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始終是我家(吳軍捷)

香港是一條不大的船,滿載着來自不同的地方,目標各異,時有爭拗的乘客,在波瀾詭秘的大海中航行。可幸的是,多少年來,大家都知道,無論怎樣,乘客都不能在這個有限的空間裏打鬥起來,也不能全側向一邊,如果這樣,船非沉不可。如今,大海風高浪急,迷霧重重,船往哪裏去,怎樣開?乘客產生了嚴重分歧。是大家打成一團,把船踩沉?還是停一停,想一想,探討前路?相信成熟的人都有智慧,沉船時能棄船而逃的畢竟是少數,香港始終是

更多

杜魯多能為中加關係破冰嗎?(丁 果)

二○一九年國際舞台的一大新聞就是中加關係交惡。加拿大在西方國家中最早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與中國維持了四十多年的友好。當年建交的奠基者正是當今加拿大總理的父親老杜魯多,他與周恩來的「惺惺相惜」,是中國文革中的一大亮點。因此,當去年底杜魯多依照美加引渡條例規定,拘捕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之後,世界為之一驚,中加關係也立刻從「黃金十年」墜落到「冰雪寒冬」,人質戰、口水戰、貿易戰接踵而來,激烈程度叫人瞠目結舌

更多

湖畔樹影中──有個門診(張曉風)

每半年,我會去榮民總醫院一次,為的是照規定日期洗牙,我算是個很聽話的老乖孩子。去洗牙直接走第二門診就行,我卻偏偏喜歡繞點路,去走「湖畔門診」,原因是「湖畔」這名字好聽。說起湖畔,這真有點難能可貴,一所醫院裏竟有一片湖,湖雖不大,倒也曲曲折折,有四千平方米。湖之畔有石有柳,湖之中則有花有鵝,對前來就診的「顧客」(有疾患的顧客叫「病人」,但來醫院的不都有病,近年來流行叫「顧客」)倒不失為一種無言的安慰

更多

陳文芬的信(陳文芬)

親愛的耀明兄: 我的丈夫馬悅然已於十月十七日下午三點半整在家仙逝,享年九十五。悅然自從三年前害病,很少跟朋友聯絡,他珍惜最後在書桌前奮鬥的時光,努力讀書,翻譯《莊子》。他堅持到了最後一刻「活着死」的生存狀態,在家裏圓寂而去,我們的大孫子、曾孫女得以搭乘當天的夜車從南方到首都,在第二天早晨到我的公寓全家人喝了咖啡,送悅然的大體離家時,太陽出來。我們遵從中國的古禮,請四十歲的大孫子打了一把黑傘,護送爺

更多

大數據時代,應如何保護個人私隱?(REFRACT)

現代生活愈來愈方便,但方便換來的是什麼?當八達通可以讓你四通八達,由乘車、購物到餐廳付帳都能用八達通支付,有如此方便的服務,背後有何代價?當監控鏡頭遍布全港,任何人做任何事都能無所遁形,除了犯罪者「寸步難行」,一般人的私隱又能否受保障?各式各樣監控系統正一直運作,社會信用系統也來勢洶洶。無論會否實行也好,預早準備保護自己的對策,才是上計。 以數據操控民意二○一八年三月,英國大數據分析公司「劍橋分析

更多

文學邂逅

《張岪與木心》陳丹青 著香港:香港文學館2019年7月 眾所周知,將木心真正帶入大眾視野的人是陳丹青。一九八二年,陳丹青、木心,先後赴美,在紐約地鐵相遇,此後亦師亦友近三十年。二○一一年木心去世,陳丹青開始書寫木心,八年過去,終出版《張岪與木心》。張岪是木心為陳丹青起的筆名。書中以極盡寫實的筆墨、慎重懇切的文字,從終點出發,追憶木心的文學旅程。該書出版發布會上,陳丹青回憶起三十五年前中國大陸的文學

更多

藉輕鬆幽默漫畫認識抑鬱症

《圖說精神疾病──揭開抑鬱症的面紗》苗延琼 著香港:天地圖書2019年7月 抑鬱症是一種常為大眾傳媒提及的疾病,但人們對於它的認識仍然有限,甚至有很多誤解。作為精神科醫生,作者在書中描述了典型抑鬱症臨床表現的真實情況,也揭開一些「偽裝了」的抑鬱症,以及說明與抑鬱症常常「手牽手」的共病狀態,並且對各種診斷方法、現有的藥物及其他有效的治療過程,也一一介紹。無論抑鬱症患者、病者親友和照顧者、醫護人員、教

更多

郝柏村百歲回憶錄

《郝柏村回憶錄》郝柏村 著台北:天下文化出版2019年8月 已屆百歲的郝柏村,歷十年寫下二十五萬字回憶錄,記下其漫長且驚濤駭浪的歷史歲月。全書分四篇,共二十八章。第一篇「民族思想的啟蒙」,敍其求學與啟蒙之路;第二篇「振興中華的志向」,敍其參與的抗戰、內戰及檢討大陸失敗的原因;第三篇「保台反獨的使命」,敍其隨蔣在台生聚教訓、一路扶搖直上的歷程;第四篇「承先啟後的心願」,談抗戰真相、國軍前途、中國民主

更多

特輯:悼念漢學大家馬悅然教授

特輯:悼念漢學大家馬悅然教授 陳文芬、李 銳、曹乃謙、劉再復、潘耀明/撰 本刊顧問、漢學大家、瑞典學院院士馬悅然教授於二○一九年十月十七日逝世,噩耗傳來,本刊決定臨時抽調版面,趕製悼念特輯。本刊總編輯潘耀明代表本刊同人向馬夫人陳文芬女士致以深切悼念和慰問,並向她表示本刊趕製悼念特輯事宜。文芬女士雖然身陷極度悲傷的時刻,仍表示由衷支持。她除了親自撰文,還轉介了馬教授生前兩位摯友、山西小說家李銳及曹乃

更多

特輯:外文版金庸小說大觀

特輯:外文版金庸小說大觀 彥 火、岡崎由美、王健育、謝衛東、朴宰雨、阮麗芝/撰   十月三十日,查良鏞(金庸)先生逝世一周年。人雖遠去,但他的十五部小說不但留存下來,還流傳開去:金庸小說已經被翻譯成多種文字,而且這項工程還會繼續下去。 為了總結金庸小說外語翻譯的成果,繼往開來,本期特輯邀請了曾主編、研究、翻譯金庸小說外文版的學者專家,回顧金庸小說的翻譯情況。英譯本方面,彥火從去年出版的A

更多

特輯:揭開今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之謎

特輯:揭開今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之謎 Filip Mazurkiewicz、彭礪青、吉村謙輔、鄭政恆、韓應飛、鄧科(譯)/撰 瑞典學院因捲入性醜聞風波,去年停頒諾貝爾文學獎。今年十月,瑞典學院公布波蘭作家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獲授二○一八年諾貝爾文學獎。波蘭教授Filip Mazurkiewicz撰文指朵卡萩文學生涯始於一九八九年,這一年對波蘭以至歐洲與世界各國而言,皆為極其

更多

緬念大師(潘耀明)

本屆諾貝爾文學獎公布前,據外電報道,中國作家呼聲最高的是殘雪,但香港傳媒及文學界對殘雪均諱莫如深。殘雪的名字,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在日本已享有盛名。日本最權威的岩波文庫,早年入選的中國作家只有殘雪與莫言。此外,她的作品紛紛被譯成其他外文出版。日本還成立殘雪研究學會。由此可知,中國作家能進入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會的法眼,與外文翻譯頗有關係。二○○○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的獲獎,與他作品的多種外文翻譯有

更多

人生小語(馬悅然)

記憶是很奇異的一種現象。我年紀愈大,腦海裏浮現的童年往事就愈清晰,儘管這些形狀、顏色、質地、聲音和氣味,本該是原封不動,在一堆堆早已失逸的殘舊回憶中埋藏着的。 我告別報國寺已四十九載;然而,一閉上眼睛,我就仍然可聞到這座四川名岳峨眉山麓下的寺院的氣味,混和着舊木頭、濕氣、刺鼻的香燭、神壇上油燈發出的薰煙、以至帶甜的鴉片煙味,從走廊盡頭住持房間那邊朝着我飄盪過來;我又可以聽見掛在和尚齋堂外的大木魚那

更多

訂正與說明

本刊上期因為版位出錯,導致林青霞的文章〈我與江青出遊〉在頁七與頁九之間多刊了一行字,也在頁九與頁十之間漏刊了一行字。現把頁十開首漏刊的文字補足如下,並向林青霞女士、江青女士以及廣大讀者致以深切歉意。 這次和江青的大陸之旅,見識了許多名勝古蹟、好山好水,也做了些平常不會做的事,感覺非常充實,最重要是與江青一起出遊。   明報月刊編輯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