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霍金的啟示

一代偉人、英國著名物理學家霍金離世日(三月十四日),剛好與愛因斯坦的誕辰同一天;霍金生日(一月八日),又竟然是伽利略的死忌。是巧合?生生滅滅,循環往復,本就是宇宙守恆的定律。是天意?天才的傳承,冥冥中彷彿真有主宰。霍金的故事,有兩個面向:一個是物理界的天才,他把「引力」和「量子力學」兩種帶點矛盾的學說結合,並連繫到黑洞理論,推論黑洞會吸取負能量粒子,同時間正能量粒子可以逃離,並輻射出能量──這就是

更多

霍金與「美學逃亡」 (潘耀明)

霍金逝世,我特地找來二○○六年我負責明窗出版社時,從日本購來中文版權的《漫畫霍金》(紀念本)①。作者是鴇巢直樹先生。作者把霍金的生平遭遇及主要學說,以漫畫形式來表達,特別是他的科學論點。過去,霍金著作的普及本《時間簡史》,「雖暢銷,讀者卻未能暢讀。」(余光中語)用漫畫來表達,談何容易。結果作者做到了。我重新把這本漫畫再讀一遍,仍然趣味盎然。這本漫畫的結尾,佔了兩頁版面,坐在輪椅上、仰之彌高的霍金,

更多

「兩會」與香港的三件事 (劉銳紹)

十三屆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結束,新一屆領導班子產生。「兩會」雖然是全國性會議,但也有不少事情跟香港有關。 「一黨專政」不同「一黨執政」在會議結束後,新任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接受訪問時表示,據他「自己分析」,由於現時已通過新的憲法,明言「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日後如提出「反對一黨專政」,可能會影響在港參選機會。此語一出,引起各種猜測,有人猜想「他是不是新任人大常委要有所表現」?

更多

要學懂短期與長期理財—今年香港《財政預算案》分析 (曾淵滄)

今年香港《財政預算案》公布之前,出現許多爭論,爭論主要的焦點是特區政府是否應該向全香港市民派錢,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貧富,人人有份,有人說應該人人派七千元,有人說應該人人派一萬元……結果,《財政預算案》公布了,沒有全民派錢,取而代之的是將巨額的財政盈餘中的百分之四十用來與市民分享,通過退稅、減物業差餉,以及多派兩個月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金、高齡津貼、長者生活津貼、傷殘津貼;亦增加發放低收入在職家庭的交

更多

京城三月觀「兩會」 (曹景行)

年年到北京跑「兩會」新聞的傳媒「老鳥」都知道,會議期間外面總會有一些突發新聞,今年則有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表示要同朝鮮金正恩會晤,沒幾天又突然把國務卿蒂勒森炒了。這些重大事件立即成為全球關注焦點,把看似乏味的中國「兩會」新聞淹了下去。但如果幾十年後回頭再望,今天北京發生的事情不僅關係到中國,同時也可能深刻改變世界、改變二十一世紀的人類社會,才是最重要的大事。只是外界現時未必都有此感受,更無法觀察到現

更多

重推機構改革 期待壯士斷腕 (馬 玲)

今年「兩會」,除了人事變動和修憲以外,機構改革亦是重頭戲,因為馬上展開的機構改革肩負解決深層次矛盾的使命。二月底在北京召開的十九屆三中全會,中央重點強調要「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注意,以前的機構改革都是「國務院機構改革」,唯獨這次提出的是「黨和國家機構改革」,表明不僅是在國務院系統內進行。眾所周知,中國的政府機構十分臃腫,吃皇糧者眾多,有世界上最龐大的公務員隊伍。 這次改革並非單純的減員消腫

更多

〔文學慧悟〕文學的終點 (劉再復 講述、喬 敏 整理)

一、文學有沒有終點?文學有沒有終點?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可以作出種種不同的回答。就一篇具體的作品而言,它的結束,便是終點。但就文學整體而言,它肯定沒有終點。什麼時候有人類,什麼時候就會有文學。「說不盡的莎士比亞」,這是真理。什麼時候可以說盡呢?肯定是永遠說不盡,一千年、一萬年之後,還是說不盡。就文學的性質而言,它也沒有終點。拿文學與宗教比較,宗教的性質是有終點、有彼岸的。每一種大宗教都安排了終點。天

更多

試論各國目前醫療困局 (尹浩鏐)

二十多年前某星期天,我約了大學同事林教授打桌球,博殺高潮時,他突然覺得胸痛難耐,臉色蒼白,我急忙把他送到醫院,照X光,發現右上葉貼近胸膜處有一個一厘米大的病灶,還有少量胸腔積水,似是肺癌,我急忙替他做電腦斷層掃描,指數偏低,我立即替他做穿刺,取出少許病灶組織,並抽出少量積水,找來病理醫生,在顯微鏡下看到滿是癌症細胞。整個過程只花了幾個鐘頭,我冒違反醫院正常程序的風險幫了林教授一個大忙。否則,他非

更多

中生代普洱茶價將一飛沖天 (浮 雲)

筆者上篇談到,現時二線茶廠的出品也備受關注,已是鐵一般的事實,因為不少優質的茶品,雖然不是出自三大茶廠的門下,但只要能越陳越香,口味絕對不輸那些歷史名茶。因此,二線茶廠中那些約有十五年陳期的茶品,便成為茶友目前要從中尋寶的目標。其實,今天的陳茶舊茶,也是由昨天的新茶而來,那些現在充滿「優雅舊味、陳香四溢、迷人誘惑、難以抗拒」的老陳茶品,其實也曾年輕過,就好像今天社會上的高層要員,在幾十年前也曾是熱

更多

追夢行者 (李翠妍)

植物王國裏,有一位堅毅的追夢行者︰蒲公英,或者可以說是我們的人生楷模。蒲公英是一種常用的草藥,同屬的多種植物常見於歐洲各處,然而在香港,卻只有在某些高山上找到。春季遠足,眼下盡是青蔥山巒,綠草如茵,此時從地上抽出的蒲公英,形態獨特,花瓣明亮鮮黃,特別惹人注目。蒲公英結果時,由於果實數量眾多,體積卻輕盈瘦小,並長有白色冠毛,所以遠看起來就像一團白絨絨的毛球。根據《香港中草藥大全》記載:「蒲公英(Ta

更多

饒公與文學館藏 (潘耀明)

哲人其萎,本刊又一位顧問遽逝!饒公以一百零一歲羽化登仙,海內外華人社會及文化學術界同表悼念。饒公生前,曾撰寫一篇提綱挈領的文章:〈中國夢當有文化作為〉。饒公在這篇文章指出:「現在都在說中國夢,作為一個文化研究者,我的夢想就是中華文化的復興。文化復興是民族復興的題中之義,甚至在相當意義上說,民族的復興即是文化的復興。」①眼下對「中國夢」的企求,大都墨於硬件部分,我們的強國夢,是對於經濟、軍力而言。

更多

特輯:陶鑄古今說饒公

這張相片,讓我們想起二○○六年饒公接受本刊「傑出華人系列」訪問時的片段:「他充滿童心,才說起打坐,隨即挪動身子即席示範,盤腿而坐,腳背放在股上,笑着追問:『這叫跏趺,你做得到嗎?』」(本刊二○○六年十二月,頁四七)十一年過去,我們還未能做到跏趺,饒公卻已仙逝。本期特輯,文化名人紛紛撰文悼念。饒公「學藝雙攜」,其學術世界既廣且博,儒學、道學、佛學、詩、詞、文、史、目錄、考古、敦煌學、簡帛學、音律、書

更多

附錄:中國夢當有文化作為 (饒宗頤)

二○○一年,我在北京大學的一次演講上預期,二十一世紀是我們國家踏上「文藝復興」的新時代。而今,進入新世紀第二個十年,我對此更加充滿信心。現在都在說中國夢,作為一個文化研究者,我的夢想就是中華文化的復興。文化復興是民族復興的題中之義,甚至在相當意義上說,民族的復興即是文化的復興。「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我們的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沒有中斷過的古老文明。儘管在近代以後中國飽經滄桑,但歷史輾轉至今,中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