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號:我與查先生的故事(潘耀明)

查良鏞先生走了─以高齡羽化升仙。我因為出差沒法送行,十二日下午我於一個會議致辭之前,在講台上向西方恭正地鞠三個躬!近年與查先生見面不多。四年前是陪《射鵰英雄傳》法文譯者王健育先生與查先生會晤,地點在香港香格里拉酒店龍蝦吧,他是雀躍的,與王先生有不少交流。二○一五年曾偕同劉再復及他的次千金劉蓮──查先生唯一的記名弟子,去馬己仙峽道澄碧閣拜訪他。坐在輪椅上的查先生有點憔悴,講話也不太利索,但是頭腦是清

更多

讀書心得(金 庸)

我的讀書心得,只是孔子的一句話﹕「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讀書之對於我,那是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事,只次於呼吸空氣、飲水、吃飯、睡覺。我曾經想﹕坐牢十年而可以在獄中閱讀天下書籍;或者,十年中充分自由,但不得閱讀任何書刊—兩者由我選擇,我一定選擇「坐牢讀書」。我讀書沒有心得,就如呼吸飲食之沒有心得,那是極大的享受。古人稱筆為「不可一日無此君」,在我心中,「不可一日無此君」者,書也。 (原載

更多

人生小語(金 庸)

「事實不可歪曲,意見大可自由」(Comment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C. P. Scott(1846–1932) 英國名報人史各特(曾任《曼徹斯特衛報》總編輯五十七年)的名言。我在上海《大公報》作小記者時即服膺此言,其後主持香港《明報》,常以此和同人共勉。 (原載本刊一九九八年六月號。)

更多

專號:送別金庸

本刊創辦人和第一任主編查良鏞先生,筆名金庸,於二○一八年十月三十日逝世,享齡九十四歲。本刊特別製作「金庸紀念專號」,廣邀查先生生前各界友好撰寫文章或接受訪問,其中有與他一起創辦《明報》的同事,有文化界、商界好友,有改編他作品的影視界監製、編導、演員,有創作過金庸小說劇集主題曲及交響樂的音樂人,有翻譯過金庸小說的外國人,還有他唯一的記名弟子等等。天下各路英雄好漢,齊聚光明頂表達哀思和悼念,並栩栩一一

更多

發刊詞(本刊編輯部)

華裔學人散處全世界各地。在相互的通訊之中,許多人表達了一個共同的要求:希望有一本獨立的、沒有任何政治背景的中文刊物,來發表大家的意見,交流朋友們的感想和看法;也希望這本刊物能客觀地報道各地華人社會的真實情況,不要作任何偏袒或惡意的宣傳。《明報月刊》是亞洲、歐洲、美洲許多華人文化界朋友探討商量了三四年之後的產物。這些朋友有的是大學教授、有的是留學生、有的是作家、有的是新聞工作者。經過了長期來的通訊商

更多

金庸談讀書及小說、電影創作(嚴家炎)

我和查良鏞先生曾有機會多次接觸,聆聽過他的許多高見。但常為時間或場合所限,一些很想知道的問題往往無法涉及,或因談得不暢而感到意猶未足。於是我改變辦法,事先將問題書面寄給查先生,請他專門接受一次採訪。終於在九五年三月三日下午實現了這個願望。這次採訪是在輕鬆漫談的方式中進行的。可惜當時沒有帶錄音機,記得不好。下面是我提問和查先生回答的大致記錄,本文直到最近才整理出來,並曾給查先生親自過目。 金庸:我正

更多

拚了命出版《明月》(金 庸)

現在閱讀《明報月刊》,感覺到它一副溫文爾雅,是一份充滿學者風度的知識分子刊物,恐怕誰也想像不到,當年下決心出版這本雜誌的時候,我是決定把性命送在這刊物上的,當時心裏只念這句話﹕「人總是要死的!為了中國文化而死,做個讀書人,心安理得!」 出版《明報》主要是一種生意上的考慮;誰都覺得是一件冒險事業,舊同事、老朋友背後人人都說:「小查這次非傾家蕩產不可!」反正那時候我本來沒有多少家產,「傾家蕩產」沒有

更多

特輯:破解高錕的笑容

高錕的笑容,有三個破解法:一個是研發出光纖通訊之後滿足的笑容;一個是擔任中大校長期間受到學生、校友的羞辱後流露出有氣度的笑容;最後一個就是晚年患上失智症後,無言的笑容。 三個笑容,現在只能留在回憶。本期特輯,彥火回顧當年訪問高錕,並透露高錕除了科學外,還有文學的一面;文灼非訪問了金耀基、徐立之和陳繁昌三位大學校長,他們回憶高錕的校長生涯,特別是面對當年學生反抗聲音時的心路歷程;楊綱凱深入淺出談高錕

更多

再讀高錕的笑容(潘耀明)

想不到樂天的高錕走得那麼快,為人世間遺下那一朵永遠漾開的笑容。 在他患失智症時,他的笑容似乎更加燦然,使我想起那一句「過眼雲煙,盡在笑談中」,只要略修改為「過眼雲煙,盡在笑聲中」便可,因為此時此景的高錕,對於世態炎涼,只有報以無言的笑了! 曾寫了一篇《破讀「高錕的笑容」》的卷首語①,現在看來,我並沒有真正地「破讀」他。高錕逝世後,讀到不少悼念的文章,其中在《二十一世紀》十月號讀到陳方正教授一篇文章

更多

接納心歡喜(韋 然)

年輕時曾為某電台的廣播劇寫過一首名為《接納心歡喜》的插曲。當年,我只是為文造情。老實說,我也是許多年以後,才慢慢明白堆砌在歌曲裏的文字。原來,有一些客觀的事實,我們是改變不了,就如人生的事業起跌、生老病死、姻緣子女,過分的牽掛,就成了苦的源頭,只有接納、放下、盡力、隨緣,頭上才有一片青天,正是「浮雲隨風散,成敗轉頭空,接納心歡喜,盡力而聽天。」

更多

加拿大華人社團賄選的隱憂(樹 鈞)

這幾天溫哥華及其周邊衛星城市的市長及議員地方選舉,華人社團中的溫州同鄉會及其他團體,連續多日在微信上群發信息,呼籲並鼓勵選民踴躍投票給華裔候選人及「華裔女婿」傅愛德,且為投票者補助車馬費二十加元,以五百人為標準。如每人以二十元酬勞計算,則可以輕易地獲得一萬元的酬勞。這一則微信的下端,竟然出現鄰近溫哥華機場的列治文市市長候選人郭紅的姓名。 溫州同鄉會賄選惡行由於這些違規選舉的微信牽涉到溫哥華、本拿比

更多

加拿大為何要捅中國一刀?(丁 果)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的父親老杜魯多,是加、中正式建交的奠基人之一,也獲得了「中國人民老朋友」的稱號。杜魯多上台之初,北京對渥太華寄望甚殷,專門由中國總理李克強走訪加拿大,與杜魯多一起,為兩國關係定下「中加黃金十年」的目標。但是,這個「黃金十年」在近日杜魯多的反向作為下,不僅已經形同虛設,更在美、墨、加三國新協議(USMCA)中,遭到徹底破壞。 羞辱的「排華條款」加拿大在對美自由貿易談判中受盡特朗普「羞

更多

如何穩守香港利益?──談林鄭月娥第二份《施政報告》(劉銳紹)

林鄭月娥發表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土地資源仍是最令人關注的內容;尤其是她在報告中提出填海一千七百公頃,涉及的費用可能高達四千至五千億港元,更成為城中熱話。不過,其實這份《施政報告》的內容涉及很多方面,不妨從多角度審視。縱觀這份報告,可見林鄭月娥力求展示她的氣魄,不單針對這一屆任期的各項工作,還要為未來更長的時間鋪路,其中不少內容跨越二○二二年,即這一屆任期結束的時限。換言之,如果她的工作令中央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