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胡曉明)

我的父親胡法光先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亦是我的良師益友,他的教誨讓我一生受用。他常教導我要做一個好的聆聽者,因為多聽別人的話,自己肯定受益,講者也會感受到被尊重。反過來說,言多必失。他也教導我要「待人以誠」,若能真心待人,別人也必會真誠回報,最後大家都是贏家。至於在管理方面,他教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並關愛每一位同事。除了協助他們解決工作上的困難,也鼓勵他們多參加工餘的康樂和義工活動,回饋社

更多

堅持夢想 (陸士清)

原來我在中國人民銀行工作,因熱愛文學而放棄了財經崗位,考入復旦大學中文系,畢業後留校執教。因議論過林彪,文革中我被打成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的「三反」分子。當時我想,還不至於真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如林彪當政,被發配去工廠農村倒有可能。工廠農村也是天地,沒有什麼可怕的。環境可以改變,夢想卻要堅持。積累生活經驗,走創作的道路。當時我是這麼打算的,雖未實現,但它卻是我勇於面對現實的內心的定海神針

更多

得字的妙用 (方梓勳)

漢語的「得」字有很多妙用,根據字典的說法,「得」屬會意,金文字形,右邊是「貝」加「手」,左邊是「彳」,表示行有所得,手裏拿着財貨,自然是有所得。「得」大部分都是積極的意思,例如:可以、滿意、實現、完成、獲取、適合、必須。我做人以至待人接物也很喜歡這個「得」字,有兩句話,就是:「過得人,過得自己」,以及「放不下,也得放下。」這樣的人生哲學,才可以得到快樂。你最精明,我最笨拙,得了。控制狂、小心眼、鑽

更多

理得心安 (潘燊昌)

人生有挫折,有成功。除了運氣,如果我們懂得一些風險管理的哲理與技巧,可以幫助我們增加成功的機會,並泰然面對挫折,重拾信心。做一件事情之前,先預計會影響成敗的風險。這些風險中,又要考慮哪些可以控制,哪些不可控制。風險可控制,計劃就比較可行。風險不可控制,就要看最壞的後果可否接受;如果可以接受,計劃就仍然可行。可以控制的風險,不必擔心;不可控制的風險,擔心也沒用。結論是:永遠不用擔心。無論面對什麼風險

更多

高峰經驗 (文潔華)

人生裏的高峰經驗,遇上了便不枉此生;唯有關經驗,可遇不可求。心理學家談人生的五層需要,最高層的便是高峰經驗;主要是宗教,但其實還包括美感經驗與愛情。宗教共享上帝與道,但美感經驗與愛情,對象千差萬別。別人嫌棄或狠狠批評的,也會有人鍾情一生。最怕聽見有人幽幽的說:「原來我一生未曾深愛過。」美感經驗與愛情,放眼凝望,電光火石,靈魂就此投誠,轉過來連自己的存在也動搖了。不論外面的環境有多惡劣,道路險阻漫長

更多

認知障礙 (蔡錫昌)

老人坐在那裏,手上拿着玩具,口中呀呀的唱着一些歌。沒人聽懂這些是什麼歌,可能是老人從兒時的記憶中抽取、拼湊出來的。聽到我的腳步聲,看到我的身影,老人猛然回頭對我凝視,不算有很大的敵意,只是一些不安和不信任,也有一種茫然,因為有一個「陌生人」闖進了他的世界。老人的親人說:「這已經是不錯的表現:老人沒有大叫大喊。」「聽說有一段時期老人很暴力,打門、踢人……」「那是他害怕的表現。」「現在不暴力了,豈不是

更多

香港問題「漁」見 (鍾普洋)

我大學主修漁業管理,學到的第一個原則是責己不責魚:魚塘裏的魚成群反肚,問題在魚塘和魚塘的管理,不在魚。對於莊子和惠施這兩位橋上過客,水中魚的樂與不樂是個哲學話題;換了是管理濠水的官吏,這可是責任問題。香港社會近來的爭拗,令我聯想到莊子與惠施著名的「魚之樂」的辯論。我想的不是哲學或科學方法,而是立場和責任的問題。觀之他們責罵激進學生和年輕人的言論,香港不少有份「管塘」的領導,似乎都自以為只是橋上的過

更多

人定勝天? (曾淵滄)

某一年,某一天,我到西藏旅行,布達拉宮自然是不可或缺的景點。布達拉宮的宏偉是許許多多沒到過的人都感覺得到的,網上有大量展示布達拉宮的照片。但是,當我站在布達拉宮前的廣場上,望着這座宮殿時,我腦中閃出來的印象是「人定勝天」的問號,我眼中看到的是更宏偉的天,布達拉宮只是白雲藍天下一個小建築物。於是我舉起照相機,拍下一張畫面有八成是藍天白雲的天空,布達拉宮只是畫面最下端的一小部分的照片。「人定勝天」曾經

更多

跳船原來可放歌 (劉瀾昌)

二月四日,我跳船了。以「10A」①離開了工作了十七年的亞洲電視。剎那間,我有些徬徨,我有些迷惘,我有些自責。
一年之前,亞視也在過年前四處「撲水」出糧。亞視管理層開記者會,我信誓旦旦:船長沉船是最後一個離船,我應有船長的精神不會中途跳船。我豈不是食言?

更多

零點 (蔣述卓)

一個盛夏的早晨,我們來到廣西邊陲的一個邊防站,那裏有一個景點,是廣西也是西南沿邊公路的起點。一個灰白色的圓球上,除了標明沿邊公路的路線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球面上雕刻出的兩個楷體字:「零點」。 站在這裏,你會想像到沿邊公路的綿長與崎嶇,聯想到此地作為邊關的重要與險要,而深一層的感悟,則是我們每一個人,在人生的道路上都應該有面臨「零點」的危機意識和遠大思維。我們不能滿足於過去,無論過去如何輝煌過、成

更多

芝士撻 (李偉民)

銅鑼灣某商場內。 八十歲婆婆問創新食品「芝士撻」的店員:「什麼是芝士撻?有沒有奶油,我年紀大,可以吃嗎?如何製造的?」 年輕店員白眼,冷冷地說:「芝士撻是芝士造」。婆婆失望,點點頭,離開。 好奇、不恥下問、認真查究,是人類思想行為進步的動力,人格和智慧也來自每天的「為什麼」,婆婆對身邊事情的查究,不是好事嗎?神氣揚揚的售貨員才是可憐蟲。 在今天的香港,像婆婆的人,一天比一天少,大家都自滿自負,發生

更多

身教 (殘 雪)

身 教我們姊妹是伴隨着父親的勞教生活而逐漸懂事起來的。家庭一下子陷入困境,吃的、用的、燒的全沒有。父親和外婆帶領全家在屋前屋後開墾了很多菜地,可是那些蔬菜因為缺肥長得不好。忙完之後,父親只要一有時間就坐在書桌前,就着那盞從報社帶過來的舊枱燈讀書。五六歲的我當然不知道他讀的是什麼?但這耳濡目染的身教,使敏感的小女孩記住了:世界上有種最快樂、最令人充實的生命,她可以在最為簡陋、非常惡劣的物質環境裏頭進行,還可以給人帶來巨大的生活勇氣。

更多

微末之力 (鄺龑子)

微末之力舊學生兩年前畢業後,一直受到精神困擾。她品學兼優,文武雙全,有無私的理想和牢固的信仰。人生求道,現實無理。人生執着,現實消磨。原則性和正義感,成為侵蝕精神的緣由。紅塵劫海中,沒有肉身能隻手回天。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佛陀只能保證自己涅槃。但縱使個人微末,豈能否定微末的作用,撤銷固有的微末價值?生命歷程由修身開始,從微末的個體推己及人。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不必標舉救贖而盡心匡扶。學生仍在開解的曲折中。

更多

杏子樹 (尤 今)

杏子樹土耳其這家民宿的庭院裏,娉娉婷婷地立着一棵杏子樹。瘦瘦的枝椏上,鋪天蓋地的綴滿了層層疊疊的白花,一簇簇、一串串,沸沸揚揚地開得熱熱烈烈,像頑皮的雲絮玩得盡興而失足掉落在樹上,一團團沉甸甸的,我從來不曾見過如此豐厚如此潔亮而又如斯瘋狂如斯放肆的白色,不由得看得癡了。問經營民宿那女子:「這杏子樹,一年只開一次花嗎?」她聳聳肩,漠然應道:「不知道,一直都是我老爸照顧的。」 我又問:「花期多久?」她神情更冷淡了:「我沒注意啦!」 大美近在身邊,居然麻木如斯。眼中無它,心中也無它。杏子樹呢,不在意。它兀自努力、兀自開花。花開之後,沒人瞅它,它便和陽光快樂地戲耍。繽紛的花信過後,滿樹肥碩的杏子,便是它閃亮的語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