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學不濟為何沒有 影響中國崛起?(駱惠南)

內地民眾對中國的教育體系嘖有煩言,主要集中在對民眾支付過高教育費用的抱怨之上,乃至有人把教育形容為今天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之一;教育界人士則對中國的應試教育摧殘青年學子求知興趣作出嚴厲批評。而中國的高等教育在培養大師方面更是受到從錢學森以下很多著名學者的詰問。教育之於現代社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隨着現代社會的向前發展,對教育的要求也跟着不斷變化,或者說社會對教育體系產品的要求正隨社會轉變而大有

更多

死已進入我的身體──三島由紀夫自戕九個月前的內心世界(韓應飛)

二○一七年一月十二日晚九時,日本最具影響力的的電視新聞節目NHK News Watch 9,在主持人尚未出現在電視畫面前,就開始渲染性地播放了一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三島由紀夫闖入自衛隊營地演講的鏡頭(三島演講後剖腹自殺)。電視觀眾莫名其妙,懷疑日本發生了什麼重大事件。但事實是,與這天各大報紙相同,NHK電視台不過是要報道三島自戕九個月前的對談錄音被發現這一消息。日本社會頗具影響力的大報─《讀賣新

更多

中年危機與人生哲學(曾瑞明)

還記得讀書時問過哲學老師一個問題:「哲學問題總是不能解決的,從事其中有什麼意義呢?」教授的答案,今天更顯智慧:「就是永遠不能解決才好,不正是可以用來打發時間嗎?」少年的我,只想攀一座又一座的高山,妄想解決一個又一個難題─怎會明白老師話語箇中的智慧呢?據說,中年人,無論男女,都會面對中年危機。中年危機是指中年人面對身份、心理和信心程度的轉變。中年人體力會大不如前,子女又長大了,很多人生目標都「完成」

更多

年豬與豬年(顧 文)

社豬、年豬。在我們村都有!沒有社戲,但有社豬。古時候,皇帝講江山,百姓講社稷。每條村子,都有社山。大家同住一個村子,就等於自願結社,同拜一座社山。全村人湊份子,買一頭豬去祭社山,祭完社山就每家每戶分豬肉。每戶出同樣的錢分同等的肉,不論戶口多少。把肉肥瘦搭配好、分好、稱好,擺了一席,一陀陀的!肉席這邊一個人用手按住一份,另外一邊有一個人背着肉席,在那裏隨機唱名,唱到誰家,誰家就去接肉,公正公平。等到

更多

自由主義世界在危難中(黃鳳祝)

二○一八年九月,德國外交政策專家沃爾夫岡.伊申格爾(Wolfgang Ischinger)出版新著《世界在危難中》(Welt in Gefahr)。他在書中指出,威權政治的崛起,給全球自由秩序帶來不確定性,當今世界正處於蘇聯解體以來最危險的時刻。伊申格爾是德國前駐美大使,自二○○八年以來擔任慕尼黑安全會議的主席。慕尼黑安全會議始自一九六三年,每年二月舉行,主要圍繞當前和未來的世界局勢進行探討,與會

更多

勞動改造時期心靈的「中分裂」──《我的心靈史》第四章(劉再復)

一九六三年八月我到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新建設》編輯部報到。這個雜誌社原先是民盟所辦的《中國建設》,解放後保留下來,改名《新建設》,變成高級的哲學社會科學綜合性雜誌。其編委都是文、史、哲、經各界的學術權威。其主編是張友漁,著名的法學家。他兼任北京市副市長和哲學社會科學部副主任。(主任是郭沫若,我的頭上二層樓裏有他的辦公室,但未見過他來上班)。我報到後就到編輯部的文學組上班(雜誌社分哲學組、史學

更多

以生命影響生命──悼念一代歷史學家陳明銶教授(文灼非)

陳明銶教授二○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在三藩市機場登機前猝然與世長辭,世界各地的親友都感到意外與傷痛。香港及澳門的朋友決定為他舉辦一場追思會,向這位老朋友作最後的致敬。追思會最後選定在他曾經任教十七年的香港大學舉行,讓他的門生可以重回母校重拾昔日美好的師生共聚時光。 陳教授是非一般的老師我們也決定邀請各界朋友撰文追憶這位良師益友,一呼百應,反應非常熱烈,共收到來自香港、澳門、內地、北美、澳洲等地超過九十

更多

大學讀書時代的心靈小分裂──《我的心靈史》第三章(劉再復)

無論是讀小學還是讀中學的時代,我的心靈都是單純的,完全生活在童話與文學中。高二即一九五七年,社會上正進行反右派鬥爭,我的一些可敬可愛的老師成了「右派分子」,我雖然感到奇怪,但因為尚未到達參與政治運動的年齡又醉心於文學,因此未深想深究,因此,一九五九年中學畢業時我覺得自己的心靈是完整的,沒有傷痕,沒有裂痕,一心只做着天真的未來夢。未來,未來的自己應當是個詩人、作家、文學家。沒想到,進入廈門大學後,我

更多

歲月棱鏡的光譜(孔捷生)

初履加拿大正值人間四月天,亞伯達省仍寒氣透骨,然而春天畢竟擋不住。北薩斯喀徹溫河開凍之景象,野性而雄渾。巨大浮冰裹挾翹向天空的斷木,轟然撞擊下游尚未解凍的河道,在頑抗冰層前疊成小丘,直至把堅冰壓碎,春潮再鼓蕩前行。北美紅頂鷲展開巨翼,在厚雲下盤旋,俯睨動物浮屍,如同歷史殘骸的掩埋者。春汛以強大摩擦力改變着河岸地貌,每年周而復始,河道不斷遷移……滄桑之河也有記憶,如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記憶,都寄存於悠

更多

我被掛在耶魯的牆上(孫康宜)

最近我一直回憶過去這三十六年以來在耶魯大學教書的許多難忘細節,尤其是那種與耶魯之間的不尋常緣分,簡直就是在為人生的奇妙遇合做注解。請容我慢慢道來。 話說,二○一八年四月二十日是耶魯大學戴文坡特學院(Davenport College)一個重要的日子。就在那天我和該學院的前任院長Richard S. Schottenfeld、另一位教授Paul Kennedy、三位校友以及三位職員分別被展現在兩幅很

更多

知識分子應是傳薪人,不可成為縱火犯(久 野)

近些年來,不斷有人在懷念某個時代。懷念者多為當年的紅衛兵,人到暮年,無論活得成功抑或失敗,難免都會懷念自己的青春歲月。在他們共同的記憶裏,大串聯、接受檢閱、文鬥武鬥,都是當年「牛逼哄哄」的青春。他們想回到那個時代,可以理解,但其心可誅。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因為一些美好的回憶,而把一個邪惡的時代美化成民族的光榮歲月。   點點火苗足以燒毀國人心靈 除了人到暮年的紅衛兵,因親身參與而懷念,還有部分人雖未

更多

人該如何看待自然?(曾瑞明)

不知讀者是否仍記得高鐵的興建,令菜園村村民被迫遷?公共討論裏,人們大都能理解拆遷對居民的影響,問題只在於該如何補償或者是否支持不遷不拆。但在港珠澳大橋、機場建第三跑道等以填海為主的工程,似乎沒有什麼人受類似影響,只有海洋生物會被大型工程威脅。中華白海豚的數量已經一直下降。但海洋生物不懂抗議,也沒有代議士為他們發聲。我們還打着「先發展,後保育」的口號,說工程後會建海岸公園讓白海豚「回歸」。生態真的可

更多

自我意識與學以成人(黃鳳祝)

第二十四屆世界哲學大會八月在北京召開。在談及西方現代哲學走向的問題時,美國喬治城大學哲學系教授平卡德(Terry Pinkard,一九四七—)提出了一個觀點:自康德以來,「自我意識」始終是思想界最為關鍵的問題,至今沒有得到妥善的解決。在康德之後,黑格爾率先對自我意識的根源進行了探討。但是兩百多年過去了,思想界仍未走出康德和黑格爾的哲學視野。用平卡德的話說,我們還是「站在黑格爾的大傘下理解現代世界」

更多

香港科技大學新校長的願景(文灼非)

九月大學陸續開學,近年不少校園舉行開學禮,校長都會說一點訓勉的話,學生代表也有機會向新鮮人致辭,不過近年學生會與大學的關係緊張,會長發言時往往與大學唱反調,也藉機批評政府。香港科技大學沒有舉辦開學禮,九月一日是新校長履新的日子,該校首席副校長史維教授擔任署理校長多月後,正式出任校長。史維教授二○一○年加盟科大,擔任首席副校長暨機械及航空航天工程學系講座教授。之前他在密歇根大學安娜堡分校出任Clar

更多

小青年時代的人性積澱──《我的心靈史》第二章(劉再復)

十五歲那年(一九五六年)的夏秋,我從成功中學(初中)畢業,到了國光中學(高中)。這是我人生的一大樞紐點。國光中學,是華僑中學。它是著名華僑領袖陳嘉庚先生的女婿李光前先生所創辦。它成為我的母校後,我寫了〈國光頌〉如此描述這所學校。〈國光頌〉全文如下: 國光中學,我熱愛的母校。坐落梅山,以臨八閩。母校如同母親,亦慈亦慧,且嚴且明,她給我知識,又給我溫暖;既教我讀書,又教我做人;既賦予我身體健康,又賦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