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以兩本新書慶生--《李敖風流自傳》、《雖千萬人,李敖往矣》

  台灣李敖以兩本新書慶生  四月二十五日李敖八十歲生日,推出兩本書為自己慶生。一本《李敖風流自傳》,目錄四十四頁、正文六百七十四頁、配圖四十八頁,不限章法文體,信筆所至,幾百條短文,僅花四十天,「高興罵誰王八蛋就罵誰王八蛋,並且緊隨證據在後,連王七蛋王九蛋也一網成擒」,是繼《李敖回憶錄》出版十七年後第三部自傳。另一本《雖千萬人,李敖往矣》,則整理了千餘則發表在大陸新浪微博上的短文,因受限字數限制,每則一百四十個字,輯成四百四十頁,三十個月即成,「我短兵而至,也算功德一件,袞袞諸公變諸公滾滾,不亦快哉」。李敖寫微博,乃其子李戡建議,闢新戰場,每晚由妻子轉成簡體字上傳,已有千萬粉絲。  李敖回顧八十年的歲月,一點也不後悔,並說人生如果可以重來,願意再走一遭。(台北 黃暐勝)

更多

余光中出版最新詩集--《太陽點名》

  台灣余光中出版最新詩集  《太陽點名》是余光中生平第二十本詩集。收錄詩人八年間的新詩創作共八十二首。書分三輯:《短製》五十五首、《唐詩神遊》二十三首、《長詩》四首。詩人自稱此書主題、體裁、語言變化頗多,分量很重:包括描繪名勝的《阿里山讚》,以唐人為師的仿作,遊賞名勝有感而發的《下江陵》、《楓橋夜泊》等。詩人「後記」提到:近年詩作大半是「等來」,或「追來」的;所謂「等來」是不請自來,或一個意象一種音調,近於「靈感」。所謂「追來」是有人請他就某一主題限時寫一首詩。如書名的「太陽點名」一首,寫春回大地,太陽來點「澄清湖」岸特有花樹的名,喜悅輕快。在台灣「環保署」贊助下,此詩以銅刻碑立於湖岸,使得「余光中的人與詩」真正永久定居於高雄的澄清湖畔。  (台北 鳳凰)

更多

台灣大選亂局中的「小辣椒」 (曹景行)

  「十四萬人齊解甲,寧無一人是男兒」的詩句,出自千年前的後蜀花蕊夫人,講的的是亡國之情。挪到今天用來形容國民黨當下的頹勢,倒也差不了多少。  二○一六年一月十六日台灣就要大選,民進黨很快就推出黨主席蔡英文再度競選總統,大有志在必得之意。國民黨內卻一片低迷氣氛,幾個「大老」都無意挺身而出。新任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跟立法院長王金平都知道此仗輸多勝少,先擺出不選的樣子,實際上想等國民黨黨代會下令「徵召」。到時即使輸了大選,也怪不到他們頭上。   但誰也沒有料到,就在他們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盤時,國民黨立法委員、立法院副院長「小辣椒」洪秀柱女士突然宣布參選,並且以百分之四十六的超高民調支持率,在六月十七日順利得到國民黨中常會通過成為準候選人,並提交七月十九日的國民黨黨代會正式通過。「她居然不退選」  有趣的是,就在這次中常會前夕,眼看洪秀柱就要過線,立法院長王金平急忙表態說,如果國民黨需要他出馬參選,自會「義不容辭」。只是「小辣椒」參選之意已定,讓王金平陣營陷入「她居然不退選」的錯愕當中。  明年五月二十日就將卸任的馬英九,顯然對洪秀柱脫穎而出感到驚喜,立即表示全力支持。同樣驚喜的更有許多「藍營」支持者。多位台灣朋友告訴筆者,當他們聽到洪秀柱在國民黨中常會提名演講時,竟然流下了眼淚。因為他們從她的聲音中感受到一種流失已久的精神,開始覺得國民黨還有希望。  去年十一月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國民黨空前大敗,六個大都市只剩新北市一個維持藍色。馬英九當了六年多總統,聲望和民意支持度每況愈下,「九合一」選後不得不辭去國民黨主席之職。新任主席朱立倫看來並沒有多少凝聚人心、重振士氣的魄力和能力,弄得國民黨日益群龍無首,處處被動,下次大選未到卻已顯露敗象。  而明年一月如果國民黨不僅輸了總統,同時還輸了立法院的多數席位,很可能就此土崩瓦解,無法再度捲土重來。正是這樣的空前嚴峻的危機感,才會把洪秀柱逼了出來,也為她贏來了出乎意外的喝彩。據洪的朋友說,她此前從來沒有競選最高職位的想法和意願,只是這次實在看不下去,完全出於對國民黨和台灣的責任感才會挺身而出。參選演說感動人心  正如她在參選演說中表達的:「國民黨大敗那一夜,我看到支持者的冷漠,這比淚水更令人心痛!我在想我們是不是總在不該模糊的地方模糊了,在不該妥協的地方妥協了,也在不該姑息的地方姑息了,更在不該放棄的地方放棄了呢?而它的原因是什麼?是不是我們的中心思想沒有了?我們的黨德、黨魂也都渙散了呢?」  而以她的率直個性,直話直說,不怕得罪人,既然要參選就一定會走到底,看起來同國民黨傳統政治的玩法格格不入,卻恰好帶入了一股激勵藍軍陣營重新振作、奮起一戰的清新之風。一位資深台灣媒體朋友說,洪秀柱宣布參選之後,很快就感覺到兩種變化。一是原來已經對國民黨極度失望的「藍軍」支持者,包括不少去年地方選舉拒絕投國民黨票的「深藍」人士,在民意調查中開始回歸「藍營」陣營。二是洪秀柱的「小辣椒」作風得到相當一部分年輕人的喜歡,他們開始聚集到她的身邊,並在互聯網上為她造成不小的聲勢,開創出新的選戰打法。  洪秀柱的參選,對民進黨和蔡英文也都是意外。本來他們對明年一月第三次政黨輪替已有十拿九穩的感覺,信心滿滿。去年年頭的「太陽花」反服貿運動,對馬英九政府和國民黨已經造成嚴重衝擊,年尾的「九合一」選舉大勝又使民進黨有了半個執政黨的架勢。不久前蔡英文接受美國《時代》周刊(亞洲版)記者採訪時,不經意地就以「台灣的下一任總統」自居。  只是,現在有了洪秀柱這樣的對手,蔡英文的形象就有點失色了。首先,如果兩位候選人都是女性,蔡英文就無法在競選中再打「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牌號。而且,洪秀柱以她的平民出身、父親「二二八」事件中受過迫害、沒有多少家產,加上作風潑辣,正好同蔡英文的富家女形象成為對比。  而且,對早已厭惡藍綠政客連篇空話的台灣選民來說,喜歡直來直去、怎麼想就怎麼說的洪秀柱,應該比說話含含糊糊的蔡英文更有吸引力,也更加放心一點。尤其在這次選舉涉及的幾個高度敏感問題如核電存廢、死刑存廢和兩岸關係等等,洪秀柱都很明確地表達了自己的立場和見解,不像蔡英文就是不願意把話說明白。敢言也帶來了麻煩  但這樣也會給洪秀柱自己帶來麻煩。七月初,也就是距離國民黨黨代會只有兩三個星期的時候,洪秀柱在兩岸問題上提出「一中同表」主張,還說「不能提中華民國存在,否則就是兩國論」,鬧出一場不小的風波。不僅綠營藉此大做文章,國民黨內的一些本土政客更要求把洪秀柱換下來,還威脅要退出國民黨,投向宋楚瑜的橘色親民黨。爾後,洪秀柱四年前動過乳癌手術的私隱外泄,也很可能源於國民黨的「內鬼」。  擔任官方陸委會諮詢委員的陳建仲更認為,洪秀柱已經失去灰姑娘效應。「如今擺在國民黨人眼前的現實是,他們是否真的要提名對國際及兩岸事務專業不足、對青年學生號召力薄弱、對非都市區域很少涉足、對中南部選民全然陌生的洪秀柱?少了初選時的激情和新鮮感,洪目前自我展現的扣分能量竟然遠大於加分。」  黨代會已經開過,洪秀柱代表國民黨出戰已成定局,只是這仗絕不好打。蔡英文和民進黨固然是有力的對手,更大的麻煩或許還在國民黨內。朱立倫作為黨主席,能不能統領全黨力量全力幫助洪秀柱?王金平作為國民黨本土勢力頭面人物,會不會一直在背後跟她作對,甚至跟李登輝的台獨勢力結合?  只是國民黨已經沒有別的選擇,洪秀柱出戰尚有些許勝算,如果再換上別人那就必輸無疑。再有,這些年台灣社會已經發生很大變化,藍綠兩黨靠傳統選戰越來越難吸引年輕選民,尤其是第一次投票的所謂「首選族」。如果洪秀柱能夠以非傳統的選戰來對陣蔡英文的舊模式,不只依靠國民黨內的組織戰,更依靠互聯網的傳播力量來爭取年輕人的支持,誰說她沒有勝出的可能?  實際上,洪秀柱給國民黨帶來了新的希望,就是她的勝利。至於到明年一月十六日下午四點投票結束後,她不求二○○八年馬英九超出對手二百多萬票的壓倒性勝利,也不求二○一二年馬英九還能掌握的百萬票優勢,只要勝出十萬票、一萬票以至千票、百票,對她、對國民黨、對台海兩岸都是歷史性的勝利。今後的關鍵不在洪秀柱,而在國民黨還願不願意重新集結起來,打好這場生死存亡的惡仗。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更多

趙光品詩集面世--《溪叟詩稿》

  內地趙光品詩集面世  趙光品受恩師影響,晚學聲律,努力不懈,十餘有年,令人敬佩。對於年屆耄耋,仍堅持日練書法的他,全無影響,終日浸淫於詩、書、畫藝,久而成家。故其詩作,風格獨特,雅韻飄逸。  作者喜遊山涉水,所到之處,必生詩興,身之所歷,目之所見,皆能入其詩篇。其所涉山川甚廣,除故鄉樂山,舉凡佛教四大名山、五嶽、廬山、黃山、武當、雁蕩、武夷、長白、青城……皆有佳作留痕。詩人沉醉山丘,流連忘返,觀其語言,猶如身臨其境,神遊勝地。全篇二百多首作品直寫性情,老而好學,難能可貴。  (香港 維摩)

更多

書寫斯文  (鄭培凱)

  我從小練字,真要算起來,迄今已是一個甲子有多。有很長一段時期,寫字是因為迷戀漢字的結構,喜歡其線條的變化,臨摹之外,最愛讀帖,信手而書,表達個人喜愛的書寫風格。後來讀到黃山谷論書法臨摹的一段話:「古人學書,不盡臨摹。張古人書於壁間,觀之入神,會之於心,則下筆時隨人意,自得古人書法」,不禁大樂,原來我的習字法,竟然暗合古人學書的奧秘,耳濡目染,自然進入意識深層,天長日久,也就融會貫通,成就一家之體。   我學習書法,跟寫詩一樣,只是自己脾性與愛好的發抒,也就從未理會書法理論的指引。近來重新揣摩古人用筆的蹊徑,條理了寫字的心路歷程,才發現自己在書法上的摸索,原來還是循着二王的帖學傳統,一脈相承。我特別鍾意褚遂良、歐陽詢、蘇東坡、米芾、張即之、趙孟頫、文徵明與王文治,還曾醉心楊凝式《韭花帖》的舒爽穎亮。我親近的書藝,無論是結體還是運筆,都像雪霽之後晴朗的冬日,梅花綻放,映照着藍天白雲,散發沁人心脾的芳香,令人寤寐思服。也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佩服董其昌,卻從心底感到一絲膩味,覺得他的嫵媚缺少英挺之氣,標高疏淡高潔,卻又擺脫不了柔靡。最厭惡的,是乾隆的庸俗與無聊,以及拍皇帝馬屁的館閣體。每次看到乾隆模仿董其昌,畫虎不成反類鑲金戴玉的哈巴犬,透露出天王老子假冒斯文的土豪惡俗,焚琴煮鶴,調製一碗十全大補風雅三清湯,我就跟不小心吞了蒼蠅或蟑螂那麼噁心。   文徵明曾說:「自書學不講,流習成弊,聰達者病於新巧,篤古者泥於規模。」批評的是當時的浮躁風氣,沒有書學基礎就求新求變,企圖以花巧怪奇來掩飾書法的低劣。對於這種假借塗鴉作為另闢蹊徑的行為,明眼人一看便知,只能唬弄附庸風雅的群氓。蘇東坡也曾說過:「書法,備於正書,溢而為行草。未能正書而能行草,猶未能莊語而輒放言,無足道也。真生行,行生草,真如立,行如行,草如走。未有未能立而能行,未能行而能走者也。」   在書法的長河中啟程,我只是一葉小舟。學書一甲子,卻也有些體會,至少可以解纜放帆,在波濤之中弄潮,駕扁舟以遨遊,看岸邊風景,寒波澹澹起,白鳥悠悠下。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中文及歷史系客座教授。)

更多

變色時代 (黎紫書)

  飛行二十多個小時,到了美國明尼蘇達,長長的一覺睡醒過來,方覺得斗轉星移,像是世界傾斜,生活的重心被盤過來。隔着十三個小時的時差,家鄉的人與事想着便覺得遙遠,遠得不可企及。  儘管已經許多年不再每日閱報,也極少看電視,但只要登上網際網絡,這世上的所有資訊仍然會排山倒海地湧來。這陣子上臉書,首先被許多書友罩了一層彩虹色譜的頭像奪目,不得不去追查,才知道原來是我目前所在的這個國家,剛剛由最高法院裁決全國各州同性婚姻的合法。臉書上的彩虹旗幟紛紛飄揚,我在馬來西亞的台灣的香港的眾多朋友「聞之色變」,大家都把虹旗罩在頭像上。  我對這時代的這種宣示立場的方式已經很熟悉了。它那麼簡便,總是在一夜之間,人們的頭像忽然都黑漆漆一片,有一陣子是黃澄澄的,如今是彩虹,反正每一種顏色都有一種類似熒光筆的作用,都在標記、強調、提醒。一種色相是一種將個人放入到集體中的立場,像台灣的綠和藍,人們都藉着這種或那種顏色向世界大聲且驕傲地表態——我(們)支持XX!  接下來,總是不出所料地,人們會美其名曰「辯論」地爭吵起來。支持與不支持的,變了色的和不變色的,兩邊多堅持一些粗陋或甚至殘缺的論點與邏輯,愈吵愈兇愈是惡言相向,言論的激素愈來愈多,養份愈來愈少,再後來不外乎互刪留言,然後幼稚地互刪好友(且以先下手者為強),以示不屑與斷絕。  誰說的呢?真理愈辯愈明?我卻是從未在這些「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非此即彼的罵戰中得到過閃光的真理,也沒曾見過有誰在爭辯中折服。相反的,我總是在其中看到成見、蒙昧、愚頑。如此糾眾結黨拉大隊進行語言格鬥,最終「道隱於小成,言隱於榮華」,思想毫無交集,卻是誰都覺得自己「看清楚對方了」,從此反目,對立愈加鮮明。  我經常覺得,比起以前教育未普及的舊時代,我們這些現代人實在遜透了。這麼多年我們這麼多人讀了那麼多書,卻再出不了幾個像樣的思想家哲學家。這時代滿坑滿谷勇於表達的「知識分子」,看似腦子靈活,言辭犀利,然而在面對稍微複雜的問題的時候,一般總是對焦失準,多精於片面辯護,強悍而斷章取義地截取名家的話或大師的論點來支持自己的愚昧,掩飾自己的貧乏,也放縱自己對思考的懶惰。  所以我對於社交媒體上的表態文化,向來都不感冒,甚至對於那些輕率表態,三不五時因循各種社會運動或風潮而改變頭像色彩的憤青們,一直心存忌諱。我總是怕別人要我對我所認知不深,或其實我並不關心的事情表態。我既不想虛與委蛇,對自己不忠,當一個不誠實的人,亦不願意為自己的「漠然」嚼爛舌根強加辯解。我已過不惑之年,快是個知天命的人了,已明白人存於世,無非各有所執,心有所向,情有所鍾。能善待人足矣,不需要對每個課題都有個態度。  我知道我這麼寫會教人不爽。但沒事,網絡時代就好在(也壞在)翻頁超快,眨個眼,新的運動和課題,挾着新的顏色和旗幟又來了,誰都沒把人說的話留心上。此刻,不管我寫的是什麼,我的立場如何,放在這人事高速運轉和變化的時代裏,終究是說時遲,那時快啊!

更多

興酣畫馬如有神  ——張穆筆下的神駿良駒 (汪亓)

  自明代以降,地處東南的東莞名人輩出。正統年間(一四三六—一四四九)的羅亨信是督鎮西北邊陲的重臣,於國家生死存亡之時,臨危不懼,因抗擊蒙古也先大軍而為人稱頌景仰。明朝末年的袁崇煥經略遼東,抵禦後金,在寧遠、錦州等地屢獲勝績,成為屏障東北的著名政治人物。明初的陳璉曾任南京國子祭酒,後調南京禮部侍郎,文辭典重,詞翰清雅,德高望重,致仕後在莞城建「萬卷堂」,廣儲平生藏書於內,供士子閱讀,以育人為旨。嘉靖年間的學者陳建,以博聞強記、學識淵廣、著述宏富、議論純正名聞其時,所撰史學著作《皇明通紀》、哲學著作《學蔀通辨》立說揚名,影響廣遠。在武將、文臣、名士之外,尚有書家陳嘉言、王猷與畫家張穆、王應華等藝壇名手。

更多

動盪的新疆往事--《木壘河》

  內地動盪的新疆往事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秘史。」作者李健在題記裏寫道。《木壘河》是一個家族的興衰起落的歷史,也是民國年間新疆社會的縮影。小說以木壘河縣為背景,用細膩的筆調描寫了汪家和魏家的愛恨情仇,真實地呈現了動盪時代家國變遷的命運。書中以木壘河縣以小見大,描繪出新疆在民國時期時代更迭的歷史進程,在現代新疆的三位地方統治者楊增新、金樹仁和盛世才的新舊交替下,一幕幕戲劇化的情節不斷上演:逼婚、剿匪、遭閹割、佔弟媳、戰火劫難、蝗災饑荒,直到解放軍進軍新疆,和平解放為止,《木壘河》以史詩視角重現一部厚重和沉鬱的新疆往事。  (香港 林浩賢)

更多

官辦「香港節」事倍功半 (沈旭暉)

  根據《基本法》,香港特區沒有外交權力,但擁有「涉外關係」功能,令香港有條件通過經濟、文化等層面的涉外互動,宣傳香港形象,以輸出香港軟實力。香港特區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轄下的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經貿辦)被不少國家視為「實質上的香港領事館」,雖然這稱號不為北京所喜,但香港駐外官員確實享有不少正常國家外交人員才享有的權限,也承擔了頗為進取的對外宣傳功能。近年香港駐外官員開始懂得政治敏感,宣傳香港之餘,也加強宣傳「一國」,背後的暗箭才有所減少。他們最廣為人知的工作之一,包括在海外各大城市舉辦「香港節」,目的一方面是宣傳香港的文化產業、經貿活動、城市品牌,另一方面是連結離散各地的海外香港移民。  其實以「香港節」這名字舉辦的活動,早在港英殖民管治時期已舉辦過,分別在一九六九、一九七一和一九七三年出現。一九六九年首次舉辦時,標榜「向本地人介紹香港文化和價值,以建立『香港人』身份認同」,時值六七暴動過後,也有穩定香港社會、營造歌舞昇平景氣的目的。當時香港節的活動包括嘉年華會、時裝表演、環島競步和「香港節小姐」選美比賽等,回想當時社會風氣簡樸,這些活動算頗為突破。而港英「香港節」的設計,客觀上是一種折衷的妥協:殖民政府擔心香港人會繼續受「六七」一類中國民族主義影響,但又擔心一旦強化英國認同,會激起港人爭取居英權,唯有釋放「第三種忠誠」,開始正面宣傳香港身份認同,並被不少今天的「本土派」追溯為思潮的源頭之一。  當然,殖民時期的三屆香港節都是「內向型」,現今經貿辦的則是「外向型」,兩者有根本不同。香港節由經貿辦統籌,最大任務自然離不開與海外商家建立合作關係,並加強跟當地政府的網絡。香港節至今均在國際經濟重鎮或港商聚集地舉辦,例如英國倫敦、紐西蘭奧克蘭和威靈頓等。二○○二年於倫敦舉行的香港節是排場較大的一次,時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親自到倫敦主持午餐會,並邀得多名英國政要如前首相戴卓爾夫人到場,英國安德魯王子和時任首相貝理雅亦有為香港節寫賀詞。而今年六月在多倫多舉行的「邁向亞洲,首選香港」推廣活動,甚至由特首梁振英親自出席。除了在海外舉辦,駐內地經貿辦亦有負責相關活動,例如今年六月,駐成都經貿辦於當地籌辦音樂會、電影節等,辦事處主任劉錦泉當日指,陝西產業以科技、工業為主,香港則着重服務行業,兩地有很強的互補性。對拓展軟實力有局限  香港節的另一重點,理論上是把香港文化產業推廣開去。例如二○一二年十月,駐新加坡經貿辦在星洲舉行為期一個月的香港節,重點項目包括美酒佳餚,以宣傳香港「美食之都」的形象,亦有香港文化人榮念曾與日本話劇大師佐藤信聯合導演《靈戲》。二○一四年六月,駐美國經貿辦於波士頓美術館放映香港電影《激戰》,作為香港節主題活動,及後又於麻省舉辦龍舟比賽。麻省首位華裔州議員陳德基在活動上發言,指自己的父母均是香港移民,並強調「香港對美國的經貿發展亦十分重要」,這種聯繫,正是香港政府希望宣傳的。然而,從拓展軟實力的角度而言,香港節的職能始終有所局限。香港節官方主導的色彩濃厚,民間難以參與,相關活動的思維頗具官僚味道,而未能滲入民間層面,一般海外人士對香港的印象,並未有明顯改善。雖然香港節宣傳的華洋共處、中西交匯等陳腔濫調,確是香港開埠以來的傳統,但少有觸及回歸後興起的本土藝術作品,而後者不少是「政治不正確」的。研究軟實力的法國學者Frédéric Martel指出,軟實力是由民間自發建立,而非由政府推動;然而從韓國近年軟實力大幅拓展的成功可見,政府的促進功能,亦是無可取代。問題是香港政府的宣傳方法,究竟能幫助香港文化「走出去」多少,業界人士當然心裏有數。新加坡節與身份認同  多年來被視為香港主要競爭對手的新加坡,亦有舉辦類似香港節的「新加坡節」,目的同樣是要向外推廣自身軟實力和打造國際大都會形象。新加坡節的形式亦跟香港節大同小異,同樣是以電影、美食、歌舞、設計等藝術為主打,再加上一系列跟當地商人的講座和座談會。新加坡節似乎規模更大,首屆於二○○五年在倫敦舉行,二○○七年在北京和上海舉辦第二屆,投入的資金升了約六成,耗資一千五百萬人民幣、動用了十四個政府部門,新加坡政府亦多次為活動召開新聞發布會造勢,不會像香港節那樣,少有本土香港人知道。  不過資源的投放,並非新加坡節和香港節的最大差別。有一個議題是香港和新加坡永不能比較的,就是身份認同問題。筆者曾聽不少新加坡政府的朋友談及新加坡節,都說重點其實是提醒旅居各地的新加坡人不要忘掉祖國,無論他們在讀書也好、做生意也好,乃至已入籍其他國家也好,都歡迎他們回新加坡效力。所以在新加坡節,會安排最好的新加坡廚師預備頂級新加坡美食,讓他們回味家鄉。但移居海外的香港人,不少都是因為逃避九七回歸而走,近年海外港人後代、海外香港學生等,更是反國教運動、雨傘運動等的堅定支持者。假如香港節只是宣傳官方那一套,對他們而言,自然毫無吸引力。筆者有海外香港朋友曾獲邀到「邁向亞洲,首選香港」演出,他說十分抗拒與出席的特首合照,也不敢給朋友知道,而同樣情況,基本上不可能在新加坡節出現。假如因為特區政府的內部認受問題,令香港對外宣傳的能力也打了折扣,實在教人惋惜。  (作者是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全球研究課程主任、國際事務研究中心聯席主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