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周永康案看政治人物的氣 (馬 玲)

  六月十一日,以戴罪之身出現在電視熒屏的周永康,最讓人驚訝的,莫過於他那一頭銀髮和那一臉憔悴的蒼涼。他像泄了氣的皮球,癟了。  有道是:人活一口氣。曾經支撐着他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意氣風發」,曾經執掌着中央政法委書記的「氣勢如虹」,如今彷彿被抽走了氣,這個曾經掌握國家司法最高權力的人,只留下了服服帖帖「服從法庭判決,不上訴」的萎頓軀殼,這就叫「氣數已盡」。  氣之說,乃中國特有,始於春秋戰國時期。氣,經常貫穿於中國哲學、中醫學、道教、氣功等較為「玄學」的傳統概念中。氣,可視為身體內裏的一股力量,雖然看不見摸不着,卻無法否認其隱性存在的事實。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  中國的普遍現象是,只要一個人當上官,其身上便會逐漸附着一種特殊的氣能,隨着官越做越大,其氣場也會越變越大,最後若把握不好這股氣,就可能膨脹爆炸。  以周永康為例,這個農家孩子,本來質樸無華,從小學到大學,一直是班幹部或學生會主席,走上工作崗位後勤勉賣力,初期的提拔重用,可以說完全是他憋着一口氣幹出來的。  但是,中國的官場文化和官場制度助長了他的傲氣和霸氣,讓他氣塞於胸,膨脹於體,如氣球般飄飄然不能自持。後來,因為上面有人關照,所以他有恃無恐;因為下面有人抬轎,所以他頤指氣使。他各種官氣毛病上身後,反而越提越快,一直提拔進了中共中央的領導核心。  身處如此這般不受制約的用權環境,他日益無法無天,把國家的公權力變成了他周家的囊中私物,竟然底氣十足到想任用誰就任用誰,想讓誰幫其長子、兄弟、姪子、甚至小媳婦以及小媳婦家裏的人賺錢就找誰;想把誰從監獄或拘留所撈出來就撈出來……周永康的種種作為,簡直豪氣萬丈,氣吞山河,結果最後吞掉了自己。  另說薄熙來的氣,他的紅色背景,隨着老爸政治命運而起伏,讓他早期受難後來受惠,他身上的公子哥兒氣,不是周永康能比的。他聰慧能幹,思想開闊,口才一流,自視甚高,頗有氣衝雲霄之勢。但架不住亂花迷眼和野心蓬勃,他在氣急敗壞之下,狠扇了王立軍一個大嘴巴,致使王偷偷出走重慶,秘密溜進美國領事館。得到周永康的通風報信後,薄熙來氣勢洶洶派人包圍美國領事館,最後的結果,已是眾人皆知。可以說,薄熙來的盛氣凌人害了他。  再看令計劃的氣,他在父親的嚴格家教中成長,從小就被延安老革命的爸爸灌輸進步思想。從令家五個子女的名字就能看出來,他父親是怎樣緊跟形勢:令路線、令政策、令方針、令計劃、令完成,這家門裏的五子女,愣是把中國的革命事業完成了。家風薰陶下,他謹小慎微,內斂低調,仕途路上不顯山不露水,似乎一貫氣定神閒,直到進了中南海成了大內主管,才開始風生水起。當他的獨子夜半命喪車禍後,他終於沉不住氣了,一甩歷練幾十年的收陰氣功,動用中央警衛局從北京市公安局那裏搶奪屍體,結果這個事件成了日後撕下他面具的導火索。反面教材 警示官場  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三人的先後落馬,曾經在國內外引起一波又一波震盪。通過中央電視台的畫面,人們看到,周永康氣泄了,服軟了,讓人感覺被判無期徒刑算僥倖了,如果把傳說他涉嫌謀害前妻的罪過也算進來,他恐怕就難逃一死了。  但是,同樣通過中央電視台的畫面,人們看到薄熙來則沒有氣癟,還在那兒振振有詞,似乎還有氣嚥不下去。薄熙來和周永康一樣,都是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他不服曾經上訴,不過被駁回維持原判。  令計劃雖然還沒有被審判,但風傳他已精神崩潰,經常呼喊兒子和父母的名字。二十多歲獨子的一命嗚呼,老父幾十年苦心栽培的化為烏有,肯定讓他痛如椎心。身陷囹圄的靜思,猶如邪氣侵體,因此瘋了也不是沒有可能。最後令計劃將被判刑多少年尚不清楚,可能也會是同樣的命運: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其實,周、薄、令三人曾有交集,現在這樣的氣運,也算是給他們的一個歸納。不管境外媒體怎麼解讀及評說,他們確實成了反面教材在警示官場內人。國家的放縱土壤也有責任  陰陽五行,是中國周易哲學的辯證法,氣旺與氣衰相伴隨行。政治人物必須學好辯證法,氣盛時不要忘乎所以,對權力要有一份敬畏,不可無法無天肆意妄為, 尤其是不可僭越。  民間有俗語道:「權力是男人的春藥」。權力容易讓人亢奮難持,所以讓個人在權力染缸中潔身自好,實踐證明是很難做到。為此,從另一個角度講,制度建設必須有效推進,曾經樸實的人、能幹的人、謹慎的人,卻一個個肆無忌憚地濫用權力、貪腐瀆職到極致,說明國家政治生態的放縱土壤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周、薄、令三人氣數已盡,期待中國未來官場氣象一新!  (作者是本刊特約主筆。)

更多

美洲就在那,沒因美國沉沒 (黃鳳祝)

  二○一五年四月十三日,被譽為德國良心的作家君特.威廉.格拉斯(一九二七—二○一五)逝世,與他同一天離去的,還有拉丁美洲的良心、烏拉圭作家愛德華多.休斯.加萊亞諾(一九四○—二○一五)。《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自一九七一年問世後,先後被譯為二十多種文字。在這書中,加萊亞諾以小說的方式,講述了拉丁美洲的「受難史」。  加萊亞諾的作品由無數個小人物和小故事組成。每一個小故事,都是一塊歷史的碎片。讀者可以從這些小故事中,發掘被忘卻的歷史的真實。加萊亞諾的創作是為了那些不能閱讀其作品的小人物,那些目不識丁、被遺棄在歷史的收梢處、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窮苦大眾。「反體制的精靈」  與政治強權同行的是文化霸權。西方世界的歷史,從根本上說是一部歐洲史,也就是一部由歐洲人書寫的歷史。當我們談論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時,就開始不自覺地用歐洲殖民者的視角觀看歷史。西方的歷史書,把哥倫布描繪成一個擁有浪漫情懷的航海者。美洲就在那裏,需要哥倫布去發現嗎?歐洲人「發現」美洲之時,也就是印第安人悲慘命運的開始,鑄就了拉丁美洲的貧困。加萊亞諾說:「對於世界來說,今天的美洲就是美國。它只是白種人的美洲,印第安人早已失去被稱為美洲人的權利,他們充其量只是美洲次大陸的二等居民。」抵制文字霸權主義的唯一方法,就是搶救記憶。加萊亞諾是一個搶救記憶的作家,他搶救了拉丁美洲被白種人「劫持」的記憶。在《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中,他向世界講述了白種人侵略拉丁美洲的故事。  加萊亞諾生來就是一個「反體制的精靈」。他在著作《鏡子——照出你看不見的世界史》中這樣寫道:「十幾歲時,他聽老師講述西班牙殖民探險者瓦斯科.努涅斯.德.巴爾沃亞的故事。巴爾沃亞登上巴拿馬的一座山峰俯視大海,被譽為第一個同時看到太平洋和大西洋的人。加萊亞諾質問老師:『難道當時的印第安人都是瞎子嗎?』因為這個問題,老師把他趕出了課堂。在學校裏,加萊亞諾第一次體驗到『被驅逐』的滋味,這使他聯想到被逐出家園的印第安人。」他嘗試用《鏡子》重構世界歷史。這種對歷史的重構,必須以體制的重建為前提。加萊亞諾把「體制」問題視為世界上最重要和最根本的問題,驅逐是從「體制」中衍生出來的問題。  人類的體制,歷經數千年的磨煉,早已精密自如地貫穿和把握整個人類的歷史。它用欺騙、恐嚇、利誘或威脅規範大眾,時而鬆懈、時而緊張地逼迫人們就範。殖民者最初用宗教的選民意識和神聖的救世光環,掩蓋資源掠奪的真相,通過建立殖民體系、官僚制度、種族主義和貿易戰爭來統治世界。今天則是用金融與貨幣控制、軍事干預、媒體和信息網絡的引導來規範世界。友愛精神就是反體制精神  自從殖民者抵達美洲後,在北美和拉美,被置換的不僅是宗教、語言、制度和文化,甚至也包括人的膚色。五百年來,印第安人一直不自覺地「反抗」這種驅逐土著、滅絕人性的「體制」。直到一九五九年的古巴革命,拉丁美洲的印第安人才意識到,他們可以用社會主義來反抗殖民主義的奴役。加萊亞諾的《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是在 切.格瓦拉走入叢林革命之後,走入文學叢林、開啓文化革命的一部「解放文學」的作品。這種救世的精神,無論是源自基督教的耶穌,還是馬克思的社會主義精神,始終是兩希文化的傳承。拉丁美洲的印第安人和非洲的黑人,無論是繼續接受舊體制的統治,還是嘗試建立新的體制,始終難以走出西方文化的規範。從這個意義上說,印第安人的文化與黑人的文化注定要走向沒落。  一個民族想要保存其獨特的文化,必須培育一種「反體制全球化」的精神。每個民族都具有叛逆的精神,但是因受制於西方文化不同層次的規範,在當代非主導性的文化中,缺乏「反西方體制」的民族精神作為載體。在加萊亞諾看來,印第安人是全球化進程中最早的一批失蹤者。他們的文化來不及向世界展示,就被基督教文明扼殺了。  質疑!對現有的世界體制提出質疑,對相互依賴的「進步」提出質疑,對全球化的國際分工提出質疑,才能拯救被全球化驅逐的貧苦移民。加萊亞諾畢生都在尋找造成拉丁美洲貧困的原因。他認為,全球化時代的世界分工建立在極端不平等的理念之上:一些國家負責盈利,另一些國家承擔傷害和損失。拉丁美洲的貧困正是這種「進步」與「發展」的犧牲品。  加萊亞諾本人擁有威爾斯、熱那亞、德意志和西班牙的血統。印第安人的悲慘命運,由一個殖民者的後裔來講述和傳承,也是對歷史的一種諷刺。二○○九年,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把《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這本書送給奧巴馬。奧巴馬的翻譯對查韋斯說:「奧巴馬不懂西班牙文」。奧巴馬和他的翻譯沒有「發現」,在美國,這本書的英譯本已經印行多年。  反體制不是一種虛無主義,而是對資本主義體制的質疑。這種質疑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友情精神之上。友情不同於親情。親情是一種血緣關係,是自上而下的仁慈(caridad)。友愛植根於人的惻隱之心,遵循橫向的非血緣關係的友愛原則(solidalidad),用仁道作為團結(unidad)的基礎:使居於社會底層的民眾,認識到自己是不公正的社會體制的最大受害者,唯有彼此團結友愛,才能抵制和挑戰不公正的體制。友愛精神就是反體制的精神。加萊亞諾的文字,不是站在資本的法權上,簡單地為人權吶喊,而是基於對拉丁美洲這片土地及其文化本源的情感:美洲就在那裏,不會也不應因為美國的存在而沉沒。  (作者是德國慕尼黑大學哲學博士、上海同濟大學人文學院教授。)

更多

北島獲金花環獎和蟬獎

  香港北島獲金花環獎和蟬獎  著名詩人和散文家、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榮譽教授趙振開(北島),今年三月獲國際詩歌界最權威獎項之一金花環獎(Golden Wreath Award),歷任獲獎者包括二十世紀最重要的英語詩人奧登、美國「垮掉的一代」代表詩人艾倫.金斯堡、當代希伯來文學奠基人阿米亥、阿拉伯世界代表性詩人阿多尼斯等,該獎多位桂冠詩人希尼、聶魯達、蒙塔萊、布羅斯基、特朗斯特羅姆,都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北島是該獎歷史上的第二位華裔桂冠詩人,第一位榮獲「金花環獎」的中國詩人是九葉派代表詩人綠原(一九九八年獲獎)。五月,北島又獲頒瑞典蟬獎(Cikada Prize)。該獎二○○四年設立,以紀念瑞典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丁松(Harry Martinson)一百周年誕辰,專門頒發給東亞詩人,表揚他們以詩歌捍衛人性的神聖尊嚴。  除了創作,北島致力於詩歌教育及國際詩歌的翻譯和推廣,例如發起「香港國際詩歌之夜」;今年一月他選編的《給孩子的詩》由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收錄了他為孩子們精心挑選的一百零一首中外現代詩,以期「讓孩子天生的直覺和悟性,開啟詩歌之門,越年輕越好」。  (香港 小小)  海外三島由紀夫《豐饒之海》書名來由  一九五七年,哥倫比亞大學副教授多納爾多.基恩翻譯的幾部三島由紀夫劇作在美國出版,受到好評。之後,三島應出版社邀請訪美,在紐約逗留半年。其間,三島除了觀賞歌劇、音樂劇、芭蕾舞及其他舞台藝術外,還在基恩陪同下走街串巷,四處探訪。一天,三島提出想買拉丁語的月球地圖。於是,基恩帶他前往書店。三島買到的地圖上標有名為「Mare Foecunditatis」的海,譯成日語是「豐饒之海」,正是三島遺作《豐饒之海》的書名。  今年是三島誕辰九十周年。五月六日,基恩在《東京新聞》發表題為《天才三島由紀夫的虛無感》一文,披露了《豐饒之海》書名的來由。基恩寫道:「在三島一九七○年自戕前不久,我覺察到書名的不同尋常,便寫信詢問。三島在回信中說:『是對月球上那空曠虛無之海的暗示』。此外,他也寫道:『對日本文壇已經絕望』。」基恩分析說:「三島大概已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  (東京 韓應飛)匈牙利大文豪獲布克國際獎  卡撒茲納霍凱(Laszlo Krasznahorkai)被喻為匈牙利在世作家中最重要的一位,獲得英國第六屆布克國際獎。布克國際獎是布克獎分支,二○○五年成立,每兩年頒發一次,獎金六萬英鎊,得獎者並不以單一作品評審,而是整體評價其作品的影響力;作品不限於英語,只要曾有英譯本即可。卡氏得獎可說是眾望所歸。卡氏六十一歲,是小說家和編劇,一九八五年發表成名作《撒旦探戈》(一九九四年被改編為電影),一九八九年發表《反抗之憂傷》,獲德國年度最佳文學作獎,其後推出的作品,令他獲得匈牙利文學藝術的最高榮譽科舒特獎(Kossuth Prize)。其作品的特點是主題憂鬱,句子長而複雜,帶有卡夫卡的影子。卡夫卡正是卡氏的偶像。  今屆布克國際獎評審主席、作家Marina Warner呼籲多翻譯中國、印度和阿拉伯世界的文學作品,擴大英國人的閱讀視野。  (英國 安妮)《西遊記》英譯者余國藩病逝  以英譯《西遊記》蜚聲國際的台灣中研院院士余國藩,五月十二日病逝於美國芝加哥,享壽七十七歲。學界認為,余國藩以精確翻譯和深入研究,將《西遊記》、《紅樓夢》等古典名著介紹到西方,讓西方對中國文化有更深刻的了解。  余國藩一九三八年生於香港,父親余伯泉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余國藩從小使用中、英兩種語言,並隨祖父習中國傳統詩詞,童年便熟讀《西遊記》,紮下中西文學良好基礎。  余國藩十八歲赴美留學,獲芝加哥大學宗教與文學雙博士。台灣中研院文哲所研究員李奭學認為,這段經歷讓余國藩得以融合宗教與文學,從宗教角度看文學、以文學思維研究宗教。  余氏代表作包括《重讀石頭記:紅樓夢裏的情慾與虛構》、《朝聖之旅的比較:東西文學與宗教論集》等。  (香港 張繼)  台灣詩人辛鬱病逝  「一匹/豹/在曠野盡頭/蹲着/不知為什麼……」一九七二年寫下名詩《豹》的詩人辛鬱,四月二十九日因肺炎併發心臟衰竭病逝於台北,享年八十二歲。辛鬱一九三三年生於杭州,本名宓世森,十五歲從軍後隨軍來台,一九六九年退伍,任職《科學月刊》主編、社長至顧問,歷時三十五年。十八歲開始寫詩,曾任《創世紀詩刊》社長、總編輯,為詩刊主將之一。著有詩集《軍曹手記》、《豹》、《在那張冷臉背後》;小說《未終曲》、《不是駝鳥》、《龍變》;散文《我們這一伙人》等十六部作品,曾獲中山文藝獎新詩獎、中國文藝協會榮譽文學獎章等。文訊雜誌社與創世紀詩雜誌社於六月十三日在紀州庵文學森林舉辦「辛鬱追思紀念會暨文學展」,展出詩人著作、手稿、照片、影音、刊物,悼念一個時代重要的現代詩推手。「不知為什麼的/蹲着/一匹豹/蒼穹默默/花樹寂寂」,此刻終於在「曠野/消失」。  (台北 黃暐勝)  內地「艾未未:彪」展在京舉行  前波畫廊將於六月十三日起舉辦「艾未未:彪」展覽。此次展出的作品分別以木質、水晶和陶瓷為創作媒材,展現出藝術家風格迥異的創作。展覽在由艾未未本人於二○○七年設計的草場地紅磚房紅一號D座北京前波畫廊舉行。  當觀者來到畫廊,首先進入眼簾的將是庭院中央的一棵參天大樹,與院中已有的自然生長植物形成對比。多年來,艾未未一直在搜集明清時期寺廟裏廢棄的木頭梁柱,並將其作為創作的媒介。二○○九年起,他開始收集在江西山區枯死的古樹,並以此創作了一系列樹雕。  中國自古以來就多用扭曲多節的樹枝和樹根製作和裝飾家具,這與明代家具的典雅古樸風格截然不同。艾未未將這一傳統工藝推陳出新,運用傳統的木工隼卯技術,將不同古樹的樹枝、樹根和樹幹混合,組裝成全新的整體,藉此向千百年的老樹頑強和堅韌的生存力致敬。展期至八月三十一日。  (北京 蓮新)

更多

談中國的減稅免稅 (曾淵滄)

  過去一年,中國的經濟深化改革,其中一項,就是要鼓勵中國的消費市場,通過推動內部消費來維持中國經濟的發展。  今日中國消費市場面對的問題主要是高稅率。高入口稅、高營業稅、高城管稅,各種各樣的稅,都十分高。也因此,中國經被戲稱為「萬稅之國」。加上了這麼多稅之後,中國商店內出售的商品價格往往比海外貴,於是吸引了大量中國人到海外旅遊購物。過去,出外旅遊者不多,但隨着中國中產階層大幅增長,海外購物的金額就成了一筆很可觀的數字。因此,中國政府開始考慮通過減稅來推動內部消費,推動中國的零售業。  具體行動由上海自貿試驗區開始。在上海自貿區內減免入口稅的試驗證明是有效之後,中國政府在全國範圍增加了多個自貿區,每個自貿區都稱為試驗區,試驗的新政策各自不同,不過,減稅、免稅是必然的舉措。  除了自貿區外,海南島也推出旅客離境扣稅的安排。更有另一些城市推行取消或減低營業稅,又或以利得稅來取代營業稅等新的試驗。所有的新政策,目的就是使到在中國的零售店出售的東西可以降價,價格下降,消費量、消費額就會增加,這是一場重大的稅收改革。  舉個例子,在毗鄰澳門屬於珠海的橫琴島,建了一個通往珠海其他地區的海關,將來會推出「一線放寬,二線管住」的政策,或者說是「一線管人,二線管貨」的政策。簡單的說,貨物由澳門進入橫琴不查,免稅入境,但如離開橫琴進入珠海其他地區,就得完稅。橫琴成了自由港,免入口稅的自貿區。為了監管,橫琴全島裝置了電子圍網,用來監察橫琴島對外的走私活動。  長遠而言,自貿區的概念一定會不斷擴張,非貿易的入口稅也一定會下降,種種稅務的改革,目的就是推動中國的零售業,通過減免稅款來壓低零售價。零售價下降可以吸引更多人消費,減免入口稅更可以吸引大量的海外商品進入中國市場,十三億人的中國市場將成為全世界商家的大目標。當有一天,中國市場成了世界上其他國家的重大經濟支柱,中國的國際政治影響力也會上升,影響包括美國、日本及其他敵視中國的國家。因此,減稅、免稅的政策是一箭雙鵰的行動,在經濟上、政治上都有一定的價值。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當中國的商店所出售的商品價格大幅下降,中國人到海外購物的熱潮會冷卻,依靠吸引中國旅客來購物的地區也會面對壓力,特別是零售業。  第一個首當其衝的地區就是香港。今日的香港,旅遊業、零售業已成為非常重要的經濟支柱,如果來自中國內地的旅客留在當地購物而不來香港購物,香港的經濟就會面臨巨大的挑戰。  (作者是財經評論員。)

更多

政改「甩轆」之後的殘局 (劉銳紹)

  政改方案表決,在建制派莫名其妙的「甩轆」之下,以八票贊成、二十八票反對的「離奇」結果告終。此事不僅在香港和內地引起極大震動,在國際上也成為一大笑柄。如今,各方仍在關注這個殘局如何收拾?北京將會怎樣走下一步棋?  據了解,當日出現這樣「蝦碌」的結果後,北京官員大為震怒。其中一些官員其實已在深圳,看着電視,但眼看建制派人士陸續離場之際,他們也感到大惑不解,跟絕大部分人一樣,不知發生什麼事。其後,曾鈺成宣布投票結果,官員大怒,馬上致電查問到底是怎麼回事,但一時之間也無法得到答案。京官震怒,但不會嚴懲  消息指,當時官員的震怒程度,不下於二○○三年立法會討論《基本法》二十三條、田北俊突然辭退行政會議職務的時候。當時,田北俊辭職,代表自由黨的八票不會支持政府,間接導致二十三條到今天仍然難產。這一次政改方案,北京也預算未能通過,但想不到竟然是建制派「甩轆」之下不能通過,令官方的氣勢完全消失,元氣大傷,更可能影響到日後的政情。這才是北京最關心的。  其後,塵埃稍為落定,各方開始關注,北京將會怎樣收拾殘局?會不會有人因此而「出事」,受到「家法」或內部懲罰?  據悉,有關方面綜合眼前形勢,初步決定這個情況暫時不會出現,至少不會全面整頓。首先,北京看問題習慣先從政治動機出發,如果有人出於異心,不聽話,搞小動作,北京當然會當機立斷,甚至從嚴處理。但如今種種迹象顯示,這次事件的背後沒有什麼不良動機,而是「操作失誤」,「協調出現問題」,所以將不會嚴懲。  其次,北京認為更重要的問題是今年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以及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如果這個時候出現軍心震動,更是茲事體大,對官方不利。其實,北京和核心建制派之間已有一些默契,某些建制派人士可能在明年立法會選舉之後下台,「光榮引退」,但與這次「甩轆」無關。  還有,北京對於建制派也是分而治之。因為有些建制派可以直接指揮,但有些建制派則只是統戰對象,可以影響而不可以命令。按目前環境,北京仍然需要各方建制派團結和聯合起來,否則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可能會被民主派有機可乘,屆時「票債票償」有可能在建制派身上體現。北京承認建制可用之材不多  不過,通過這次事件,北京也承認一點,就是建制派內可用之材實在不多。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建制派長期在「阿爺」的護蔭之下生存,順風順水,功名利祿也有固定來源,沒有經歷真正的政治考驗,所以其生存能力確實有限。碰到像政改投票的關鍵時刻,馬上顯得群龍無首,指揮混亂,最後「甩轆」。  經此一役,內地檢視了建制派的情況,普遍認為要加強對建制派的領導。目前,建制派的政治水平普遍不高,日後對他們的行動要求可能會愈來愈細緻和具體。其中一些官員更表示,某些建制派成員已使用多年,如今證實是「爛泥巴」,適當時候棄之可也。  不過,這些人士主要在核心建制派的陣營之內,例如民建聯和工聯會;對於外圍建制派則不能過度強硬,因為如果他們受壓過大,反而來「唔跟你玩」。這也是對官方不利的。北京走過程序  泛民進退失據  除了投票出現難以想像的「蝦碌」之外,北京處理這次政改的手法也是有進步的。建制派收到由北京下達的「精神」,具體表現在一句話——走過所有程序,包括民主派提出的某些要求。因此,民主派要求見面,對話,北京先後安排了上海和深圳兩次會面。雖然在過程中也盡顯權謀考慮,但對外總算強調「中央誠意讓政改方案通過」,實現中央的莊嚴承諾——循序漸進地給予香港人普選。此舉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爭取香港中間大多數人的認同。  北京這一招,反而令泛民之間有點失據。有些泛民願意前往,有些則拒絕,有些則是先行答應,後來「縮沙」,給人的印象是自我關門,而這正是北京要達到的目標。此外,在港府推動第二輪政改諮詢時,泛民認為這是假諮詢,於是杯葛,殊不知這又中正下懷。  泛民以為不參與政改諮詢的遊戲,但只要在社會上發出大眾的聲音,就可以得到市民的支持。可惜,這類聲音並沒有在諮詢過程中記錄在案,政府自然可以借題發揮,說泛民拒絕溝通,也沒有提出任何具體方案。其後,泛民澄清,其實自從去年「六二二」公投之後已有至少三個方案,後來還在不同的情況下提過其他方案,包括一些溫和的方案,只是北京全部拒絕而已。但無論如何,泛民不參與官方的遊戲,雖然可以鞏固基本擁躉,但卻可能流失了中間的民眾。從這一角度看,泛民必須提高政治技巧,否則只會此消彼長。「硬任務」的另外兩點內容  北京懂得包裝他們的軟身段,但其實立場並沒有任何妥協,而且一硬到底。建制派內部流傳的習近平的一句話,大意是——「即使政改方案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通過,我們也要用一百分的力量讓它通過」。從好的角度看,這種態度相當積極;但從負面的角度看,這種態度就是霸王硬上弓,不管香港的反應如何,只要達到目的就行了。  談到這個問題,那就不能不提及全國人大委員長、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今年三月在北京「兩會」期間所說的「硬任務」了。外界所傳的「硬任務」只是努力通過政改方案。但原來除此之外,「硬任務」還有兩點內容,一是如果政改方案通不過,要把所有責任歸在泛民身上;二是延續這個氣勢,努力在明年立法會選舉中踢走泛民,把他們的席位壓縮到三分之一以下。屆時,建制派控制了三分之二的議席,就可以與政府互相配合,順風順水了。所以,建制派已心知北京的意圖,明年立法會選舉才是主戰場。北京立場根本毫不鬆動  因此,官方在推銷這次政改方案的時候,也有不少奧妙之處,跟二○○五年討論○○七年的政改方案,以及二○一○年討論二○一二年政改方案的手法大異其趣。其中有三點值得思考:第一,如果真的要撬泛民若干票,理應低調進行,不會高調揚聲,甚至指名道姓,敲鑼打鼓;其實質效果不是逼着這些泛民不能轉軚嗎?二○○五年的時候,曾蔭權也在撬泛民的票,當時坊間流傳着陳偉業、劉千石、鄭經翰、譚香文、郭家麒和李國麟是撬票對象,但官方一直不泄露撬票對象的真正身份,其實陳偉業和郭家麒不在其中。雖然政府後來沒有成功,但可以看到當時政府的確努力撬票,與今次「開名撬票」的做法完全不同。  第二,任何談判如要成功,既要有公開的對話,也要有私下的摸底、溝通,甚至講數。二○一○年,北京經過至少三次(也許更多)有步驟和系統地與民主黨接觸,最後達成共識。可見,無論結果如何,私下溝通也應該進行。但這次政改方案一役開始後,這種私下的溝通並沒有進行;最令泛民沮喪的,就是連平時的「線」也停止接續。  還有,在去年「雨傘運動」期間,已有若干溫和泛民向北京提了一些非常溫和的方案,近似北京只需再公開作出某些承諾,他們就會游說其他泛民接受政改方案。過去,北京即使不能接受對方的方案,但也會「還價」,至少反饋信息,那些內容可以接受,那些內容不可接受,那些內容可以討論。但這次,差不多一個月後才表示「不用談了」,反映北京其實由去年出台《「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白皮書》和全國人大「八三一」決定之後,立場一直沒變,一點鬆動也沒有。泛民如不接受,那就不用談了。  第三,即使泛民提出的方案不能接受,但溫和建制派也提了一些完全符合北京要求的方案,但全部被拒,連一個小節也沒有接納。過去,北京如有鬆動,會請溫和泛民或溫和建制互相推動,但今次此情不在。下一個戰場:立法會選舉  綜合各種情況,可見北京很早就定了底線、策略和方案,而且早在去年上半年已經定了,待泛民進行「六二二」公投之後就更敲定下來,實行至今。北京這樣做,也符合它的實際,因為這次政改方案無論通過與否,對官方而言分別不大。如果通過,日後就落實繼續由官方主導的選舉遊戲;如果通不過,就沿用二○一二的方法,也是絕對由官方主導。既然如此,又何須大力推動呢?  可見,未來一段日子將是持續到明年立法會選舉的宣傳戰、民意戰、輿論戰。在官方已提高技巧之後,泛民如果不善於回應,也許會被逼向死角。泛民不能冀望建制派屢犯「甩轆」之錯來爭取票源,否則北京和建制派總結經驗,隨時可以爭取更多主動。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更多

稻田種屋宜蘭傳奇 (徐榮昌)

  今年的華文旅遊文學研討會「旅居」台灣,於六月一日在宜蘭隆重登場。幾天前,台灣媒體有一專文剖析了近年香港人外移台灣,人數逐年漸增之背景與趨勢。從年齡、職業到各個移民目的地之條件優劣,以「大數據」的方式翔實報道。免不了提及影響華人移民最大的政治因素:不久前,香港因為特首選舉爭拗而引發的雨傘運動,從風起雲湧全球矚目,到最後不了了之草草收場。相較於每次民主運動幾乎都有豐碩成果的台灣,民權高低立判。台灣的選舉項目花樣繁多,目不暇給,儼然已是華人的民主聖地,令很多嚮往民主的華人稱羨。民主聖地投票率每況愈下  其實,在台灣島內的居民早就已經對藍綠兩黨的政治惡鬥極其厭惡;公民投票率每況愈下,很難突破百分之七十,跟台灣媒體每天高度熱炒發燒的政治新聞比較,簡直不成比例。去年九合一大選,執政黨潰不成軍。經過六個月之後,新當選的「市長們」荒腔走板的「施政」,將再度加重選民對選舉的冷感。剛上任的「停工市長」沒有新的市政藍圖,只會停止前任市長決定的設施工程,為了財團利益反將工業區擴大到保護區內,市民上了賊船,市政設施必將停滯四年已見端倪。  綠營扶持禮讓以高票當選的第三勢力首都市長,上任之後,雷厲風行,以唐.吉訶德的姿態,信誓旦旦要打擊五大弊案。且自詡為「毛主席的粉絲」,不時引用毛主席的對敵戰略「打弊」,讓全國民眾慶幸得人,以為台灣可以隔海「學習」:和對岸的「習大大」在「從來就沒有兩個中國」的巧語表態下,一起為兩岸人民的福祉大打弊案。一時間立馬跳級,成為呼聲最高的二○一六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候選人。半年來在全國「觀眾」引頸期盼下,殊不知早已悄悄將「打擊五大弊案」改成「清查五大案」。施政半年來,除了剛上任的第三天,花了三天的時間拆除一段大約二十公尺的閒置公車專用道之外毫無政績。除此只會「清算前朝」的台大畢業醫生市長,缺乏教養、口不擇言的積習,在國際場合的說話屢屢讓台灣的文明倏然倒退五百年。這些低智行為媒體未置一詞,似乎「願賭服輸」,默默接受這位號稱「一百五十七高智商」的低能市長。在他競選期間提出:取消台北市的安全島及行道路邊的綠化花草,改為種植蔬果供市民食用的「政見」。沒有被對手及媒體窮追猛打,提出「大數據」予以審驗說明「台大醫學院」的「高學歷」和「高知識」完全不能畫上等號。我真想在台北的行道路邊種植蔬果,每天提供給市長食用,說不定大量含鉛的蔬果,可以讓這位不僅患有亞斯伯格症(泛自閉症障礙)而且「沒知識」的市長早日脫離苦海呢。(媒體報道:才上任六個月,市長倦勤。)稻田種屋的農業發展新趨勢  執政七年的「馬政府」,好不容易出現令人額首稱慶的改革政策:修改《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大片的稻田中,蓋起一棟又一棟的豪華農舍,也讓宜蘭農地價格,不斷向上漲,為了避免農地繼續被炒作,農委會決定修改《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原本預定六月底就要上路,卻傳出被國民黨立委陳超明一手擋下。官員說沒壓力,外界卻等着看這即將引爆的同黨立法委員炸彈。  陳超明被踢爆,他名下總共有多達六十五筆的農牧用地,大多數都是繼承而來,是不是擔心修法後,讓他手上的土地,變得一文不值?撂下狠話,修法一定擋到底。  六月三日,趁香港友人在宜蘭礁溪舉辦華文旅遊文學研討會,友誼探班之便,我好奇的在宜蘭參觀這些種在稻田裏的房子;只見一望無際的田野,飽滿的稻穗已然開始下垂,從當天中午到第二天,都看不到稻田應該出現的麻雀或其他鳥類。當晚,我住在宜蘭田中央的民宿也聽不見蛙鳴。這些足以證明稻田裏已被施灑大量的農藥。果不其然,臨去的下午看到農民正在施灑農藥。突然想起五十年前一位同學家的「滅門慘案」:就是因為家住田邊,中午煮飯菜疏忽農田噴灑農藥的時候,沒有關上廚房窗戶,導致農藥隨空氣飄在食物上,全家食用之後發生滅門慘案。  陳超明打着維護農民權益的大旗,行政部門似乎受到動搖。  行政部門何必動搖?只要將稻邊屋空氣中的農藥指數,以及稻田中每天正在蒸發的化學肥料及農藥對人體傷害的「大數據」公之於世,修不修法結果都一樣:難道還有無恥無知的人,膽敢繼續在「稻田種屋」?  (所有圖片均為作者提供。作者是台灣藝術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