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書齋的董橋書法 (白謙慎)

二○○五年暑假,我到亞洲參加學術活動,張充和先生知道我要途徑香港,讓我帶一本她的詩集《桃花魚》給董先生。那次見面,董先生請我吃飯,聊天時涉及書法,但未深談。此後讀了他的數部散文集,其中頗有談書論畫的文字,侃侃而談的背後,是對中國文人藝術的深湛感悟。數年後,年事已高的張先生囑我協助她轉讓自己的一些收藏。我和董橋先生聯繫,問他是否有興趣。他說有,並交代了自己的心儀所在:一、作品不必大,但要精;二、文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