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參加台灣旅遊團(李 昂)

前陣子我參加一個台灣旅遊團,到印度去坐一趟「大君火車」之旅的行程,只有十來個人的團體,裏面居然有兩個從香港來的女生。限於旅遊團的領隊和導覽使用的語言,香港人參加台灣旅遊團並不易。理由簡單,廣東話和普通話,天差地別,根本無從溝通起。但隨着愈來愈多的香港人可以使用普通話,來參加台灣旅遊團成為可能。兩位女士的普通話基本的說聽都沒有問題,印度的導遊說英文,對她們來說更是毫無障礙。 單國深度之遊有趣的反而是

更多

潘耀明文學事業國際研討會

二○一七年開始,韓國、中國內地及香港、日本、東南亞、北美與歐洲的一些有識人士,有鑑於潘耀明先生對世界華文文學的突出貢獻與不朽業績,商訂於今年四月二十四到二十九日舉行兩場研討會。由韓國中國現代文學學會、社團法人韓國現代中國研究會、韓國世界華文文學協會等在韓國外國語大學與世界華文文學聯盟等主辦,以及世界漢學研究會、濟州大學、濟州中國學會等的共同參與下,定於今年四月二十五日在韓國外國語大學(首爾)召開「

更多

專題:粵普雙語戰未休

粵普雙語戰未休歐陽偉豪、彭志銘、陳錫波、余浩然、陳樂行、劉奕岑/撰 早於二○一○年,廣州市政協建議把廣州電視台原用粵語播放的頻道,改為使用普通話播放,社會旋即傳出政府權力機構有意廢粵之輿論,且觸發大批廣州市民走上街頭發起一連串捍衛粵語行動。 至二○一四年,佛山市召開「迎接廣東省二類城市語言文字工作評估動員會」,方案明確規定電台與電視台節目需以普通話播放,節目一旦使用方言主持或採訪就要被扣分。校園教

更多

文化大灣區(潘耀明)

有如語言之於批評家,望遠鏡之於天文學家,文化就是指一切給精神以力量的東西。① 最近有關粵港澳大灣區的建構高唱入雲。建構大灣區的人,大都從經濟和政治角度出發,談文化的不多。我在幾個場合曾講過,大灣區文化有資源互補的必要。我說過,香港是一個開放的社會,也是國際文化窗口和中西文化交匯之地,資訊發達,充滿創意,過去一直發揮文化窗口的作用,內地開放後,在整合內地與香港的文化,起不可抹煞的作用。對於與大灣

更多

香港政府開始入不敷出了(曾淵滄)

過去幾年,香港特區政府財政盈餘大增,每年財政預算案都是派錢預算案,多數人皆大歡喜,社會上的討論便圍繞誰得益最多、誰是漏網者,無法分享財政盈餘。今年的財政預算案,嚴格來說,不但沒有盈餘,而且是赤字預算,特區政府開始入不敷出了。不過,會計師專業出身的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總算從上屆政府留下的房屋儲備金中抽調一部分注入本屆政府,當成收入,最終使得財政預算沒有赤字,而且有些微的盈餘。為什麼今年財政預算突然出現「

更多

今年「兩會」觀察(馬 玲)

在中美貿易戰尚未明朗,美國對中國展示出新冷戰的態勢下,二○一九的中國走向如何?真會像某些悲觀者預料的那樣:今年也許是未來十年裏最壞的一年?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三月五日上午九點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原本被霧霾襲擾多日的北京,頭一天下午已出現了藍天白雲,但在人大會議開幕之際,霧霾卻愈發濃厚,彷彿要給人大代表們一些「顏色」看看。總理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作萬字報告時,雖然聲音不失響亮,卻多次喝水擦汗,引發

更多

「兩會」觀察:穩住今年再看明年(曹景行)

每年三月到北京採訪報道全國人大、政協「兩會」,從冬末至初春前後十來天,已是第十七個年頭。今年除了通過《外商投資法》,沒有什麼特別的議程,時間比去年短了好幾天,期間也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可視為兩會新聞的「小年」。與去年相比,幾乎每一個環節都一樣,大會套小會按部就班,甚至分秒不差。但還是有一些細微的變化,比如手機。為了維護會場秩序,去年開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進人民大會堂開會都不能帶手機,必須留在車上

更多

孟晚舟引渡案必將曠日持久(丁 果)

孟晚舟引渡案的司法大戰,已經拉開序幕。加拿大司法部三月一日對孟晚舟引渡案件開了綠燈,司法部表示,將允許對華為技術有限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進行引渡聽證會。三月六日首次庭審,全球主要媒體匯集在孟晚舟的溫哥華住宅外,鏡頭捕捉到孟晚舟微笑出門的影像。不過,十七分鐘的庭審幾乎是象徵性的,主角出場是最大的戲碼,然後是律師團隊要求更多時間準備材料,法官定下五月八日再度開庭的時間表。由於孟晚舟案子從美國提交文件到

更多

貿易戰與「全局戰」──「兩會」的港澳角度(劉銳紹)

今年的北京「兩會」已經閉幕,重點是:在中美貿易戰的大環境下,中國將如何對應?中國可以拿出什麼招數駕馭經濟下行壓力?這些問題在「兩會」期間的新聞和李克強的總理記者會上,得到了較清晰的答案──中國的策略是:眼前避重就輕,作好「全局戰」的準備,捱過經濟低谷,在持久戰中取勝。為了實現這個戰略,中國將推出降稅、減費、扶弱等措施,這是全國範圍的事。但就港澳關心的角度看,各方不妨細心觀察「兩會」期間的三個重點:

更多

金芭麗的最後一夜(金聖華)

讀者可千萬別誤會, 這裏說的是「金芭麗」,不是「金兆麗」(白先勇小說的主角),只是最近應《明報月刊》總編輯潘耀明兄之邀,出任金庸基金會文化講座的主持,講座由白先勇與姚煒對談,而題目則是「從小說到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的蛻變」,因此滿腦子都是「金大班」與「最後一夜」,寫文章時,自自然然就用上了。金芭麗(Kimberly)是菲傭丹麗的女兒。丹麗在我家好多年了,不僅僅是個普通的「家庭助理」,還身兼主

更多

斯特拉文斯基的夜鶯(陳廣琛)

到過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的遊客,或許會遊覽一個名為「蒂符里」(Tivoli)的遊樂場。這座號稱世界第二古老的主題公園,於一八四三年首度開放,是十九世紀的夢幻樂園,自然少不了運用當時流行的各種文化元素,其中就包括中國風的亭台樓閣。而它迎接的賓客裏,包括了大名鼎鼎的童話作家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在蒂符里的異國風情啟發下,安徒生創作了《夜鶯》。這個故事講述一個中國皇帝,很

更多

污染與佔有(陳 彥)

環境污染在今天自然是有目共睹,但是,我們如果要問,人為什麼要污染環境?相信大家並沒有共同的答案。一般性的常識告訴我們環境污染是近代工業發展所造成的。這一回答當然不錯,但其實只是描述了污染是如何發生的,並不觸及人類造成污染的動因。進一步追問之下,我們可以說人的貪欲使得人類無限制地追求財富並最終導致環境污染。這一回答雖然點明污染的動因是人類的貪欲,但實際上只是將污染看成是人類追求發展和進步的副產品。即

更多

不與壞人妥協 畢生寫好人字──回憶賈植芳先生(宋明煒)

賈先生離開我們十年了。最後一次見到先生,是他去世前三四個月,我到醫院去看他。他知道我來,已經預先準備好要交給我的一些書。我怕他累,不像往常那樣在先生家,一坐就是一個上午。那天早早退出來,先生執意送到門口,跟我說:「明煒,四海為家。」我一開始被先生稱呼「小小宋」,因為我爸爸是小宋,我也確實是最小的一個學生,當跑腿的,幫先生送稿,陪着他去看上海弄堂裏的老先生老朋友。我其實也是最受寵的,先生和老師、師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