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鳥之城  記仰光之旅 (禾 素)

  深夜女友的一通電話,驅使我次日便背着簡單的行囊上了路。短短幾個小時,我已站在中國雲南瑞麗市——姐告開發區與緬甸木姐接壤的國門之下。此次沾了本是緬甸歸僑女友的光,隨她和姨姐一起展開嚮往已久的緬甸之旅。跨過國門,我們便踏入緬甸聯邦這片神秘而又古老的土地。在漢語中「緬」為遙遠之意,因毗鄰的雲南稱山間谷地為「甸」,到了明代,便將「緬」與「甸」組合為「緬甸」,意為遙遠的壩子,一直沿用至今。被人類破壞的「森林之國」  坐在從曼德勒到仰光的緬國大巴上,緬甸男歌星低沉而又富於磁性的歌聲迴盪在車廂裏,整個氛圍充滿着浪漫的異國情調。我與女友相互依偎着,一時間彷彿搖身變作了兩個流浪的吉普賽女郎,坐着搖搖晃晃的大篷車,半瞇着眼看窗外流動的景色,心的愉悅已達到了極致。  汽車漸漸轉入一片灰色土地中,透過鋪滿黃灰的車窗縫隙往外窺探,心中頓生訝異!向有森林之國美稱的緬甸,入眼的景色,竟是如此荒涼頹廢!窗外所有的植物皆喪盡綠色,毫無生氣。厚重的黃塵墜得滿樹的枝葉耷拉着腦袋,就連苟延殘喘的縫隙都已絕望!或許它們也曾有過風光無限,可人類這一路馬不停蹄的繁榮,趕走了獸,驚走了鳥 ,覆蓋了翠綠,湮沒了生機!沉默的原始叢林,竟堅持在此站立了千年萬年!儘管它們最後不能昂首挺胸面對自然,畢竟低眉垂首成了千年古樹!原始叢林的忍耐與堅韌,讓我不由想起沉默而堅毅的緬人。  車行到半夜,忽然在黑暗中停下。一彎新月,靜悄悄高掛在陌生而又神秘的曠野之上。公車內五十多個人被趕下車,悄無聲息地排成一線,沉默的氣氛令人窒息。一行十幾人的緬甸官兵在無盡的黑暗裏肅然而立,荷槍實彈,叫人心生恐懼。為首的長官拿着手電筒,認真地檢查每一個乘客的證件。我們從未遇過這樣的場面,彷彿身為納粹分子集中營裏的難民,靜夜裏被趕到曠野,等候死神的降臨。看到我,長官詫異的表情差點讓我轉身狂奔逃離。他看完旅遊證件便上下打量着我,看完我又再看證件,如此反覆幾趟,令人不寒而慄。終於他大手一揮,隱約笑着示意我過關。使難以置信的我迅速逃離,唯恐他又反悔招我回去。總算三人都有驚無險﹗回到車上,心緒難平,頗有劫後餘生的感覺。  值得一提的是,沿途路上的廁所雖然簡陋卻整齊潔淨;叫我不由想起國內旅途中廁所的齷齪和難以插足。造成這樣大的差異原因何在?那便是國人自覺與自律的觀念及應有的社會公德遠遠不及貧窮落後的緬人,這一點足以令人深思!沿途的村寨,都會在村口搭一小茅棚擺放涼水,以供路人不時之需;夜幕降臨,家家戶戶門前都會點起一盞微明的燈,只為照亮過路的人。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黑暗裏的這絲微光,驀然回首,叫人感慨莫名……因戰略原因遷都   緬甸原首都仰光,地處緬甸最富饒的伊洛瓦底江三角洲,地理位置非常優越。仰光,意為戰亂已平息,因此該城素有「和平之城」的美稱。仰光港水深港闊,碼頭設備良好,終年可泊遠洋巨輪。全國的鐵路和公路及航運中心皆匯集於此。令人疑惑的是,這樣一個擁有眾多優勢及悠久歷史的美麗城市,竟然被緬甸軍政府放棄,在一個叫「內比都」的荒涼小村莊重新建造新的城池,並於二○○五年十一月正式遷都。此舉至今仍是一個謎。世人眾說紛紜,最合理的推測是就國防而言,仰光地理位置不夠安全,他們怕這幾十年來的專制與暴政引起世人公憤,更怕居心叵測的美國佬借題發揮,發動航空母艦登陸仰光港,輕而易舉便可控制緬國命脈。軍政府考慮得最多的不是民生而是自身安危,因此那個記了許多次也記不住的名字——「內比都」,便莫名奇妙地取代了仰光的輝煌地位。  身在仰光,宛如置身於一座巨大的花園之中。在綠樹叢中,鑲嵌着兩個如鏡的大湖,即皇家湖和茵雅湖。著名的昂山公園便坐落在皇家湖的北面。昂山將軍是緬甸民主獨立運動的領袖,他率領部下發動緬甸人民的抗日武裝起義及反英獨立戰爭。他主張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間走中間道路,推崇佛教哲學。一九四七年七月十九日,昂山被英國和緬甸右派政客密謀殺害,死時年僅三十二歲。現今一直被緬甸軍政府軟禁在家的緬甸民主女神昂山素姬,便是昂山將軍的女兒。她繼承父親遺願,為對抗邪惡的軍事獨裁統治、爭取緬甸民主嘔心瀝血!雖然深得民眾愛戴,卻依然擺脫不了軍政府殘酷的監禁。對於民主和自由,只能望洋興歎,也許是今生難圓的夢想了!一星期有八天  緬甸四千七百多萬人口中,百分之八十七的人信奉佛教,全國共有寺廟五十多萬座。寺廟歷來是緬甸的聖潔之地,無論大小寺廟,參拜之人均需在寺門外脫下鞋子。佛門淨地,是不允許將濁世俗塵帶進廟裏去的!  雄偉的大金塔四角有四座中塔,塔下各有一尊人面獅身獸守護,周圍有六十四座小塔環繞。眾多的塔中有一座猶顯特別,塔的四圍有八尊菩薩。原來緬人視一星期為八天,其中星期三被看做兩天。並以八種動物作生肖分屬每星期中的「八天」。緬人不但要記住自己的出生年月日,更要牢記的是在星期幾出世。所以緬甸人除每年有一次周歲生日,每星期還有一次生日,真可謂幸福中人!這一切是如此的有意思,真可謂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大金塔前的廣場上,跪拜着許多虔誠的緬人。在緬人心目中,大金塔是偉大、神聖而充滿靈性的!盤腿跪坐在塔前,靜靜地許願,靜靜地感恩。輝煌的大金塔被早晨的陽光暖暖地包圍着,貼滿金箔的塔身在朝陽下熠熠生輝。塔群錯落有致,渾然一體,氣勢非凡,令人肅然驚歎!大金塔上下四周懸掛着數以萬計的風鈴,遠遠近近地,齊齊在微風中低唱輕舞,聲之悅耳,宛如天籟……烏鴉被視為聖鳥  幾隻烏鴉輕巧地從頭頂飛過,落在塔前的供果上,悠然自得地啄食。原來緬甸人與中國人看待烏鴉的態度迥然不同﹕中國人厭惡烏鴉甚至視為不祥之物;而在緬甸,烏鴉卻被視為聖鳥,神聖、高貴且不可冒犯。暫且擺脫我們世俗中對牠的厭惡,其實牠有着黑亮健康的羽毛,那頸前一圈淺灰色的花邊羽毛更增添了牠的神秘和高貴。對生存環境最靈敏的嗅覺,對老去母親至孝的反哺,讓牠享有禽類中高智商的美譽。也許是嗓音不夠悅耳之故,喜愛「呱呱」大叫的牠,總提不起世人對牠的好感。烏鴉來到緬甸可謂得到平反昭雪,享受着非一般的待遇。靜靜地,我用一種全新的感覺欣賞大金塔前飛翔的聖鳥,或許在聖潔之地薰染太久之故,牠們學會了蔽醜揚美,總是閉着嘴悄無聲息地飛起落下。我發現,只要牠沉默着,展開健碩漂亮的雙翅,以絕美的方式掠過你的頭頂,你的心竟會有一種莫名的震顫!因為你從沒想過,烏鴉也會有這般精彩絕倫的飛翔!牠以旁若無人的驕傲擺出了最高姿態活着,世人的態度對牠而言無關緊要,只要心有所念,學會正確地有所堅持,終會以自己的方式活出極端的斑斕色彩!旅途富有靈性美  烏鴉的精神其實也可以代表緬人的精神,無論生存環境怎樣惡劣,堅持對美好事物的嚮往與追求;在沒有民主的空氣裏呼吸,保持精神上的豁達與自由。緬人尚不苟且偷生,我們這些生活在繁華都市的群體,應否更加積極面對人生?從古老的叢林一路走來,這個佛光普照的國家,人與人之間的謙卑、互助、禮讓與絕對信任,叫我這顆在鋼筋水泥城池裏浸泡已久日漸冷漠的心去理解,已經有一定困難!踏過萬水千山,緬甸人民生活上的簡單純樸及精神上的充裕富足,叫我感觸至深,催我自省。  仰光,這個美麗得有些隨意的城市,「和平之城」早已不再和平,此情此境,就我以為,更為貼切之稱,莫過於「聖鳥之城」了!  旅程總要結束,到任何地方,只要不是單純地用眼睛去看世界,世界總會在你用心的感受下令你得益。任何一域的美,不僅僅在湖光山色中體現出來,更重要的是那裏的歷史、文化、人物、精神結合在一起,所展現出來的一種充滿靈性的美﹗那樣的意境,不僅動人,更會在記憶的長河裏永遠閃閃發光,它予人的印象是值得經久回味並且永不磨滅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