全盤瓦解。謝韜先生現在提出「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他這個「救」的意思應該是希望中國能避免蘇聯那樣的全盤瓦解,如果這樣,那麼他就應該說明他的「民主社會主義」與戈巴卓夫的「民主社會主義」有什麼不同,有什麼比戈巴卓夫更高明的地方。至於說馬克思主義就是瑞典社會民主主義,說美國也是民主社會主義等等,我想沒有什麼人會當真,我就不評論了。政治改革並不具體   外界報道謝文給人印象其主要論點是主張「政治改革」,但我看了謝先生發表在《炎黃春秋》上的這篇文章,發現全文對政治改革其實只有一句非常籠統的老生常談即「政治體制改革再也不能拖延了」,《明報月刊》廣告上說謝韜主張「黨內三權分立」等等事實上並不見於《炎黃春秋》文章。(編按:謝韜主張「黨內三權分立」,見《民主社會主義與模式與中國前途》的網上完整原文《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原句為,「由絕對排斥到結合實際地探索三權分立的實現形式,這是政治體制改革指導思想的突破。」)與此相比,張勤德文章提出的黨內左派對政治改革的主張似乎比謝韜的主張更激進、更迫切,而且也更具體。張勤德強調「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核心是推進平民民主,反對以精英民主否定平民民主,反對『戈派』像蘇聯的同行那樣由以權謀私發展到以國謀私,為了一小撮特權階層的利益而讓絕大多數人陷入災難之中」。為此他提出九條黨內政治改革措施,以及七條黨外政治改革措施。張提出的黨外政治改革特別強調要恢復憲法上「罷工」的權利,以及人民上訪的權利等等,而他提出的黨內政治改革要求則包括:各級黨的代表大會,都要大幅增加第一線普通黨員代表的比例,要切實使黨代會代表的選舉進一步民主化。應在部分地方、單位試行有指導的黨代表競選制;試行黨的代表大會代表提案制度;擴大黨代會常任制的試點;重大問題比如十七大報告草稿,即使不像越南共產黨那樣交由全國人民討論,至少應交黨內縣團級幹部(包括離退休幹部)討論;各級領導幹部包括中央領導人,都要帶頭公布家庭財產;對各級領導幹部包括省部級,都要採取無記名投票等方式進行有普通黨員參加的民主測評,及時撤換不稱職者,等等。正統地位之爭毫無必要   總的來看,目前中共黨內左右兩派都主張政治改革特別是黨內政治改革,這當然是好事。但遺憾的是,雙方的語言都有文革語言的味道,都有黨內鬥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傳統思維方式,同時雙方都力圖爭得馬克思主義正統地位。我個人以為,中共黨內政治改革的第一條就應該是不要再爭奪馬克思主義正統,要爭唯一「正統」的話,就會又趨向黨內殘酷鬥爭的老路。此外,為了爭奪這種意識形態正統,往往導致不顧學理和事實,例如把美國、歐洲和中國,都說成是走向瑞典化民主社會主義,這只能把一切都搞得毫無必要的混亂。我希望,中共黨內的思想爭論能夠正常化、學術化,不要再採取那種極其老套的大引馬克思、恩格斯語錄來證明自己是正統的做法,例如謝韜文章用了很大篇幅引用恩格斯語錄來證明恩格斯晚年已經放棄了共產主義,這實在毫無必要,因為即使恩格斯晚年仍然相信共產主義,我們也可以很簡單說,鄧小平比恩格斯高明多了,中國改革早已不需要恩格斯來指導,唯一需要的是一切從中國實際出發。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