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票策略乃選戰獲勝一環(梁家傑)

  有見於今次立法會選舉對未來特區政制發展有着舉足輕重的影響,各支持「雙普選」的人早於年初便進行協調,目的是爭取最多的立法會議席。由於這些政團與個人因應其個別客觀和主觀環境而有着不同的考慮,協調工作從一開始即已十分艱鉅。單從筆者最初被協調於港島區出選,繼而轉戰九龍東,剎那間又重回港島,最終才鐵定於九龍東出選,便可窺見協調過程之複雜程度及各方最大包容和忍讓的必要。協調避免了互相攻訐  經過一番折騰,在各方以大局為重出發所作的努力下,協調工作總算交出一點成績來。總結協調結果,起碼收到兩方面的成效﹕其一是在不易明白的比例代表投票制中,把參選名單控制於可以接受的少數,為支持民主普選的選民盡量減少取捨的困難﹔其二是不同政團之間並沒有公開互相攻訐的情況出現,比較前兩屆立法會選舉,這是一個明顯的進步。協調工作能做出成績,鄭宇碩教授和朱耀明牧師居功至偉。他們在沒有權力約束有志參選者的情況下,只靠道德力量完成協調工作,所出心力不求半點回報,足見他們對香港民主運動的堅持和願意承擔的高尚情操,筆者實感敬佩。配票安排形同虛設  但若要支持「雙普選」者於新一屆立法會中爭取最多議席,僅靠協調還是不夠的。在比例代表投票制中,在不同參選名單之間進行有效的配票是成功的另一關鍵。在這方面,筆者必須承認,跟親政府黨派的動員和配票能力比較,我們這邊廂的配票效果實不能同日而語,成效亦的確乏善足陳。  在新一屆議會中,支持「雙普選」者取得二十五席,雖比第二屆立法會多了三席,但距離三十席的目標還是很遠。以香港島選區為例,民主黨與余若薇兩份名單,雖一早就有「一加一等於四」的配票協議和安排,但由於最後民主黨不斷告急,要選民全投民主黨,配票安排形同虛設。筆者不願就個別候選名單選舉策略多作評論,但客觀事實卻是配票完全發揮不了作用,終於直接造成何秀蘭敗選,斷送了寶貴的一個議席給民建聯的蔡素玉。  在比例代表投票制下,掌握細緻的地區選民網絡、擁有強大動員力、能在最後一刻靈活機動地調配投票,是決勝的關鍵。支持「雙普選」者雖獲取六成二的選票,但仍只能屈居親政府派之下。未能控制大局,正是未能有效配票之後果。  分析形勢,在香港未出現成熟的政黨前,要充分發展民主政治、使獨立候選人有較大機會憑實力當選。還得檢討投票制度,使市民的意願能得到最公平和充分的反映。可以考慮的包括像區議會般的單議席單票制,或把整個香港定為單一選區,讓每位市民投不多於總直選議席的票數等。在處理政制改革時,這些都是應嚴肅考慮的方案。

更多

數據後的政治光譜  票站調查六成選民支持二零一二年「雙普選」(鍾庭耀)

  今次立法會選舉的大贏家,算是四十五條關注組的多名成員,他們能夠入局,應該是受惠於他們的專業形象。而票站調查結果是,約六成投票的選民支持二零一二年「雙普選」,這已經是社會新共識,可以是中央與特區各黨派溝通的新基礎。「九一二」選舉擴闊了香港的政治光譜,為多元化社會奠定了新的基礎。

更多

江南事件衝垮了蔣經國時代(林博文)

  一九八四年十月十五日深夜,美洲《中國時報》(下稱美《中時》)紐約編輯總部接到一通來自舊金山的緊急電話,告知作家江南遇刺身亡的大消息。總編輯周天瑞放下電話後,告訴我們說﹕「江南被殺﹗」我們都震駭不已,天瑞隨即和採訪主任胡鴻仁商量如何採訪這件驚天動地的大新聞,龔選舞建議訪問紐約《華語快報》發行人陸鏗和《加州論壇報》負責人阮大方。胡鴻仁立即打電話訪問,其他同事開始大談江南其人其事其文,大家同感欷歔。第二天,美《中時》以頭版頭條的顯著位置報道江南的死訊。  半個月後,編輯部同仁託龔老向《加州論壇報》訂購數十本江南所著的新版《蔣經國傳》,我買了兩本,其中一本寄給蔣經國的親家俞大維。那時我常航寄台灣看不到的書籍和文章給這位愛讀書的老先生,數量極多,台灣特務還為此調查俞公和我的關係。江南事件發生後,俞大維頗為震驚,他說汪希苓是個人才,不知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很為汪感到惋惜。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我到美國留學,最快樂的事就是拚命看「禁書」,其中包括江南以「丁依」為筆名,由香港文藝書屋出版的舊版《蔣經國傳》。美《中時》因政治因素停刊  十一月十一日,開辦僅兩年的美《中時》關門了。停刊的原因很多,以政治因素居首。  台北一些黨政要員和報業巨頭,視《中國時報》(下稱《中時》)創辦人余紀忠為眼中釘,常在國民黨中常會上當着蔣經國的面,指控《中時》不愛國。一九八四年七月洛杉磯奧運,中國大陸選手出征,表現優異,《中時》以同為炎黃子孫的立場,大幅報道大陸選手的奪牌消息,美國和台灣的右翼人士大為不滿,紛向「有關當局」告狀。同年九月,《中時》社論批評列根總統,又有人向當局打報告。十月中旬江南案爆發,《中時》大做特做新聞,十一月中旬即猝然停刊。  美《中時》關門後,我再度回到《中報》主持編務,其時江南新聞最為熱門,我也寫了幾篇社論分析該案。最遺憾的是,我沒見過江南。一九八?靆年秋天至一九八一年年底,我在舊金山《遠東時報》工作,在市區住了一段時間後,即搬至舊金山附近的大理市。總編輯俞國基有幾次提議去找江南聊天,聽他聊兩岸政治和當代人物,每次我都因他事纏身而未能赴會。江南和我皆住大理市,而我又心儀其人,竟緣慳一面,現在回想,悔憾極了。  無疑地,江南事件改變了台灣的前途,敲響了「蔣家王朝」的喪鐘。江南事件後,蔣經國變了,國民黨變了,台灣也變了。蔣經國晚年說了一句常被引用的話﹕「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促成蔣經國心有所感而說這句話的誘因,就是江南事件。江南事件把蔣經國搞慘了  不論蔣經國、蔣孝武有沒有下令或暗示汪希苓刺殺江南,也不論汪希苓是真的自己出主意或是堅不吐實,江南事件都把蔣經國搞慘了。他的身體遭到嚴重的糖尿病折磨,心思也被棘手的江南事件煎熬,痛苦萬分,但又一籌莫展。汪希苓曾是蔣經國的愛將,蔣刻意拔擢汪,把他從海軍系統調至情治系統,並對汪說﹕「要找一般的好海軍將領有很多,但找到好的情治人員不太容易,我考慮以後,讓你到安全局。」汪後來調至國防部情報局。  蔣經國跟隨父親到台灣後,即插手黨務和情治,對情治業務興趣尤大。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外國媒體都指明他是台灣情報頭子。小蔣心機多,為人深沉。他自己愛玩情報,也要他賞識的汪希苓獻身情報工作,結果害了汪希苓也害了自己,更害了江南。  台灣必須依賴美國的保護才能生存,這是台灣最幸運也最悲哀的事。韓戰、美援、美軍協防台灣、基辛格秘訪北京、台灣被逐出聯合國、尼克遜打開中國大陸之門、美台斷交和江南事件,乃是半個多世紀以來左右台灣命運的幾件大事。這些關鍵,無一不與山姆大叔有關。江南事件發生後,蔣經國不止一次把江南事件和美台斷交相提並論,可見其石破天驚的震撼力﹗  上世紀八十年代前後,有五種動力對台灣的前途和命運影響深遠﹕一為蔣經國健康急速惡化,每天大部分時間都躺在床上﹔二為江南事件﹔三為島內黨外運動如星火燎原﹔四為美台斷交﹔五為兩岸關係萌生變化,前往大陸旅遊、和大陸做生意、老兵要返鄉等蔚為風尚。反攻大陸招牌收起來了,「毋忘在莒」的中心思想動搖了。在這內外因素的衝擊下,蔣經國知道大江東流擋不住。他是個很會玩政治的聰明人,了解到必須順應時代潮流,否則台灣將不堪設想。他過去最愛說﹕「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這句豪語已成煙雲舊夢,他只能躺在病榻上喘氣,哀歎時代的無情。  蔣經國從他父親手中接下了權力,而他又何嘗不想把他的權力傳給他的兒子。然而,三個不成材的兒子使他憬然於蔣家第三代也許不是充當國家領導人的材料。但他還是很疼愛(甚至溺愛)孩子,花心血培植他們,讓他們嘗嘗權力的滋味。權力腐化了蔣家第三代,亦腐蝕了蔣家的統治基業。江南事件和蔣經國身體情況太差,迫使蔣經國完全放棄第三代掌權的念頭,也使他痛苦地了解到﹕很多事情他已無法掌握。那是一個急遽變動的時代,江南事件加速了台灣的變動,而重病纏身的蔣經國沒有能力阻止變動,只能識時務地順應潮流,推動變革。蔣經國擔心損害美台關係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江南事件雖使國府形象受到重大傷害,但美台實質關係並未受損。在外國暗殺左派和親共領袖乃是中情局的家常便飯,華府只不高興台灣特務和黑道在美國本土殺人,觸犯美國法律,列根政府還是照樣賣武器給台灣。蔣介石時代台灣對美外交由宋美齡主導。今年五月,我專程到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閱看宋子文檔案,看到宋美齡於一九六三年十月七日寫一封英文信給他的哥哥宋子文,批評當時駐美大使蔣廷黻不懂外交禮節。事緣蔣經國當年訪問華府時,蔣廷黻在雙橡園設宴為「太子」接風,美國國務卿魯斯克(Dean Rusk)等政要應邀赴宴,但蔣廷黻未舉杯向甘迺迪致敬,亦未發言,更未請魯斯克講話(魯已修妥講稿)。宋美齡說,蔣廷黻「這種違背外交禮節的做法,實為聞所未聞」。蔣廷黻的失禮行徑,當然是蔣經國返台後向她告狀的。  蔣介石死後,宋美齡仍想繼續主導對美外交,蔣經國不願放權,氣得宋美齡遠走美國。蔣介石的御醫熊丸在口述歷史中提及這對母子為外交問題失和﹕「夫人便對經國先生說﹕『好,如果你堅持己見,那就全由你管,我就不管,我走了。』自此夫人便到美國紐約,一直都不回來。而經國先生的個性很強,他決定的事情便一定要做到,所以也不大管夫人的意見。」  江南事件使蔣經國痛苦不堪的原因之一是﹕他讓宋美齡看笑話了,看他把美台關係弄得一塌糊塗,太沒面子。而小蔣又是極好面子的人,他不能想像宋美齡和他最討厭的孔二小姐如何在背後批評他、訕笑他。小蔣最擔心的是江南事件會損害美台關係,他指示在他晚年最獲寵信的郝柏村﹕「安全局及情報局絕對不得在美從事情報活動。」  要來的肯定要來,會變的總是會變。對台灣而言,江南事件是人為,也是天意,蔣經國提拔汪希苓,汪希苓効忠蔣經國,兩人一起走向敗亡之路。國民黨老是喜歡跟黑道勾肩搭臂,國民黨特務又老是喜歡暗殺異己,特別是學者和文人。他們到美國刺殺江南,害怕他會在《吳國楨傳》裡大曝小蔣的黑材料。結果蔣經國政府遭天譴,蔣經國自己也在江南殉難後不到四年就咯血而亡。美台斷交和江南事件都發生在蔣經國時代,前者是歷史的主流,後者是時代的暗流,主流和暗流合流,衝垮了蔣經國時代,也把台灣衝到一個不可知的未來。

更多

《牡丹亭》還魂記(白先勇)

  十六世紀末,湯顯祖寫下《牡丹亭》。這部表現湯氏穿越生死「情至」觀的傳奇,曾經世世代代撩動過不知多少中國青年男女的春心。但隨?近年崑曲日漸式微,與青年觀眾的距離日遠,故白先勇花了無數心血籌劃青春版《牡丹亭》,今年初夏終登場,演出空前成功,讓《牡丹亭》再次「還魂」,他親撰此文談論青春版《牡丹亭》開鑼前的製作種種及心路歷程。

更多

青春版《牡丹亭》的文化意義(鄭培凱)

  白先勇監製的青春版《牡丹亭》最近在兩岸三地演出的空前成功,固然有白先勇推動的名人效應,但一般觀眾為之驚艷、感動乃至於癡迷,主要還是因為戲曲表演的直接感受。這讓我們看到,在今天這個多元社會,還有許多年輕人喜好陽春白雪的傳統藝術,增強了我們汲取傳統資源以創新文化的信念。

更多

一陣風,留下千古絕唱  父親與馬連良(章詒和)

  著名京劇藝術家馬連良,結合各家所長,發展了獨樹一熾的馬派表演風格,講求惟美精緻,是章詒和之父章伯鈞結交的著名藝人之一。本文正是章詒和所撰其父與馬連良的相交種種,本刊獨家發表,分兩部分刊出。本文述說了馬連良對藝術與生活的講究、古道熱腸的俠義事跡,而其中章父請客馬連良及馬得幫會人物救弟的經過,描寫生動真實。亦由於馬於政治的「糊塗」,常常在革命與政治的底下碰釘惹禍,於此,本文有關馬的「赴朝收費」、「火線入盟」等經過有生動的描述。

更多

讓我們留住垓下的歌聲(潘耀明)

  寫《往事並不如煙》而名揚四海的章詒和女士,月前應香港中文大學邀請來港講學,曾與她一聚。  之前讀過章詒和的文章,恍如口含青欖,味帶甘苦,但愈咀嚼,味兒愈濃冽、愈綿長。苦中帶澀的,是活現在她筆下的知名民主派人士、學人在極權輾轉下一縷縷冤魂的呻吟﹔那嬝嬝不絕如縷的餘甘,卻是在字裡行間所激盪的魅力。文如其人,真實的章詒和是深厚和磊落的,「深厚」是指她學問的淵遠,「磊落」是指她恢宏的氣度和落落的襟懷。席間她侃侃而談的,大都是父執輩的事和世間的不平事,立場鮮明、愛憎強烈。我想,中國過去發生的非常人和非常事,只有落在像章詒和那管文史家的筆,才可以還其是非與曲直,她胸中激盪的是自古以來的那份傷痛,套她的話是,這傷痛是來自千百年來中國人對自由的呼喊﹕「『甚西風吹夢無蹤﹗人去難逢,須不是神挑鬼弄。在眉峰,心坎裡別是一般疼痛。』這是《牡丹亭.鬧殤》裡的杜麗娘於夭亡前,悲情苦境、觸目酸心的詠唱。《牡丹亭》是令我百讀不厭的古典劇作,尤喜以苦境寫苦情的《鬧殤》一折。湯顯祖筆下的這個美麗少女甘願付出生命作代價去到陰間,以換取不受強制性社會束縛的行為自由。杜麗娘的形象至今作用於我對生活的感受和理解,這其中就包括對像儲安平、傅雷、翦伯贊這樣一些——以生命換取自由的父輩的理解和感受。」(章詒和﹕《心坎裡別是一般疼痛——憶父親與翦伯贊的交往》)  章詒和是少有的能真正理解父執輩的悲苦和追求的人,惟其如此,她義不容辭地寫出《往事並不如煙》一書。《往事並不如煙》暢行大江南北、海內海外,迅速走進千百萬中國人的心靈,並非偶然,因為它寫的是與中國文化命運乃至整個族群命運息息相關的人物與故事。這些發生在上世紀的人間悲劇,深刻地折射出中國人民尤其是中國知識分子心靈上的集體創傷。這些創傷記憶既屬於昨天,又屬於今天與明天。倘若真能以歷史為鏡,那麼,這部著作就是極好的鏡子。章詒和以良心鑄成這面鏡子,而這面鏡子應當也會啟迪千百萬人的良心,其文化意義十分重要。  「凡歷史的事件,歷史的人物,都是一趟過的。無論是悲劇,是壯劇,是喜劇,是慘劇,是英雄末路,是兒女長情,都是只演一次的。無論是英雄,是聖賢,是暴君,是流寇,是絕代的佳人,是蓋世的才子,在歷史的旅途上亦只是過一回的。垓下的歌聲,只能聽得一次,馬嵬坡前的眼淚,只是流過一回,乃至屈子的騷怨,少陵的悲憤,或寄於文辭,或寓於詩賦,百千萬世的後人,只能傳誦他們,吟詠他們,不能照原樣再作他們。」(李大釗﹕《時間的要義》)李大釗告訴我們,歷史是一次性的。只演一次,只過一遭,只流一回,從這個意義上說,往事真的如煙如水,如一次垓下的歌聲。然而,一次性的歷史,可以留在人的記憶中,留在人的心坎裡,留在有心人的文字裡,讓百千萬世的後人傳頌、吟詠、反省、評說,從這個意義上說,往事又並不如水如烟。章詒和女士已經做的和我們繼續要做的,就是要讓往事成為明鑑,讓悲劇不再重演,讓我們活著的人和今後更多的後人,行走在歷史的路上都少點坎坷、少點創傷。  深刻的記憶文字是躍動的音符,是撥動心房的琴弦,蘊含聯翩的想像空間,「如蒼鷹在浩瀚的時空中盤旋,引領我們每一個人去追尋歷史的歸宿,追尋生命的實證,追尋一舉手、一投足的意義。即使一鱗半爪,也能刻畫出時代的履痕,令人悚然而驚。」(章詒和﹕《往事並不如煙系列序》)本期章詒和女士寫馬連良的遭際,允稱千古絕唱﹗在她筆下流瀉的不僅僅是喜於肆應兼仗義之風具大師風範的馬連良,以及他在政治運動中被批鬥、喊打的喪家之犬的傷痛歷程,還有深入馬連良這一代人骨髓的氣質、風格、情調的藝術韻味,後者是醇厚的、馥郁的,這才是令人低迴難忘的。  本期我們策劃了三個特輯﹕一個是海內外注目的「香港立法會戰果檢視」,一個是「崑曲的第二春」,一個是「江南命案二十年祭」。前者是屬於政治文化範疇的﹔中者則是白先勇等文化人對快將湮沒的中國傳統戲曲的「百戲之師」——崑曲的搶救和扶掖的動人心曲的抒寫﹔後者是美籍華裔作家江南被國民黨間諜殺害的二十年前往事的重拾和省視,箇中的曲折複雜,今天看來仍令人心潮起伏意難平。

更多

泛藍如何與阿扁抗衡?(May Lee)

  在大選謎團尚未對人民清楚交代,選舉訴訟也未完成前,陳水扁仍堅持就職。此舉讓全世界都看清他並無探求真相、將公平正義還給台灣人民的意願,只想以詐力取大位,台灣的民主憲政正面臨重大危機。假如今日台灣容忍以詐力取大位者成為最高領袖,以後他用盡手段把在野黨割喉,然後制憲延長任期,甚或獨立建國,以成為台灣國首任總統,到時又有誰能制止﹖陳水扁台獨意圖盡人皆知,如果兩岸因此發生戰爭,是誰當任其咎﹖為一時苟安姑息養奸,勢必導致動亂與禍患。  表面看來,目前權力資源皆在陳水扁之手,泛藍要求公平正義的努力似都將成泡影,其實不然。今次選舉,陳水扁憑欺詐篡奪大位,其公信力與合法性在人民心中已破產,現在憑藉的僅是人民對政府的慣性服從和台獨死忠派的支持。只要泛藍策略高明、造勢成功,把民意全力激發出來,慣性服從將一戳即破,台獨人士也難以抗拒民主洪流。先決條件是泛藍應下定決心,宣布絕不承認陳水扁連任的合法性,否則阿扁挾全國資源,軟硬兼施,異議人士將飽受打壓,國親兩黨在立委選戰亦難得利,不但未來四年將勢力大弱,一兩年內國民黨恐已先有分裂之禍、逼宮之厄。  與其任人慢慢凌遲,不如為護國護憲、保衛民主大戰一場。首先凝聚實力,收羅政治精英,向他們宣示戰鬥到底、禍福與共的決心,共定大策,然後徵召軍民中熱血分子成立民主護國團作為戰鬥骨幹。其二,策劃各種造勢活動。例如向聯合國要求政治仲裁,在泛藍縣市舉辦手護台灣民主大行動。其三,發動在野人士主辦公民投票﹕大選是否有不公之嫌﹖是否應重選總統﹖總統就職應否擱置直至爭議解決﹖台灣在國家認同上互走極端、族群撕裂的現況下,是否應採用臨時性「一國兩府」制,讓愛中華民國和愛台獨者各得其所﹖其四,要求因國安機制未投票的軍警進行模擬投票。其五,期望泛藍縣市長及軍警聯合宣布在選舉真相大白前不承認陳水扁連任合法性。泛藍領袖更應有在必要時號召軍警與國民守護民主的勇氣,連戰也能在必要時宣布願與陳水扁共同退選,讓台灣在無爭議下選出新總統。其六,以法律控告陳水扁叛國,陳水扁多年言行已是證據。  今日是台灣民主憲政存亡的關鍵時刻,希望泛藍告訴人民﹕這是保衛民主、憲法,捍衛中華民國的重大行動﹔今日陳水扁能以詐力取大位,無人能制衡,以後他也可做任何事,包括制憲延長任期,甚至台獨建國,把台灣帶入戰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