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金庸與電影──難分難合未了情(石 琪)

查先生金庸曾經是「電影發燒友」,大家知道他早期寫過影評,做過電影編劇和導演。不過比起他的武俠小說和社評,以及創辦報刊的成就,而至政治上大受重視亦引起爭議的表現,電影方面無疑談不上突出的建樹,在他畢生業績中不大重要。無論如何,金庸與電影的關係始終相當密切,可謂難分難捨亦難合。最顯著是他的武俠小說數十年來不斷拍成電影和電視,對華語影視影響甚大。很多人因為那些影視才熟知金庸的武俠世界,然後讀原著小說。坦

更多

特輯:金庸與我的小故事(劉天梅)

《明報月刊》老總潘耀明先生邀我寫對金庸先生印象的文章;寫查先生的大文章可多了,那我寫寫與查先生接觸的瑣碎小故事吧。查良鏞先生是先父先母在《新晚報》的同事,在我剛出生不久時,大家同屋共住在報館提供的宿舍,查叔叔住在走廊後面的一間房,而我們在前面的一間;查叔叔曾說他第一次抱我的時候,我還撒了一泡尿在他身上!真不好意思,查叔叔,不好意思極了!後來查叔叔與我父母各有各的謀生計,雖不常見面,但再見時感覺還是

更多

特輯:金庸VS梁羽生(林浩雨)

《明報月刊》上期的「金庸紀念專號」大賣,據總編潘耀明兄透露,要加印到第三版應市,說明金庸在讀者心中的地位是何等厚重。金庸先生終於二○一八年十月三十日。在大家悼念這位武俠小說大家、泰斗、宗師的同時,很自然地也會緬懷與之齊名的另一位新派武俠小說開山鼻祖梁羽生先生。梁羽生於二○○九年一月二十二日病逝澳洲悉尼,今年(二○一九年)剛好是他逝世十周年紀念。梁羽生原名陳文統,熟悉他的人,多呼他的原名,而少稱其筆

更多

特輯:重讀查良鏞與父親信札有感(羅海雷)

父親保留的信札中,我們整理了五百六十二通,涉及寫信的相關人士有二百零八人。平均每人少於三封信。而查良鏞就有七封(六封給父親,一封給母親)。除了一九五九年的那封談公事,其他都是寫於父親「北京十年」期間的信。其實我一直在想他們兩人是相交逾一甲子的老同事,但在九十年代以前沒有什麼公開的往來,兩家之間更沒有任何的交往,並不像我們平常理解的朋友;和父親與因為統戰關係相交而變成朋友的個案也不太一樣;究竟他們能

更多

特輯:越南讀者哀悼金庸盟主(阮麗芝)

二○一八年十月三十日下午,著名小說家金庸去世,享年九十四歲,許多國家的讀者粉絲感到悲痛不已。得知這一不幸的消息,我感到十分悲痛,儘管知道金庸先生年事已高,離別人世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我不得不回想起二○○○年代左右我在越南南方文化公司擔任圖書版權經理的日子,那時我談下了金庸先生所有作品的越南版權合同,把作品譯介到越南來。 以金庸武俠角色為孩子取名六十年前,金庸武俠小說早已在越南受到熱烈歡迎。開始是在

更多

特輯:傳奇與歷史──金庸武俠小說的藝術張力(鄺龑子)

武俠小說是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次文類。武俠包含「武」與「俠」,同樣建立於價值觀念的基礎上,以後者為重心,因為用武作惡,只屬歹徒所為;古人所謂「止戈為武」,正是武的目標之一。就自身藝業而言,「武」超乎剛猛摧擊的暴力或靈活巧妙的「外功」技藝,大多建基於元氣積煉、精神修養的「內功」,登峰造極之時必然是由「藝」入「道」。至於「俠」的核心意思總離不開俠義,亦即行俠仗義,為所應為,儆惡懲奸,扶危匡正,超越自身利

更多

特輯:金庸登陸四十年(陳 軒)

一九七二年,剛剛完成《鹿鼎記》的金庸,突然宣布封筆,讓港台海外的讀者措手不及。不過所有人都未曾預計到,這只是金庸傳奇的開始,在一河之隔的內地,還要等上十年大戲才拉開大幕。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一個深夜,批評家李陀捧着一本簡陋不堪的翻印版《連城訣》不能入睡,徹底被這位香港作家迷住了,斷了三十多年的武俠小說傳統,在金庸這裏被續上了。即使多年之後,李陀成為中國最重要的批評家,其依舊認為金庸筆下的世界「繼承了

更多

特輯:劉濤追念金庸先生(陳志明 訪問、整理)

陳志明(下稱「陳」):尊敬的劉濤姐姐,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刊訪問。金庸先生在二○一八年十月三十日辭世,引發社會多個階層的紀念浪潮。我看新聞,知道您也在當天就通過微博公開悼念。請談談您當時的心情。劉濤(下稱「劉」):金庸先生是這個時代傳奇的文學巨匠,他的著作是所有書迷的精神夢工廠,承載一代人的武俠夢。我聽到他去世的消息後,感到非常震驚,也非常難過。他的離開是我們時代的巨大損失。陳:您參拍《天龍八

更多

特輯:金庸群俠傳不就是東方版超級英雄宇宙嗎?(REFRACT)

近年,中外年輕人皆沉迷漫威(Marvel)建立的漫威電影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MCU),而落後的DC漫畫公司也急着發展DC擴展宇宙(DC Extended Universe,DCEU)來抗衡前者。在美式漫畫的超級英雄世界,鐵甲奇俠可以一手扶持蜘蛛俠成長,蝙蝠俠可以和超人大戰,實在令人感歎美國漫畫家將漫畫世界打通的創意──慢着,當鏡頭搬回金庸的武俠小說世界時,《射

更多

特輯:臣服順應與巧妙善誘之間──從「雙查方案」談起(劉銳紹)

一代武俠小說大師金庸(查良鏞)先生逝世,留下一系列名著,繼續影響着無數讀者。金庸除了小說和政論揮灑自如之外,還在政壇遊走;他在起草《基本法》時與查濟民一起提出的「雙查方案」,在他逝世之後仍然成為人們討論以至爭論的熱門話題,可見確有其影響力。焦點在於:「雙查方案」是順應了官方意願的保守方案,還是看穿時局而巧妙善誘的方案?筆者當年長駐北京,參加了《基本法》的採訪工作,跟查先生也有點交往,不妨略陳淺見。

更多

特輯:金庸小說人物 外號之英譯(金嘉倩)

記得我當年在一所教會女子英文中學念書,同學多半重英文輕中文,雖然大多數修讀普通級的英文及中文,有人卻只修英文及初級中文,也有人只修英文及法文,可想而知當年同學的取向。老師中有位武俠小說迷,每天帶一份《明報》,載有查大俠的《射鵰英雄傳》,令同學每天搶着來看,可見郭靖、黃蓉之魅力!想來同學除了閱讀的樂趣,中文一定有所長進,對中華文化方面的認識也一定更深。當年我也曾覺得,如此一部具深厚中華文化特色的小說

更多

專號:我與查先生的故事(潘耀明)

查良鏞先生走了─以高齡羽化升仙。我因為出差沒法送行,十二日下午我於一個會議致辭之前,在講台上向西方恭正地鞠三個躬!近年與查先生見面不多。四年前是陪《射鵰英雄傳》法文譯者王健育先生與查先生會晤,地點在香港香格里拉酒店龍蝦吧,他是雀躍的,與王先生有不少交流。二○一五年曾偕同劉再復及他的次千金劉蓮──查先生唯一的記名弟子,去馬己仙峽道澄碧閣拜訪他。坐在輪椅上的查先生有點憔悴,講話也不太利索,但是頭腦是清

更多

讀書心得(金 庸)

我的讀書心得,只是孔子的一句話﹕「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讀書之對於我,那是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事,只次於呼吸空氣、飲水、吃飯、睡覺。我曾經想﹕坐牢十年而可以在獄中閱讀天下書籍;或者,十年中充分自由,但不得閱讀任何書刊—兩者由我選擇,我一定選擇「坐牢讀書」。我讀書沒有心得,就如呼吸飲食之沒有心得,那是極大的享受。古人稱筆為「不可一日無此君」,在我心中,「不可一日無此君」者,書也。 (原載

更多

人生小語(金 庸)

「事實不可歪曲,意見大可自由」(Comment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C. P. Scott(1846–1932) 英國名報人史各特(曾任《曼徹斯特衛報》總編輯五十七年)的名言。我在上海《大公報》作小記者時即服膺此言,其後主持香港《明報》,常以此和同人共勉。 (原載本刊一九九八年六月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