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才剛開始:專訪陳丹青談木心美術館 (周婉京 訪問、陳丹青 筆答)

周婉京(以下簡稱「周」):木心先生不像貝聿銘,不像陳逸飛,他似乎從未刻意融入某個華人藝術家圈子,也沒有建立或鞏固起自己的藝術權力。相反,他對世界文學有很深刻、內斂、自省式的了解,但他同時對所謂包容的美國社會卻也保持一種無奈又清醒的距離。您是如何看待木心旅美時的處境?與他的交往對您旅居紐約的階段有什麼影響?陳丹青(以下簡稱「陳」):是的,木心很清醒,但未必「無奈」。「無奈」的意思是,他試圖「有奈」,

更多

木心與故居紀念館簡介

木心先生(一九二七—二○一一),畫家、文學家、詩人,原名孫璞,字玉山,又名孫仰中,成年後,以「木心」為筆名。一九二七年二月十四日,孫璞出生在浙江烏鎮東柵欄杆橋,五歲時,舉家遷入東柵財神灣一八六號,舊稱孫家花園。孫璞在這裏度過了童年與少年,曾就讀本鎮私塾與植材小學。抗戰爆發後,一度避居嘉興,一九四三年,十六歲的木心離開烏鎮前往杭州,兩年後轉赴上海藝專求學。一九五○年,木心的母親被迫交出祖產,前往上海

更多

一部美如古蕃錦的《花間集》 (張曉風)

我和中國大陸某出版社為了選擇書名,在email上吵了兩個月,我要醇雅,他們要「市場」、要「小資」。吵到後來總算得其善終,我們有了一個雙方都在筋疲力竭之後彼此同意的交集點。我要說的是,雅俗或者可以共生,而其實,我的靈感是從一本一千年前的書上得來的,那本書叫──《花間集》。我一度為那本書十分迷,在大三那年。那本書可謂是十分古雅又十分俗艷,我迷它大約迷了十年。近年來有一組奇異的電影系列,叫做「他們在島

更多

假如傅雷活在今天 (金聖華)

連日來忙於審校《傅雷家書》的英譯稿,不免又把這本當年是「暢銷書」,如今是「長銷書」的書信集,再從頭好好細看一遍。都說好書不厭百回看,友儕之間也不乏競比閱讀《紅樓夢》次數多少的文人雅士。的確,耐看的書,不同時期不同年齡翻閱起來,必有嶄新的體會和心得。《傅雷家書》自一九八一年面世至今,一共出版了十五個版本,其中當以二○一四年江蘇文藝出版社發行的《傅雷家書全編》最為齊全。這本厚達八百頁的大書,不但收錄了

更多

常州大麻糕 (鄭培凱)

到常州考察非物質文化遺產,當地的負責人老季說,一定要品嘗常州小吃,而小吃當中最有特色的就是大麻糕,其中浸潤了常州地方的市井文化,是地地道道的非物質文化傳承,已經名列江蘇省非遺名錄了。於是,晚宴之後,他就三令五申,告訴我們這批來自世界各地的考察團隊,明天早上千萬不要在酒店吃早飯,八點半他安排巴士,帶我們去品嘗常州小吃。來自美國與加拿大的民俗學家沒聽懂,頻頻回頭問我,明天早上不吃早飯?酒店不供應早餐?

更多

花樹深情 (林青霞)

聖華文章寫道:「曾經,樹有千千花,心有千千結;如今,樹有千千花,人有千千福!」聖華過盡千帆,能夠有此領悟,必定是有福之人。時光悠悠,不知不覺聖華和我相知相交竟已超過了十年,回想這一路走來,互相扶持着度過雙方父母離世的苦痛,同時也攜手走出陰霾,對自己目前所擁有的一切懷有感恩的心。 見她的第一面,一身酒紅色套裝,輕盈優雅地走入我家大廳,彷彿就在昨天。當年她應該是我這個年齡。她帶了幾本翻譯小說來家裏,教

更多

城市的溫度 (徐榮昌)

二○一五年七月底,趁北美的溫度還沒有下降,我陪同香華老師應約到多倫多一間眼鏡公司,配戴一種二○一三年才研發成功的科技眼鏡。緣起於兩個月前的一天,我在電腦新聞裏看到一則報道:「一位視力僅剩零點零零一、幾近全盲的產婦,在生下小孩之後,她的姊妹聽說某眼鏡公司最新研發成功上市的眼鏡,可以讓最微弱的視力得以『看見』……」十年來香華老師的眼睛因為黃斑部病變,視力持續退化到剩下零點零一。我想,理應很適合配戴這款

更多

飛入尋常百姓家的美食 (李昂)

我常常被問,怎麼有這麼多的時間,全世界性的吃美食和旅遊,我的回答其實很簡單:很多人有比我優異很多的條件,可是不見得會把人生的重點放在此。所以,能不能,要先有心,此其一。再者,善於利用機會,創造出可行性,此其二。我最喜歡做的是「搭順風車」。比如最近很高興聽到在美國出版的小說《迷園》英文版,有機會被提名參獎。得不得獎,當然很重要,這還是大好機會,到紐約打書,並事先作好規劃順道去吃美食(一定要事先安排,

更多

別具慧眼的周星馳 (劉天賜)

二○○六年認識了一位替周星馳工作的編劇,名叫馮志強,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聽他憶述,他曾替周星馳「度橋」(構思笑點位),但周君指示戲份不要「度」給他,要他「度」給其他角色。嘩!聽後,我對周君另眼相看了!絕大部分自編自導自演的行尊,都注重自己的「首本戲」及其可做到的功架,如表情、動作、內心戲,為最重要的賣點。很簡單,香港的自編自導自演者,皆認為製作中最具價值的,乃是自身的演出。而一般而言,片商、院商對

更多

橫水渡:又一章 (鍾華楠文、馬星原圖)

鄉間小河水淺而無橋,船夫用竹竿撐小艇載客往來兩岸,名為「橫水渡」。香港有類近者稱之為「街渡」。話說一橫水渡幾乎滿座,尚餘一空位,坐滿即可開船。等了半個時辰,突然來了三人,三人爭上。一個是雄赳赳的武夫,一個是文縐縐的書生,另一個是年紀老邁的村婦。雄赳赳的武夫曰:「本人不欺文弱書生、年老婦人,故不武鬥,文鬥如何?」書生曰:「正合吾意。」二人望老婦。老婦曰:「少數服從多數。」武夫率先吟道: 箭嘴尖尖,

更多

從音樂記譜法看「繁簡之爭」 (邵頌雄)

香港能仁專上學院副校長(學術)暨文學院院長及中文系主任、香港大學中文學院榮譽教授近年來,香港對繁體字與簡化字之爭,似有愈演愈烈之勢。一些人愈來愈不容忍在公共場合使用簡體字。社會磨擦,也隨這類爭論而變得更為熾熱。然而,當爭論淪為對既定立場的竭力維護,便無可避免地趨向非理性的意氣之爭。筆者無力為此降溫,卻試圖退一大步,先把音樂記譜法看成一種語言,由此再探討簡化記譜與標準記譜能否共存並立,循這種抽離

更多

池田大作與王蒙對談:關於小說《青春萬歲》(一)

池田大作名譽會長:日本文豪島崎藤村的書是我從年輕時就愛讀的,把它當作精神食糧。他說過:「我們的一生取決於早期的出發點。在心地溫柔、多愁善感的青春時代,一旦作出決定就左右了我們的一生。」聽說王蒙先生創作活動的出發點是,小學時寫的長作文受恩師華霞菱老師表揚,受到了很大鼓勵。後來王蒙先生成為中國作家的代表,並發表了《華老師,你在哪兒?》一文,其後在擔任文化部長的時候特地與華老師相會。這正是「不忘恩師」之

更多

伊斯蘭恐襲與歐洲文化幼稚夢 (陳彥)

繼二○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巴黎慘案之後,恐怖分子又於今年三月二十二日襲擊了歐盟總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伊斯蘭恐怖威脅的陰影成為歐洲人揮之不去的夢魘。面對恐怖襲擊,歐洲各國一方面上下動員,從治安、政治、財經等層面尋找反恐良策;另一方面,意識形態、宗教、文化等層面的反思也日益深入。今年以來,兩個與伊斯蘭有關的事件引發了廣泛的討論:一是二○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發生於德國科隆等城的穆斯林移民性侵案,二是三

更多

真正的教育和真正的修養:訪閔福德教授 (潘耀明、陳 芳訪問、唐吉 記錄整理)

理雅各(James Legge,一八一五—一八九七)、翟理斯(Herbert Giles,一八四五—一九三五)、亞瑟.偉利(Arthur Waley,一八八九—一九六六)和霍克思(David Hawkes,一九二三—二○○九)是英國十九、二十世紀最著名的漢學家和翻譯大師,翻譯了大量中國重要經典和文學作品,影響深遠。閔福德特地為莘莘學子開課,介紹上述四位大師。四位大師的性情、志向、發展或各有不同,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