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羅四庫,藝高一代—淺談饒公的書法藝術 (單周堯)

二月六日早上,我回香港能仁專上學院上古典散文課。一個學生走過來告知我饒公當日凌晨仙逝的消息。這消息來得太突然了。去年十二月初,我生日那天,學術界開了一個研討會,饒公行動不便,沒有參加研討會晚宴,卻送來一個上書「壽而康」的祝壽匾額(見圖一),這實在是一個異常珍貴的賀禮。一月九日,收到李焯芬教授的電郵,邀約參加一月二十五日舉行的「蓮蓮吉慶二○一八新春聚餐暨《蓮蓮吉慶饒荷盛放》圖冊發布會」,這是饒公畫冊

更多

憶饒公 (楊 健)

饒公走了,走得平靜,走得安詳,也走得有點突然。饒公家客廳牆上的掛曆上二月九日這一欄,至今清楚寫着「楊健 4 pm.」幾個字。就在幾天前我與饒公家屬約好,九日下午四點陪同我辦王志民主任去探望饒公,提前給他拜年,未料他六日凌晨竟溘然仙逝,令人歎息不已。     一我在廣東工作時,饒公的名字就如雷貫耳,學術界、文化界人士說起「饒宗頤」三個字更是推崇備至、稱頌有加。他被認為是最後一位集大成者,其卓絕學術造

更多

饒宗頤教授繪畫理論與實踐 (鄧偉雄)

饒宗頤教授仙去,是中國學術及藝術界的巨星殞落。繪畫與書法,是他兩個主要藝術領域。要了解饒教授的繪畫,就一定要清楚他對中國繪畫藝術的理念。饒教授在繪畫方面一向堅持「學藝雙攜」,並將董其昌的「詩書畫合一」這個觀點擴展為「學藝互益」。饒教授認為,他的畫以及學術方面,無論是創作的意圖或研究的方向,都是互補,甚至是互益的關係。這個關係可說是擴展了我們中國人認為「詩、書、畫三位一體」這個觀點。他認為不僅僅是詩

更多

附錄:中國夢當有文化作為 (饒宗頤)

二○○一年,我在北京大學的一次演講上預期,二十一世紀是我們國家踏上「文藝復興」的新時代。而今,進入新世紀第二個十年,我對此更加充滿信心。現在都在說中國夢,作為一個文化研究者,我的夢想就是中華文化的復興。文化復興是民族復興的題中之義,甚至在相當意義上說,民族的復興即是文化的復興。「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我們的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沒有中斷過的古老文明。儘管在近代以後中國飽經滄桑,但歷史輾轉至今,中華

更多

附錄:維也納﹕鐘錶博物館 (饒宗頤)

年前有機緣到布拉格,那時尚在鐵幕籠罩之下,往返途中,必通過維也納,這個多麼令人眷戀的音樂古都。到處簇簇的森林綠葉,襯托美麗的噴泉,正是音樂靈感孕育的溫床,音樂大師莫札特便在這樣的環境下誕生。目前,作為首都的維也納,整個國家只有一百六十萬人,戰前亦不過二百萬,還不及我們一個小縣。戰爭更替它減少了人口包袱的負擔,雖飽嘗滄桑,但高度的教育水平與合理的生活方式,反而爭取得「富裕」與「舒適」。我們躑躅於夏

更多

學人的典範—永懷饒宗頤教授 (李焯芬)

余生也魯,有幸在饒宗頤教授身邊工作多年,包括當了十五年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館長。儘管學問未有寸進,仍能深深感受到饒教授的大師典範,包括治學精神和品德行誼。衷心希望,我們年輕一代的學人,也可以認真學習饒教授以下的一些優點。勤奮和專注第一點是他勤奮和專注。眾所周知,饒教授學術領域極之寬廣,學術成果之豐碩,世間罕見。這些成就當然不是僥倖得來的。饒教授曾指出,他不是什麼天才。他所有的學術成就,其實都是經過

更多

特輯:蔣經國逝世卅周年的省思

今年一月十三日是台灣第六、七任總統蔣經國逝世三十周年,國民黨舉辦一系列活動,包括紀念大會、音樂會等,其中在一月十日,第十二、十三任總統,也曾是蔣經國秘書的馬英九出席相關的專題演講,提到蔣經國對台灣的四大貢獻,分別是「推動十大建設」、「解除戒嚴」、「開放大陸探親」、「力行勤政愛民」。本期特輯,邀請兩位台灣專家分析蔣經國對台灣的影響。蔣經國逝世三十年,同時也是在他離世之前兩個多月一手打開的兩岸和平交流

更多

蔣經國影響台灣半世紀的三大因素(林泉忠)

今年一月十三日是中華民國前總統蔣經國逝世三十周年。有關對蔣經國的議論與評價,儘管已經歷了台灣蛻變三十年的歲月,然而對今日的台灣社會而言,蔣經國仍然是一個身具多重形象,難以清楚歸類與定性的特殊存在。戰後或一九四九年之後台灣的政治史,多以蔣經國逝世為分水嶺,前者被統稱「兩蔣時期」,其政體形態則稱為「黨國體制」或「威權主義」;後者則是台灣經過憲政改革,走向政治民主化的年代。前後兩個時代的意識形態大相徑庭

更多

從歲月軌跡看蔣經國與台灣(黃肇松)

蔣經國先生辭世三十周年,是海峽兩岸和平接觸三十周年,當然也是兩岸新聞交流三十周年。一九八八年(民國七十七年)一月十三日下午,台灣實施了三十多年的「報禁」開放之後的十三天,台灣《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先生在辦公室召集編輯部主體人員,討論報紙進一步改版事宜。下午四點左右,秘書悄悄進來報告余先生:「中央黨部電話,說有急事。」余先生拿起辦公室桌上電話聽筒,聽了二十秒許,只回一句:「我立刻到。」隨之起身到角

更多

安魂曲起自長江黃河—悼念余光中先生 (黃維樑)

十二月十三日早起,在網上看報紙的新聞,有一則標題是「八十九歲余光中不敵降溫住院療養」。看完簡短的內文,我馬上致電高雄余府,余太太接聽。她說余光中先生目前在醫院的加護病房,意識不清,四個女兒中三個不在高雄,都從外地回來照顧。余太太的語氣如常平靜,說當下有事處理,請我等她來電再告知情況。 訣別詩翁今年六月我曾和家人專程到高雄探望先生和夫人,十月我個人赴高雄參加詩人的慶生會和《余光中書寫香港》紀錄片發布

更多

一斛晶瑩念詩翁 (金聖華)

船行水上,海闊天空,一片汪洋伸展無涯,平靜如鏡,此時腦海中卻波濤起伏,風急浪高;心底裏一直惦記着,懸掛着,憂慮着,不知遠在高雄的詩翁,此刻是否已度難關,安然無恙?赴澳旅遊,出發前駭然得知余光中先生抱恙入院的消息,不由得心急如焚,忐忑不安。才一個多月前剛赴高雄參加中山大學為余先生慶生的盛會,當時他精神矍鑠,言笑晏晏。明明記得他應邀上台,不肯坐在大會為他準備的座椅上,偏要站着演講,一講半小時有多,一貫

更多

遺作二首—天問、半世紀 (余光中)

冬至的那天上午,本刊新年一月號正在進行付梓前的倒計時,忽然收到余光中先生二女兒幼珊的電郵:「這兩首詩乃父親遺作,或許可放在紀念特輯中。」附件是余先生未及發表的兩首詩歌《天問》和《半世紀》。本刊獨家披載,以饗讀者。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異材秀出千林表—我是余光中學生 (黃秀蓮)

「楚山修竹如雲,異材秀出千林表」,是蘇軾名句之一,余光中教授非常欣賞眉山蘇髯,那麼,我借此句來概括其成就和氣質。泉下恩師,大概不以為忤吧。我有幸成為余教授的學生,是一九七七年的事。四十載師生緣份,從識荊於崇基書院的翠色,到告別高雄醫院深切治療部裏已昏迷一天的詩人,多少回憶,都像吐露港的濤聲,像吹過中文大學第六苑門前群松的風聲,一下子湧上心頭,又從何說起呢?中學年代已開始讀余教授文章,還記得當年捧書

更多

三邀余光中 (喻大翔)

與余光中先生結緣,是因為先認識了沙田派。一九九三年六月一日,我應時任香港中文大學黃維樑博士的邀請,赴中大客座三月,住山頂的會友樓,日夕與細波微瀾的吐露港對語。當年的九月一日,我又應時任嶺南學院教務長兼中國現代文學研究中心主任梁錫華教授之邀,在港島半山框着苔蘚與野花的「仙閣」裏客座了三個月。那半年的訪學,我就像中環廣場上空的盤鷹一般,飛遍了沙田、九龍、上環、中環與銅鑼灣,也結識了劉以鬯、張文達、范止

更多

特輯:全球回顧與展望

著名文學家、評論家、翻譯家、本刊顧問余光中先生,於二○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午病逝於台灣高雄,享壽八十九歲。余光中先生一九二八年十月二十一日生於中國南京,祖籍福建永春,著作繁多,包括詩歌、散文、評論、翻譯作品,達數十種。不少作品選入兩岸三地的教科書。余光中內戰期間隨家人遷居香港,於一九五○年到台灣定居。一九七四年余光中任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教授,至一九八五年離港返台,出任台灣中山大學文學院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