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悼念何方

九月下旬,收到杜明明微信傳來一批照片,只見三位老人家開懷地對着鏡頭,他們是何方、杜導正和李銳。當時沒有細想來龍去脈,甚至忘了回覆杜明明一個「讚」。十天之後的十月三日,驚聞何方逝世的消息,立即想到這一批照片,拿出手機細看,最精神抖摟的一個,是何方。享年九十五歲的何方,是少有的真正中共黨史研究專家。從杜明明的悼念文章,知道這是何方執意安排的「三老聚會」。「三老」席間編排了接下來的請客順序,豈料這已是唯

更多

《黨史筆記》出版的前前後後:追憶何方先生 (李昕)

國慶假期,閒暇時間較多,我找出幾本書放在枕邊,其中就有何方先生贈我的新作《歷史要真實》。這是我曾經反覆翻閱過的書,但總覺得它值得一讀再讀。誰想到,正當我重讀這部搶救珍貴的第一手史料、並提出作者真知灼見的著作時,忽然噩耗傳來,何方先生於十月三日凌晨因心臟病突發逝世,享年九十五歲。悲痛之餘,不禁百感交集,浮想聯翩。想到先生光明磊落、一生堅持追求真理的風骨和品格,想到他秉筆直言,憑良知著書治史的膽識與睿

更多

送別何方先生 (丁東、邢小群)

十月三日上午十時,何方夫人宋以敏老師打來電話:何方今晨去世了!我們急忙趕往順義何宅,何方兒子何寧告訴我們,凌晨兩點父親突然咳嗽,狀態非同往常,剛抬上急救車,心電圖就成了一條線。輓聯悼何方中午章詒和趕來,一起商議後事辦理。「十九大」召開在際,空前緊張。下午三時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所將研究何方治喪事宜。我們向家屬建議,喪事由日本研究所主辦,生前友好,以民間方式參加。章怡和說起三十五年前張伯駒遺體告別,當

更多

淚別又一個時代的猛士:杜導正憶何方 (杜明明)

九月二十三日深夜,何方在家中突然咳嗽氣急。呼吸十分困難喘不上氣,等到救護車來了,家人護送他到最近的地壇醫院後,就再也沒有醒來。 遺體告別,天都哭了十月八日,北京知識界約五百餘人在協和醫院告別這位可敬可愛的黨內改革派的大知識分子。人們自發來了,出乎意料的多,像潮水一樣,從外科樓的一層、電梯間、醫院走廊,一直到了協和醫院大樓外的馬路上。凜冽的寒風舞動着蒼蒼白髮和黑衣,樓下幾十平方米的告別室更是擠得水泄

更多

特輯:走在世界文學最前沿的石黑一雄

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雄奪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記者問他:「你是英國作家還是日本作家?」如果讀過石黑一雄的作品,應該會不屑這樣的提問。他的七部長篇小說,除了早期的兩部作品保留了日本元素和以日本人為主角,後來的小說都是建構在遠離自己的地方,甚至哪兒都不存在的地方(即使他筆下的日本,都是一個想像的日本)。正如東京大學教授沼野充義說:「與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上爭奪金牌不同,對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以國籍分類已經變得沒

更多

二十一世紀世界文學的代表:日本學者高度評價石黑作品 (韓應飛)

十月五日晚八時許,石黑一雄獲獎的消息傳來,日本列島沸騰。一小時後,《讀賣新聞》等各大報紙發行號外,NHK電視台則在新聞節目中頭條報道,長達十五分鐘。石黑出生地長崎市的兩位女性接受採訪表示:「非常興奮!」在東京街頭,一位公司職員模樣的男性說:「感到自豪!」大書店連夜緊急增設石黑專櫃並大量增訂其作品,而獨家出版石黑作品的早川書房則是電話鈴聲不斷,訂單接踵而來。儘管《讀賣新聞》和《朝日新聞》分別在副標題

更多

房間裏的大象:讀石黑一雄《長日將盡》 (徐晞文)

諾貝爾文學獎,授獎詞形容他的小說「情感強烈,揭露我們與世界相連的幻象之下的深淵」(who, in novels of great emotional force, has uncovered the abyss beneath our illusory sense of connection with the world)。驟眼看來,情感「內斂」或「壓抑」可能比「強烈」更符合讀者對石黑一雄小說的印

更多

石黑一雄與國際文化大環境 (王敏)

二○一七年十月六日代表世界文學最高獎項、最高榮譽的諾貝爾文學獎花落日裔英國作家石黑一雄先生身上,這在東亞是繼一九六八年的川端康成、一九九四年的大江健三郎、二○○○年的華裔法國籍作家高行建、二○一二年的中國作家莫言後,摘取世界文學界的高嶺之花。在諾貝爾文學獎公布的當天,日本的各大電視台、各大媒體進行了整天、整版頭條的追蹤報道。報道的態勢明顯反映出日本對這位日裔作家獲獎的重視程度,以及由此而本能地延伸

更多

被引出洞的兩種蛇:「鳴放」的兩個群體和兩條思路 (印紅標)

一九五七年春夏,從「鳴放」到「反右」,從恭請黨外人士幫助共產黨整頓脫離群眾的官僚主義、宗派主義、主觀主義「三風」,到「引蛇出洞」,將大批有識之士打成「右派分子」,投入煉獄,如同翻雲覆雨。當年有五十五萬人被打成右派分子,四十餘萬人被定為「中右分子」、「反社會主義分子」,還有很多人被打成「地方主義」、「民族主義分子」等等。如此眾多因言獲罪者當中,多數僅僅是因為批評領導幹部的官僚主義作風,也有一些批評涉

更多

當年的罪證,今日的文物:丁酉之難倖存者的回憶 (胡顯中)

前幾年,結交了一位吉林大學校友。當年他曾經聆聽了一個重要人物的演講,經過了六十年的風風雨雨,仍然極有耐心地保存着這份講稿。不久前,他把這份講稿複印件送給我。打開一看,令我驚訝不已。這件「禮物」把我的思緒帶回到六十年前那些暴風驟雨、驚心動魄的日子,那個徹底改變我人生道路和生命軌跡的年代,那段令我刻骨銘心、終生難忘的歲月。 被收藏了六十年的舊文件他給我的「禮物」是一九五七年七月十日由東北人民大學(吉林

更多

為什麼要他做「活標本」? --不獲改正的「大右派」陳仁炳(賀越明)

一個甲子逝去,但六十年前「反右」鬥爭留下的歷史疑團並未全部解開,至今尚有許多問題值得探究。據出自中共統戰部門的資料,整個運動後期全國共劃「右派」五十五萬二千九百七十三人,到一九八一年上半年「改正」了五十五萬二千八百七十七人,不予改正的九十六人。一九七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中共中央統戰部提交《關於處理二十七名上層愛國人士右派改正問題的請示報告》,報請中共中央審議。這二十七人,習稱中央級「大右派」。這份報

更多

在歷史的重要關口:談家父與右派改正問題 (楊榮甲)

一九七六年,一個重要的年份。「老實人」華國鋒在葉劍英、汪東興等的幫助下「一舉粉碎了四人幫」,讓中國人終於長出了一口氣,歡天喜地慶祝了一番。但是,一旦平靜了下來,立即就面臨着一個天大的問題:文革之後中國向何處去? 胡耀邦入主中組部家父楊士傑,農民出身,上過初等師範學校,一九三一年投身革命,加入中國共產黨。一九四九年後一直在地方上任領導職務。直到一九六二年得病,便回到北京,成了在中組部老幹部支部的一名

更多

特輯:林鄭能否開好局?

七月份,本地政局風起雲湧。習近平訪港並主持新一屆政府就職儀式,發表講話,提到有關香港的四點意見。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大吹和風,與民主派會面,「用最大誠意改善行政立法關係」。話音甫落,法庭宣判四位議員因為宣誓不莊重而被取消議席,民主派宣稱與林鄭月娥的蜜月期結束。本期特輯,分兩個部分:前半部分從議員被取消議席的事件說起。劉銳紹指出,林鄭的友好姿態是「遠水難救近火,更未能對沖撤銷議員資格的矛盾」;張楚勇認

更多

宣誓案的理據、問題與釋法 (冼樂石)

隨着新任特首林鄭月娥指政府方暫時沒有對立法會議員的訴訟,一系列宣誓案暫告一段落。在這些案件當中,香港的法院面對前所未有的難題,要在執行自己的憲制責任與保護法治中,就宣誓案件作判決。在討論這些案件時,由於它們的法律理據繁多,涉及的範圍大,而且與香港人最害怕的釋法有關,又加上案件的結果是將六名民選議員逐出立法會,大家討論時或許會只着重結果,而忽略了案件的理據和問題。在此,筆者嘗試總結梁頌恆、游蕙禎的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