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嫖娼案顯示底線崩潰 (曹景行)

  這一事件在上海官方語言中稱為「法官夜總會娛樂」,而各地報章及網路微博就不那麼拐彎抹角,直截了當稱之為上海高院法官「集體召妓」、「抱團嫖娼」。高院法官召妓嫖娼已經讓平頭百姓感到不可思議,更何況是集體、是抱團!法官嫖娼案究竟嚴重到什麼程度?  事發於八月一日,有網友上傳一段視頻,指控畫面中的上海高等法院庭長陳雪明等數位高院法官在衡山度假村集體嫖娼。筆者在德國北部度假期間初聞此事,還以為是個別腐敗事件,與最近經常聽到的其他地方的事情大同小異。但六日回到北京,打開報紙和網路,看到鋪天蓋地的報道與評論,才感覺到事件的嚴重性和衝擊力。  七日,北京《新京報》引用「醫療律師劉曄」的微博說:「今天下午在上海某法院開庭。開完庭後,議起了上海高院嫖娼門事件。這位法官斬釘截鐵地說:已決定辭職了,受不了了,回家做主婦也好,你們這個案件是最後一個案件。其實她是一個很好的法官。」  地產界名人潘石屹的微博則說:「昨天,在北京參加人大的會議,會議休息時間。大家都在談論上海五法官的事。法院是社會的最後一道防線,都墮落成這樣子了,讓所有的人震驚。大領導們真應該以此為案例,從制度上徹底防止腐敗,否則……」「否則」之後省略了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非要點穿,那應該就是「民心盡喪,無可挽回」。  上海官方的處理相當迅速明快,事發後僅用了五天時間就調查清楚,做出裁決,將犯事者分別開除公職、開除黨籍、行政拘留。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在宣布處理結果的大會上還強調:「要深刻認識這起案件極其嚴重的性質和極為惡劣的影響」。那麼,這一事件究竟嚴重到什麼程度?難道就只是韓正所稱的「少數幾個幹部」、「個別法官」造成的嗎?應對涉案法官開展全面審查  就事件本身來說,揭發者設法獲取視頻透過網絡公布,是因為他認為相關法官司法不公,收受利益,所以就長期跟蹤取證。現在這些法官集體嫖娼已受處分,但他們究竟有沒有貪贓枉法,當局並沒有回答。下一步要做的,應該對這些法官開展全面審查,搞清楚他們有沒有其他貪污腐敗行為,更應該把他們審過的案子重新清理,搞清楚當中有沒有利益勾結。  再追問下去。上海高院的這些法官既然可以抱團嫖娼,可見這種事情在他們當中已經習以為常,根本不必有所顧忌、相互提防。那麼,上海司法系統是不是只有他們才這樣肆無忌憚,腐敗風氣有沒有蔓延開來,對上海的法治已經造成了多大的破壞,有多少案件可能存在貪贓枉法?  還可再追問下去。這次事件發生在當地的衡山度假村,現在也已受到「停業整頓」的處分。但要知道,衡山度假村隸屬於上海市政府的衡山集團,也是市財政局明定的「二○一三│二○一四年黨政機關出差(會議)定點飯店」。上海高院法官可以在那裏公然集體召妓,莫非度假村對此也已經習以為常,甚至暗中提供此類服務?作為主管者的上海市政府難辭其咎。  還要再追問下去。這些年來到那裏召妓嫖娼、胡作非為的,難道就這麼幾個法官,沒有其他人物?這次事件中,一個小老百姓以一己之力設法弄到監控視頻,就能爆出法官集體嫖妓的大醜聞,上海紀檢部門為何長期無所作為?如果把那個度假村和其他類似場所的監控視頻都認真查看一遍,會不會發現更多腐敗案件的線索?  繼續再追問下去。這次上海高院法官抱團嫖娼活動的組織者,是上海市國有上市企業上海建工集團旗下一家公司的部門副總經理,其中是否涉及貪污腐敗、利益收受,當局至今並沒有明確的說法。但在中國,涉及建築行業的腐敗事件層出不窮,眾所周知。而上海建工集團去年財報中開列的業務招待費達到一點七八億元人民幣,是不是也包括招待法官或其他官員嫖娼的開支?盡快建立對權力的有效監控  表面看來,上海的官場似乎比中國其他地方規矩許多,平靜許多,但底下仍然潛藏着許多暗礁漩渦,時不時就會爆出叫人意外的事情。如二○○九年上海梅隴地區一幢剛建成的住宅高樓突然倒塌,由此就牽出一串貪官,一大筆金錢。  如果那幢樓房不倒,就像這次法官嫖娼事件如果沒有曝光,相關的貪污腐敗醜行也就可以一直深藏不露,相關人物仍然可以「好官我自為之」。當然,這種偶然背後一定有着必然,冰山的尖角下一定藏着巨大的主體。上海如果不能抓住法官嫖娼事件全面清查官場腐敗,或許過不了多久,哪裏仍可能爆發又一件令人吃驚的事情。  但無論如何,法官的腐敗仍然具有更強烈的衝擊力和影響力,意味着現行體制的底線已經失守。若不能盡快從根本上建立起對權力的有效監控,當局很快就會面對動搖的民意基礎而退無可退。  實際上,中國現有法律和規章中並不缺少約束官員的條款,但由於缺乏實質的監督體制,這些規定一直起不到多大作用。就像《公務員法》規定,公務員辭去公職或者退休的,原係領導成員的公務員在離職三年內,其他公務員在離職兩年內,不得到與原工作業務直接相關的企業或者其他營利性組織任職,不得從事與原工作業務直接相關的營利性活動。  但據上市公司的公開資料,目前擔任上市公司獨立董事的退休省部級高官起碼二十位,每年領取五萬至二十多萬人民幣的年薪,其中不少人違反相關規定,未到規定時間就已經上任,卻沒有任何機構對他們糾正處理。省部級高官的利益關聯尚且如此糾纏不清,地方官員就更加可想而知了。  令人擔心的是,習李新班子至今仍邁不開建立有效反腐體制的實質步子。如此拖延下去,很快就會把老百姓尚存的期待和希望消磨殆盡。這次上海法官集體嫖娼的醜聞,不但應該驚醒上海當局,更應該讓中南海高層驚出一身冷汗,認真對待。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更多

從蘇聯間諜到張震遠  ——俄羅斯投資香港的前世今生政治 (沈旭暉)

  俄鋁為了加強在港運作的說服力,邀請了一些擁有政經人脈網絡的香港人加入董事局,包括梁愛詩和張震遠,張震遠更一度出任俄鋁非執行主席,俄鋁的母公司EN+也投資張氏的商交所,並持有百分之十股權。後來張震遠因為「商交所事件」爆煲,遂辭去俄鋁一切職務,俄鋁的回應是……

更多

下一個就是你 (陳靜抒)

  在民意的「強姦」下,公務員、城管、醫生、校長,這些名詞全都成了不問緣由的攻擊對象。  今年夏天在美國,最重要的一樁官司就是少年馬丁被槍殺案。在台灣,最重要的則是洪仲丘事件。換了在過去,這是兩件多麼尋常的事情,在美國一天之內就有無數黑人不良少年被拷問關押,若是說當中從沒發生過一起因襲警而導致開槍的事情,恐怕很難令人信服。殺死馬丁的齊默爾曼也不是純粹的白人,說種族主義也很牽強,而且在當今美國,敢搞這麼明顯的種族歧視,不是蠢貨就是白癡。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故事,被幕後推手無限擴大成數個城市的大遊行,搞得那一陣子人心惶惶不敢出門。而在台灣那樣的社會,軍隊裏濫用私刑的事情恐怕早已不是一天兩天的新聞,洪仲丘既不會是第一個,也絕不是最慘的一個。可卻莫名其妙發動了二十五萬人的力量,像模像樣地為不知道在何處的民主意志招魂。無數好事者就這樣打着「下一個就是你」的旗號,用瘋狂的口水淹沒了真相和真理。  在網路政治化的時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句話其實也從來沒有實現過,全國一年到頭那麼多情色案件,李天一如果不是被渲染成十惡不赦的嚴嵩兒子,不會有這麼多人誓要置他於死地;而反過來,集資詐騙、毀了一方民生的曾成傑,放到《包青天》裏,根本就是一齣大堂之上狗頭鍘斬立決的戲文,別說家屬見面,家屬敢冒個腦袋,都能被憤怒的板磚拍死,到如今,卻賺取了一大把人性關懷的同情之淚。同情泛濫過頭了,就會成為胡鬧。因為害怕「下一個就是你」而不顧一切地出頭,其實還是明哲保身,不是嗎?  我們曾經嗤笑,文革時,弄壞了印着偉人頭像的報紙都要大禍臨頭是多麼落後和愚昧。而在所謂進步文明開放的今天,劉嘉玲發一張熱愛北京天安門的照片,同樣被微博小字報的口水淹沒。二者之間有什麼本質的區別?  在民意的「強姦」下,公務員、城管、醫生、校長,這些名詞全都成了不問緣由的攻擊對象。對於我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重要不重要的事情了,先罵一頓就對了。  七月份,京滬有兩件有意思的事。一個是上海的某商人,自己打諜戰,跟蹤舉報了法官群嫖事件,起因當然還是死人恩怨,因為他自己的官司被法官葫蘆判斷了,所以他選擇了這樣的方式報仇,既功成又可身退。這幾乎是近期所有抵抗暴力公權力的行為中最值得喝彩的一件了。與此同時,北京有個大學生,沒事幹拍下城管執法,被人打了一頓。據說很多人提出要為他聲援。聲援什麼呢?聲援就意味着支持,支持隨便哪一個路人甲動不動就利用現代資訊優勢搶佔道德高地,隨意評判他人的工作?這種站在制高點不分青紅皂白玩杯葛的,不叫仗義執言不叫拔刀相助,叫美國。  下一個就是你,而你到底想做誰?

更多

共賞花季  ——記馬來西亞花蹤文學獎 (賀婉蜜)

  花蹤世界華文文學大獎得主是中國當代作家閻連科,他從世華媒體集團兼星洲媒體集團執行主席丹斯里拿督張曉卿爵士手中接過獎項後幽默指出,過去自己或許特別渴望金錢、特別渴望權力而患上頸椎病和椎間盤突出。  「但我發現,金錢與權力不過如此。現在,是我告別低頭哈腰的日子,我剩下的日子只會向文字低頭彎腰。」  代表評審發表讚語的陳思和,稱譽閻連科為當代最具探索勇氣的作家,因他從不重複自己的作品,雖然他的作品最具爭議,但他有原則地揭露事實,贏得了讀者的喜愛。出生於一九五八年的閻連科來自河南省嵩縣,其著作包括《堅硬如水》、《風雅頌》、《我與父輩》、《受活》、《四書》等,引起中國文壇的熱烈討論。他的多部作品也被翻譯成多國語言。閻連科除了獲得由大會頒發的銅雕一座,也得到獎金一萬美元。  本屆馬華文學大獎得主是馬華詩人沙禽。他獲得主辦單位頒發銅雕一座與獎金一萬令吉,並由主辦單位出版一本著作。馬華散文首獎,由馬華作家曾翎龍與牛油小生二人獲得。曾翎龍還獲得馬華新詩大獎,成為雙料得主。另外,小說首獎由王筠婷獲得,許裕全則獲得報告文學首獎。  張曉卿爵士在頒獎典禮上致辭時說,社會希望文藝創作者敢怒敢言,揭露社會的謊言,成為社會的代言人和時代的鼓手,卻又吝嗇付出一份應有的關心和支持,對他們而言,這是不公平的;對社會而言,也是不健康的。他提及馬華文學前路的開拓和探索時說,作家的正義、文采和思想,令人渴望和羨慕。但是,作家的社會良知和道德勇氣,以及所承擔的壓力和風險,卻是人們最常忽略的。  張曉卿指出,花蹤再一次寫下馬華文壇新的佳話和掀起馬華文學發展新的浪潮,馬華文壇的前輩、新秀和各地的賞花人,國外的知名作家學者,組成了空前的陣容,為花蹤護航,大家共赴這場文學的盛宴,共賞繽紛的花季。他堅定地說:「作為花蹤忠實的賞花者和支持者,我們一定會迎頭向前走,不會停頓;我們只許花開絢麗燦爛,不容它凋零。」重視馬華文學  這次出席盛會的十九位海內外作家,分別是黃子平(中國)、張錯(旅美)、陳思和(中國)、閻連科(中國)、平路(台灣)、梁文道(香港)、錢鋼(中國)、李銳(中國)、徐泓(中國)、蔡素芬(台灣)、陳義芝(台灣)、陳育虹(台灣)、蔡深江(新加坡),以及由台灣文化部邀請的六位台灣作家,楊照、陳雨航、羅智成、宇文正、焦桐和夏曼.藍波安。他們一致認為,是次頒獎禮莊嚴的氣氛,體現了對馬華文學的重視,他們也感受到大馬華人對文學堅持的信念。  中國小說家李銳:「我覺得讓我感觸很深的,可說比得獎更重要,就是來了這麼多人,可見文學成為大家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看到大家這麼真誠對待文學,這是讓我挺感動的。  「最重要的不是誰得獎,而是在廣大的人群裏保持這種精神狀態,這是會產生好文學的。這種現象其實不能保持很長時間,但我每次來馬來西亞都可以感覺得到。」  在香港和北京的大學都擔任教職的學者黃子平對方言節目印象特別深刻,他說:「今天的節目都很精采,我發現很有趣的是方言在表演節目裏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有客家人的歌、粵語歌催眠曲《月光光》和焦桐以閩南語吟詩,這都是以往所沒有的新元素,很有特色,更能體現馬華語言的豐富。」  在香港大學供職的中國作家錢鋼說:「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閻連科的獲獎感言,我當時很感動。我跟他都是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他所說的『抬起頭,挺直腰』道盡了很多人的心聲,是這世界上一種獨立的精神。」  台灣作家平路緩緩道出體會:「這次的花蹤關鍵詞是得獎者曾翎龍說的『真心』。不管是得獎作品還是主辦當局,都讓我感到真心。我希望看到往後在文學上也如此,他們的真心一如初心,我想不到如果非真心,為何他們要努力辦這麼多年?」她還說,「我評散文獎,入圍作品的文字功力相當整齊,看得出來一屆一屆作品累積的功力越發圓熟。」  台灣作家兼學者陳義芝別有會心指出:「在多元及各種干擾的環境中,倘若要別人重視,必須有所行動。《星洲日報》用高規格的水平來呈獻所有的節目,背後有很多人付出,讓我深深感受到他們對文學的重視。這場文學頒獎典禮不只是這個時代的人記得,它也能供後人作為借鏡。這絕不是奉承的話,他們的努力與用心,值得學習。」   台灣作家夏曼.藍波安傾訴心聲:「花蹤文學頒獎典禮,讓我感覺馬華作家比台灣作家來得有尊嚴,馬華作家有作家的感覺,我們台灣作家很難感覺這樣的氛圍。從文學研討會到頒獎典禮,我發現《星洲日報》、文學愛好者對文學付出了很多時間,認真的經營,他們邀請了中國、台灣、香港、新加坡文人共聚一堂。頒獎晚會輕鬆愉快,隆重神聖。這對一名得獎作家而言,會是一個非常好的回憶。」  花蹤除了是一場文學的盛典,也是一項為期兩天的文學研討會。本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第一天將主要探討「來自島嶼的文字——台灣文學談」,而第二天則着重於讓來自不同地區的華文作家,做面對面的同場交流。兩天研討會共吸引了近五百名文學愛好者參與。伴隨作家成長  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兼花蹤文學獎工委會主席蕭依釗,在閉幕式上致謝辭時提到,二十二年前,她懷着一份十分單純的信念創辦花蹤文學獎,過程中遭遇不少預想不到的阻難。如果沒有張曉卿社長和當時的劉鑑銓總編輯一路護航,以及海內外藝文界朋友的鼎力支持,花蹤的種子難以萌芽,更不可能有今天的百花綻放,繽紛多彩。「我們欣慰地看到二十二年來,花蹤伴着許多年輕作家成長,包括黎紫書、曾翎龍、許裕全、龔萬輝、翁菀君、方路、呂育陶等。花蹤予他們一份肯定,而他們以優秀的作品增加了花蹤的價值。」  蕭依釗在閉幕禮上致辭時同時宣布,兩年後的花蹤不再由她籌辦,因她明年起將轉換跑道,從事社會公益工作。出席研討會的海內外作家對這項宣布無不感到錯愕和傷感,不過,對她的這個決定給予深深的祝福。她哽咽着完成致辭後,出席的作家、文學愛好者以及營員們都站立鼓掌,掌聲久久縈繞。許多跟她共事多年的同事,也因不捨而哭紅了雙眼。  今年進入第二十二個年頭的花蹤文學獎和文學研討會,孕育了不少傑出的作家和文學愛好者。這場綻放光彩的花蹤盛典,讓來自兩岸三地的與會者透過這個平台分享文學耕耘的成果。  (作者是馬來西亞《星洲日報》柔佛州高級採訪主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