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聯諸君多來自新亞同門──〈香港與新亞書院〉之七 (余英時)

最後我要介紹更重要的《祖國周刊》。但由於《祖國周刊》是友聯出版集團的一個單位,我必須從整個集團談起,才能將它的背景交代清楚。這便非立專節不可。「友聯」是一群青年朋友們在政治和文化領域中的一個聯合組織,其名稱即取義於此。這一群朋友的年齡在二十四、五至三十一、二之間,而且多是一九四九年前的大學畢業生。他們在追求民主自由的秩序方面,完全志同道合,是當時第三勢力中一股最引人注目的新興力量。友聯最早的共同發

更多

特輯:「特金會」後的世界大局

相信半年前無人想像得到,美國總統會跟朝鮮領導人掛着笑臉單獨會談。兩人在鏡頭前的一握,標誌着維持了多年的東亞甚至世界局勢的轉變。世界真的不再受到朝鮮核威脅嗎?美國真的部署退出東亞嗎?而在朝鮮背後一直擔當重要角色的中國,今後跟朝鮮的關係會發生變化嗎?中國在東亞的影響力會因為美國的退出而增加嗎?本期特輯,多角度探討「特金會」後的世界大局。馬玲從中國角度出發,認為美朝會談不會令中國變成局外人,因為金正恩還

更多

特輯:美朝握手了,中國還有什麼用? (馬 玲)

當特朗普和金正恩歷史性握手、會晤並共同簽署協議時,中國雖然不在顯性的世界聚焦現場,然其隱性的某種角色作用卻不可視而不見。六月十二日在新加坡舉行的「特金會」結束,特朗普和金正恩共同簽署了一份協議,雙方主要承諾了四點:一、美國和朝鮮將致力於建立全新的朝美關係,以滿足兩國人民對於和平與美好生活的嚮往。二、美國和朝鮮將共同努力建設一個能令朝鮮半島保持持久穩定與和平的機制。三、朝方再次確認二○一八年四月二十

更多

特輯:朝鮮半島局勢有何改變? (鍾樂偉)

踏入二○一八年以後,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擺脫掌管平壤政權六年多以來的常態,先於年初的新年講話上,向當時新近上任不足一年的韓國總統文在寅伸出和解之手,表示願意在未來日子就改善朝鮮半島關係踏出友善的一步。首個重要舉措,自然是因應年初平昌冬奧契機,金正恩先派出龐大的朝鮮選手團與文藝表演團參加,後來也透過其妹妹金與正親身到訪首爾,與韓國總統文在寅直接會面,拉近兩國的信任。到了四月底,兩韓正式踏進近十年來難

更多

特輯:新加坡峰會,誰是贏家? (丁 果)

六月十二日,一波三折的特朗普金正恩高峰會在新加坡舉行,全球二千五百名媒體記者見證這場重要卻又充滿戲劇性的歷史峰會。七十二歲的特朗普「對決」三十四歲的金正恩,這兩個曾經隔空對罵為「精神錯亂的美國老糊塗」(mentally deranged U.S. dotard)和「小火箭人」(Rocket Man),在八個月前曾經把東亞推到一場戰爭甚至是核戰爭的邊緣,讓世界緊張得冒汗,如今卻「一笑泯恩仇」,通過不

更多

特輯:美國人看「特金會」 (堅 妮)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的會談像是唱京戲,開頭來幾段悶簾導板,演員未上場,聲音從幕後唱上來,同時有中國社交媒體無數的分析和叫板。我也被問及,你們美國那邊一定很熱鬧吧?這可是件大事情。自從特朗普上台,美國這邊就天天熱鬧,從來沒有寂靜過。特朗普是美國歷史上最愛搞事的總統,從早上起床到晚上入睡前都在發推特,三天兩頭就有新花樣出籠。如果說這次與金正恩的會面新聞有什麼特別,就特別在他剛剛宣布

更多

特輯:劉以鬯的文學人生

香港著名小說家、報人劉以鬯先生六月八日於香港東區醫院過世,享年九十九歲。先生生前著作等身,中短篇小說、微小說、詩體小說、故事新編皆精妙。最著名的必然是激發香港導演王家衛拍攝電影《花樣年華》的《對倒》,以及被譽為「中國第一部意識流小說」的《酒徒》。劉先生一生對編輯、出版充滿熱誠;創作上秉持、追尋創新精神與嘗試的勇氣,對香港實驗性文學、編輯出版工作都作出了莫大的貢獻。為對劉先生作緬懷,本特輯邀請了與劉

更多

特輯:﹝附錄﹞談文學人生──劉以鬯近年最詳盡的專訪 (陳志明)

本文是筆者於二○一五年九月十八日在香港劉先生家中對他所做的獨家專訪,同時也可能是劉先生最後一次接受如此詳盡的單對單的訪問。在訪談中,他提到自己對文學的看法。他主張文學創作要有試驗和實踐,文學作品必須具備藝術性。文學作品不應單以表現外在世界為滿意,更應表現內心世界的衝突。他還說他正在編輯自己的全集,一生中六七千萬字的創作,減去那些文學價值不高、娛樂讀者的小說不收,留下來的只有三百萬字,僅是全部創作量

更多

特輯:劉以鬯生平

1918年 12月7日生於上海,原名為劉同繹,字昌年。原籍浙江鎮海。  1918年 12月7日生於上海,原名為劉同繹,字昌年。原籍浙江鎮海。  1936年 正式開始寫作,發表首篇短篇小說〈流亡的安娜.芙洛斯基〉,刊於《人生畫報》。 1941年 畢業於上海聖約翰大學。 1942年 抵達重慶,擔任抗戰報紙《國民公報》副刊編輯。 1944年 擔任《掃蕩報》副刊編輯。 1945年 寫作小說〈地下戀〉,發表

更多

特輯:劉以鬯書信與評論集──香港文壇前輩的筆耕歲月 (鄭政恆)

劉以鬯先生在六月八日離世,哀悼之辭不勝枚舉,相關討論紛至沓來,在此我試一試另闢蹊徑,談談劉以鬯的書信。過去多年,香港文學界甚少出版書信結集,最近兩三年,卻有馬輝洪編輯的《舒巷城書信集》(其中有舒巷城致劉以鬯的信四封)和高林編的《羅孚友朋書札輯》,而陳智德編輯的《香港文學大系一九一九至一九四九:文學史料卷》,也有書信與日記一輯,可見香港作家的書信集錄,正是方興未艾。 劉以鬯和夏志清的交往劉以鬯除了是

更多

特輯:回看劉以鬯──文學中的電影故事 (黃勁輝)

劉以鬯先生逝世,宣示香港文學巨星殞落,張愛玲、徐訏、葉靈鳳等一脈的海派南來文人之曲,將近終結了(一九三三年出生的馬朗,幾乎是現時碩果僅存的南來作家之一,據聞身不在香港)。回首劉以鬯百年人生,很多人只注意到他的代表作《酒徒》是學術界推崇的華文首部意識流長篇小說,又或是他扶持香港戰後第一代至今,幾代文學家的貢獻。但是較少人注意的是,劉以鬯其實是一位超然於政治的藝術家。據廣州學者許翼心教授透露,曾有人提

更多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懂文化嗎? (潘耀明)

劉以鬯先生逝世,香港文壇又痛失一位地標式的人物,令人扼腕喟歎不已。多年前,我在韓國外語大學舉辦的「香港文學」講座,曾說過劉以鬯與金庸是香港文學的兩翼,是香港文壇兩支獵獵飄揚的旗幟。那個年代,香港文壇有「流行文學」和「嚴肅文學」之爭。有人把金庸的武俠小說劃歸「流行文學」,把劉以鬯的作品納入「嚴肅文學」並加以月旦。我表示,「流行文學」和「嚴肅文學」是觀念的問題,觀念是會轉變的。中國四大經典小說,在過去

更多

堅持和包容 (王亞蓉)

六十年前,中國沒有人知道紡織考古;五十年前,沒有人知道沈從文對中國服飾文化所做的貢獻;四十年前,世界上沒人見過二千多年前色彩鮮活、圖案優雅的中國紡織文物實證;三十多年前,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開創了應用實驗考古學方法研究紡織文物之先河,使紡織考古學科得以完善;二十多年前,中國紡織服飾研究、中國紡織考古發掘的兩位開拓者(沈從文及其得力助手王㐨)相繼離世;十多年前,開始培養組建紡織考古發掘、保護、研

更多

改革開放整整四十年了 (曹景行)

一晃就是四十年,這句話或許只有親歷過中國改革開放全過程的人,才會有最深切的體會。有個印象永遠不會消退,那是在初冬的上海復旦大學校園裏。當時我們都知道中央高層正在北京開一個重要會議,還聽說兩派意見交鋒激烈。北京的「西單民主牆」每天都貼出許多新大字報,小道消息更是漫天紛傳,但沒人確切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又會再發生什麼。有短波收音機的同學乾脆在被窩裏收聽《美國之音》中文廣播,中國官方那時已停止干擾。記得

更多

中美貿易戰前後 (曾淵滄)

今年在加拿大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G7),首次出現不歡而散的結果,美國總統特朗普更是提早離開,飛到新加坡去會金正恩。在特朗普離場之後,G7發表了支持自由貿易的聯合公報,豈料特朗普竟然在新加坡公開說不承認這份聯合公報,拒絕簽署。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社交網頁上載一張相片,相片中特朗普坐在椅子上,面對G7的其他六國領導人圍着他在「吵架」,而特朗普的神情則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慨。難怪會議上的第一天,傳媒已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