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紅塵奔波負重任──專訪白先勇、姚煒(潘耀明 訪問、劉潤豪 整理)

日 期:二○一九年三月十九日地 點:香港沙田凱悅酒店訪問人物:白先勇、姚 煒 「白老師現在寫作習慣仍堅持用六百字的稿紙嗎?」白先勇笑着回答:「用五百字方格就寫不出來,感覺不太對,所以我買了一大箱放在家裏備用。」被問及是否還堅持用黑筆寫作,白笑言:「對,你比我記得更清楚,藍筆寫起來也不太對。」三月春,小城乍暖還寒,晴雨不定,查良鏞學術基金文化講座﹕「從小說到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的蛻變」舉行前

更多

特輯:三十五年後的重聚夜──白先勇、姚煒歡迎酒會暨晚宴(羅 旭)

三月十九日晚,銅鑼灣的世界貿易中心會星光璀璨,這裏聚集了傳奇作家白先勇、香港中文大學翻譯學榮休講座教授金聖華教授、知名影星姚煒女士等數十位兩岸三地文化界人士,共同期待一場盛會的到來。晚宴開場時分,《明報月刊》總編輯兼總經理、香港世界華文文藝研究學會會長潘耀明先生致歡迎辭,提到三月二十二日白先勇教授與姚煒女士在香港大學的講座「從小說到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的蛻變」廣告刊出三天後,座位已然爆滿,

更多

專題:粵普雙語戰未休

粵普雙語戰未休歐陽偉豪、彭志銘、陳錫波、余浩然、陳樂行、劉奕岑/撰 早於二○一○年,廣州市政協建議把廣州電視台原用粵語播放的頻道,改為使用普通話播放,社會旋即傳出政府權力機構有意廢粵之輿論,且觸發大批廣州市民走上街頭發起一連串捍衛粵語行動。 至二○一四年,佛山市召開「迎接廣東省二類城市語言文字工作評估動員會」,方案明確規定電台與電視台節目需以普通話播放,節目一旦使用方言主持或採訪就要被扣分。校園教

更多

專題:粵語於我為何?(陳樂行、劉奕岑)

纖手猶堪一羽毛──傳播及保衛粵語之願(陳樂行) 談者率好以彭定康「我嘅焦慮,不在北京攘奪此社群自治自主,而在香港有啲人一點一滴將其奉送」一語,歸咎害港者。論及粵語保衛戰場上此逆風處彼逆流處,不例外。此說固無訛,惟未盡美矣,亦未盡善也─愚以為《紅樓夢》中,探春一角謂大族人家,外頭殺來一時殺不死,必先從家中自殺自滅起來斯會一敗塗地,文意稍勝,照亮燈下黑。依彭督斷章,我城母語欲得救,除非天師下凡,捉邪捉

更多

專題:粵語之唐宋餘韻(陳錫波)

用粵語朗讀唐詩宋詞是不是比用普通話更加協律諧韻、更加琅琅上口?是的!唐詩宋詞講究押韻和平仄格律。押韻,就是為了聲韻和諧,把相同韻母的字放在詩句或詞句結尾,以同類樂音的重複構成聲音迴環的優美。平仄格律,是按漢語語音聲調的特點,以平仄相間、相對組成詩詞的句子,產生音樂節奏感。古漢語有「平、上、去、入」四聲,四聲各有特點。唐憲宗元和年間的《元和韻譜》稱:「平聲者哀而安,上聲者厲而舉,去聲者清而遠,入聲者

更多

專題:廣東舊語稽古求源(彭志銘)

時下,今人新一代耽溺上網,機不離手,垂頭不舉,沉迷電玩睇片。在虛擬世界裏吹水搭嘴,如非用聲效轉化的文體,就是以圖像符號代言;若記之文字,莫不錯謬連篇,白字綿綿。語文水平低落,不在話下,對學問追求,守衛自家文化,更無爾復加!中國文字結構的發展與研究,重於形音義。框在四邊格內的方塊字,既有規限,也見特色,是當今世上,能集形音義三大造字元素於一身的獨有字體。文字的生命,隨時代轉移、事物更替,自有新字

更多

專題:推廣粵語 身體力行(歐陽偉豪)

從前在校園,推廣粵語只限於研究與教學,離開之後進入演藝界,直接面對群眾,反而多了機會及渠道推廣粵語。多謝《明報月刊》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跟大家分享過去一、兩年所做過的點滴。好似由二○一○年開始,叫喊「推廣粵語」、「撐廣東話」這些口號成為一個潮流,口號叫得多就會變得麻木,而忽略口號所盛載的內容。我會問自己,推廣粵語究竟推廣粵語的什麼?語音、詞匯、句法、文化等?還有以什麼方式推粵,以什麼身份推粵,在哪裏

更多

專題:守護本土文化 可以優雅一點(余浩然)

嶺南文化之於中華文化,是: 同歸而殊途,本同而末異。 中國各地的方言,各自都保留了一部分的中原古音。粵語、閩南語、吳語等,皆有類似情況。中國本身就是個多民族、多語言、多文化的複合型國家,在歷史的長河中不可能有任何單一語系可以代表整體。主張自己一方方言為正統的中原古音,那是一個偽命題。在邏輯學上,是非常簡單的一個邏輯概念,個別不可能大於整體。要說粵語或福建話能夠代表整個中國所有時期或朝代的正統語音,

更多

特輯:告別李銳

二○一九年二月十六日,李銳一百零一歲高齡逝世。改革派老人一個接一個的走了,朱厚澤、李普、何方,到現在的李銳。可是他們心繫的憲政改革夢仍然未實現,有多少人可以洞窺他們心中那朵明滅的火焰? 本期悼念李銳特輯,杜導正率先交來六千字的長文,回顧他與李銳的交往,少不免都涉及《炎黃春秋》,那是杜導正、李銳和何方三位老人撐着的最後歲月。杜導正給李銳的輓詞,稱李銳為「當代中國屈原」,除了表彰他愛國愛民,原來另有深

更多

特輯:我和李銳老二十四年的交往(丁 東)

二○一九年二月十六日八時三十二分,李銳老仙逝,享年一百零一歲。十七日中午,我和太太邢小群一起到李銳家的靈堂弔唁。與李老二十四年的交往,又一一在眼前浮現。一九九五年邢小群系列採訪右派,結識了湖南學者朱正先生。當時他在北京協助李銳編《中國共產黨組織志》,問邢小群和我是否願意拜望李銳,我們當然求之不得。李銳當時不到八十歲,那天,是在他的臥室裏交談。他說起話來有些氣喘,告訴我們,他患有肺氣腫。一九九六年初

更多

特輯:脊梁骨李銳與《炎黃春秋》(杜導正)

今天,二○一九年二月十八日,我來到木樨地二十二號樓李銳故居。物是人非,往常我們經常坐的大沙發已經變成鮮花的海洋。「當代中國屈原─李銳同志千古」,我為李銳寫的輓詞,貼在牆上─李老照片邊上。李銳一生追求真理,是堅定的改革派、是黨內的先知先覺者。我是黨抱大的,我屬於後知後覺,我是覺醒在晚年。這是我跟李銳的不同,也是我更尊敬李銳的緣由。他一生大起大落,毛澤東說過「五不怕」(不怕撤職,不怕開除黨籍,不怕離婚

更多

特輯:李銳與屈原(王彥君、史義軍)

二○一九年二月十八日,杜導正在小女兒杜明明和前《炎黃春秋》雜誌工作人員的陪同下,趕到北京木樨地二十二號樓李銳的家中,弔唁與他並肩作戰多年的老戰友李銳。來到李老的遺像前,凝望着這位把耄耋之年義無反顧地奉獻給改革事業、為留住《炎黃春秋》拼盡了生命最後一息的老戰士,杜導正吃力地從輪椅上站起來,不顧九十六歲高齡,深深地行了三鞠躬大禮!幾天來,一直在李銳家幫助接待祭拜者的史義軍很清楚,來人大多數是李銳老同事

更多

特約特輯:「三十而立」──香港作家聯會續造香港文學花園(傅 曉)

香港作家聯會二○一八年十一月二日在港舉行成立三十周年慶典聯歡晚會。中國作家協會主席、中國文聯主席鐵凝女士與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李敬澤先生專程率領中國作家代表團到賀,並擔任晚會的主禮嘉賓,有來自海內外的作家文人專程遠道而來出席盛會,香港作家聯會會長、《明報月刊》總編輯兼總經理潘耀明先生感謝來自世界各地的文友,他表示﹕「生命畢竟是短暫的,文學事業卻是永恆的」,他期待每位從事寫作的人及文學社團的推動和努力

更多

特約特輯:「漫談小說創作」 講座掠影(蘇曼靈 整理)

駱以軍以「從瑣碎的片段產生聯想」為發言重點:我年輕時讀《紅樓夢》,讀到有一個章節,說不出的怪,當時我也不懂怪在哪裏。那一章大概是第三十回,前面是最經典的黛玉葬花,就是寶黛之間發生了很小的誤會。寶黛大吵,襲人又出來了表演耍飆,然後黛玉就把玉摔了……後來被寶玉調戲過的婢女金釧兒跳井自殺。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後,賈寶玉很怪,就像一個AI機器人,又跑到園子裏……在外頭大雨中一直敲門一直敲門,沒有人理他。後來襲

更多

特約特輯:香港作家聯會三十周年聯歡晚會潘耀明會長致辭

尊敬的鐵凝主席;尊敬的楊健副主任;尊敬的劉江華局長JP;尊敬的李敬澤副主席;尊敬的籌委會主任貝鈞奇先生;各位來賓,晚上好!這是慶祝香港作家聯會三十周年活動文學的盛會!說是文學盛會,一點也不假。因為文學的因緣,鐵凝主席親自率領中國作家代表團到賀;因為文學的因緣,我們有來自海內外著名作家、作家協會負責人及藝術家五十多人遠道到來,還有香港的貴賓及眾多的來賓。鐵凝主席曾說過:「如果文學有能力構成人類文化中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