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科幻小說的黃金故事

特輯:科幻小說的黃金故事 倪 匡、劉慈欣、韓 松、鄭政恆   「科幻的繁榮需要更具世界性的舞台。」這是本刊訪問「中國科幻四大天王」之一的韓松時,他說的一句話。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從前的香港有倪匡,現在的香港沒有人比得上倪匡。 今年香港書展的主題為「從香港閱讀世界—疑真疑幻.幻夢成真」,本刊亦籌備了一個科幻小說特輯,除了韓松,亦訪問了香港科幻小說第一人倪匡,以及同是「中國科幻四大天王」之

更多

特輯:華文科幻小說史(鄭政恆)

若要說華文科幻小說,必先由晚清說起。 晚清科幻奇譚學術界對於晚清科幻小說的研究,以王德威的《被壓抑的現代性─晚清小說新論》(Fin-de-Siècle Splendor: Repressed Modernities of Late Qing Fiction, 1848-1911,宋偉杰譯)中「淆亂的視野─科幻奇譚」(Confused Horizons: Science Fantasy)一章,為重要

更多

特輯:「我寫的不是科幻小說!」──專訪倪匡(潘耀明 訪問、羅 旭 整理)

金庸曾讚倪匡:「無窮的宇宙,無盡的時空,無限的可能,與無常的人生之間的永恆矛盾,從這顆腦袋中編織出來。」蔡瀾評價倪匡是「天下最古靈精怪的人。也許是外星人。」回顧寫作生涯,他笑談曾撰書幾千萬字,其中「衛斯理系列」就有一百四十五本。然而,這位塑造一代人對科幻小說的第一印象的開山鼻祖,卻堅稱自己所寫從來不是「科幻小說」。二○一九年六月四日,筆者跟隨《明報月刊》潘耀明總編輯前去倪匡家中拜訪,終於見到傳說中

更多

特輯:「中美之爭是科幻之爭」──專訪科幻小說家韓松(吟 光)

日 期:二○一九年五月二十六日、六月七日地 點:北京「另一顆星球」科幻大會、電話訪問人 物:韓 松、吟 光 「中美之爭歸根究底是科幻之爭!」這是韓松訪問中的驚人之語。韓松將於今年七月現身香港書展。除了是著名科幻作家、以對現實和傳統的批判著稱、被列為中國科幻「四大天王」之一,韓松還有另一重身份:現任新華社對外新聞編輯部副主任—也就是說,所有最新中美消息都要經由他手發布,處理中外關係是他的專長。如今中

更多

特輯:我感興趣是「科幻」,不是「科幻文學」──訪問《流浪地球》作者劉慈欣(吟 光)

日 期:二○一九年五月二十六日地 點:北京「另一顆星球」科幻大會人 物:劉慈欣、吟 光 「如今科幻風靡大陸,但對香港讀者還是新的領域,請問您怎麼看?」今年五月在北京「另一顆星球」科幻大會上,筆者拋出這樣的問題,沒想到打開了劉慈欣的話匣,也打開他的欷歔:「其實華語科幻在香港,不是一個新領域啊! 」 「沒辦法跟倪匡、黃易相比」人稱「大劉」的劉慈欣作品兼備科學硬核知識和人文主義色彩,承襲古典主義科幻寫法

更多

五四特輯之二:中國百年反思

中國百年反思 劉再復、李春陽、袁一丹、余世存/撰 百年過去,為什麼還要紀念五四?本期的作者,都有自己的獨特而新穎的見解。劉再復藉五四守持信念:「我的掙扎與放逐,不是倒退,而是守持,即守持五四啟蒙精神,特別是『人─個體』的獨立精神,尊重個性的自由精神,德先生賽先生取代孔先生的新文化精神。」 李春陽盼望五四能給國人省思:「回顧這一個世紀的中國歷史,民眾從國家政權那裏接受的最大教育,實際上是暴力的有效性

更多

特輯:五四:「文化」還是「武化」(袁一丹)

五四一發生就進入各色傳單、報紙、雜誌中,支持者與反對者經歷的種種突發事件,在這些印刷品層累性的記憶裏,匯聚成一個持續且完整的運動的形象。「五四運動」被數以百萬計印刷出來的語詞塑造成一個紙上的概念,並在需要的時候,上升為一種行動乃至思想的模式。五四為什麼會發生,它的精神是什麼,從中可以得出怎樣的經驗與教訓,這些都變成敵友之間以及同盟內部爭執不休的話題。五四的權威正是在反覆辯難中確立起來的。 五四的合

更多

特輯:我們處於什麼樣的困境中?──五四運動百周年感言(李春陽)

整個二十世紀的百年,由於一九四九年政權的更迭,彷彿一分為二,前五十年與後五十年似乎截然兩樣,教科書所謂「新舊社會兩重天」,但是歷史表象背後的內在脈絡沿襲卻昭昭可察。比如五四運動由北京的大學生發起,是自發的「外爭國權,內懲國賊」政治訴求的集體表達,一二九學生運動雖有所不同,共產黨的領導和組織變成真正的驅動力,但運動學生達成政治目的卻的確是在五四遺產基礎上的發揚。文革肇始,依然學生率先造反,但這回卻是

更多

特輯:百年淬厲電光開──紀念「五四」一百周年(余世存)

五四運動至今百年,知識界對五四的認知也在發生變化。比如很多人曾經把五四和新文化運動混為一談,統稱「五四新文化運動」,甚至以五四代指新文化運動;但狹義的五四運動和新文化運動有差異,時間上有前後。比如新文化運動一般指蔡(元培)陳(獨秀)胡(適)魯(迅)等人主導的運動,但陳子明等人的研究成果卻把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黃(興)納入新文化體系,並視梁啟超等人為現代中國自由主義的第一代代表人物。 五四

更多

特輯:五四的失敗和我的兩次掙扎(劉再復)

五四精神失敗的一百年議論五四,首先必須分清三組概念。第一組是「文化五四」與「政治五四」。一個是發生在一九一五年末,以《新青年》雜誌(一九一五年九月創刊時名為《青年雜誌》,一九一六年出版第二期後更名為《新青年》)為符號的「文化五四」;一個是發生在一九一九年以「火燒趙家樓」為標誌的「政治五四」。前者是廣義的文化運動,以陳獨秀、胡適、周作人、魯迅等為主將。後者是狹義的政治愛國學生運動,以傅斯年、羅家倫、

更多

特輯:「五四」百年祭

特輯:「五四」百年祭 余英時、章立凡、張 鳴、鄭宏泰、尹寶珊、曾瑞明/撰 五四是百年前的事,但也不僅是百年前的事。百年來哪些事件受五四影響,未來中國,無論兩岸四地,五四精神還會發揮什麼作用,這是連續兩期五四特輯希望探討的。 余英時以:「五四:中國近百年來的精神動力」為題,從胡適的「輸入學理」、「整理國故」說起,綜論五四在台灣和中國大陸的影響;章立凡從百年前北大清華的學生運動,反觀今天北大清華的現狀

更多

特輯:五四運動一百年祭(曾瑞明)

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北京數千學生上街遊行示威,反對凡爾賽和會有關山東問題的決議,三十二人被捕。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同情學生,為學生奔走、營救,最後連校長之位也失。學生罷課,其後蔡元培復職,中國代表團亦拒簽巴黎和約。在這脈絡下,五四運動是學生運動、民族主義運動。當然,學生對抗的是當時的北洋政府,也可說是反軍閥運動了。今天再說五四,已不見軍閥,中國也站起來了。但我們不免慨歎見不到蔡元培,只見到學生屢屢因

更多

特輯:「五四」百周年目睹之怪現狀(章立凡)

今年(公曆二○一九)注定是個不讓當局省心的年份,中國將迎來多個歷史紀念日,除了中共建政七十周年、「六四」事件三十周年、達賴喇嘛出走六十周年,還有即將到來的五四運動一百周年。在中美貿易戰和陷於國際社會孤立的大背景下,中共當局面臨的內外形勢十分嚴峻,黨內國內矛盾激化,維穩保政權成為第一要務。這也令原本難以自圓其說的執政理論,演化為意識形態上的精神分裂,出現了種種百年罕見之怪現象。 怪象一:北京大學打壓

更多

特輯:跨越百年的思考:五四運動給香港的啟示(鄭宏泰、尹寶珊)

不少人把佔領運動與五四運動相提並論,認為前者亦是「一場文化運動」,是「繼承了五四青年建設民主的現代中國的夢想」,以公民抗命方式爭取「真普選」的精神,與五四運動一脈相承。藉着五四運動百周年的日子,本文試從國人前赴後繼尋求國家富強、民族復興之道的角度,就佔領運動和香港前路,作一粗淺探討。 從弱國無外交說起眾所周知,爆發五四運動的核心因素是弱國無外交,遭人欺侮—儘管中國是戰勝國的一員,在巴黎和會提出收回

更多

特輯:兩個「五四運動」(張 鳴)

兩個五四的說法,其實不是我「發明」的,在運動過去不久,就有人提及。所謂的兩個五四運動,一個是五四新文化運動,另一個,則是以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天安門大遊行,以及火燒趙家樓,痛打章宗祥的激烈行動為標誌的政治事件。 新文化運動不該標上五四標記其實,所謂五四新文化運動,是不應該標上五四標記的,它就是一場以一九一七年蔡元培主掌北京大學為契機,若干知識界人士發起的一場思想文化啟蒙運動。在五四運動爆發前兩年,就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