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與回應

敬啟者:   先生於八月號卷首語引《尚書》「允執厥中」說明中國之人文精神而論及「治國、治世」之大道「中庸」,本是至理明言,可惜二千餘年來中國人「只說不做」。反而歷代「小人當道」,將中國人之「鬥爭哲學」發揮至極峰、陷「中國人社會」於水深火熱中也!  反而「歐西社會」於近二三百年來能實現「中庸」之道,果於二十世紀後執「現代人類文明社會」之牛耳矣!此即其「民主普選」制度也(以圖表分析之)﹕  

更多

青史他年有定評──關於《陳克文日記》回應的一點補充(梁基永)

《陳克文日記》(下稱《日記》)自出版之後,引起史學界的關注,由於牽涉重要史事,多與汪精衛南京政權有關,遂引起汪精衛家屬的反響,汪先生的外孫女,何重嘉女士撰寫了一篇讀後回應,由筆者翻譯並修改後,發表於《明報月刊》今年三月號上,同時亦由陳克文先生之公子,陳方正教授撰寫一文作為回覆。筆者並非汪氏或何氏親屬,執筆寫此文,乃因為文獻學專業的關係,覺得史料之提供,須以真實為第一要務,故不憚饒舌在此奉覆。筆者僅

更多

對梁基永文的回應(陳方正)

回應了何重嘉女士的長文之後,近日又收到《明報月刊》轉來梁基永先生的大文,匆匆讀過,覺得與何女士的文章大同小異,沒有需要再詳細回應了。此處我只提出三點。首先,梁文說我在《明報月刊》所發表陳璧君女士致先父信件的影印本為「孤證」,不知是否即認為這些信件可能是偽造?倘若並非偽造,則不知認為這三封信與何女士所提出的質疑有無重要關係否?其次,我在回應文章中已經仔細辨明,家父絕無理由或動機花如許精力來偽造自己的

更多

批評與回應

本刊2019年2月號,刊登韓應飛先生的〈死已進入我的身體─三島由紀夫自戕九個月前的內心世界〉,其中由編輯部撰寫的「三島由紀夫簡介」中,說到三島由紀夫是在防衛省自殺的,得韓應飛先生指正,三島自殺的地點應是在自衛隊營地,防衛省是90年代末至2000年代初才有這樣的名稱。此外,韓應飛先生還花時間搜集和整理資料,提供了更完整的「三島由紀夫生平」,如下: 三島1925年出生於東京,原名平岡公威。1941年,

更多

憶述友聯與高原出版社──回應余英時〈《祖國周刊》與《海瀾》〉一文(柴宇瀚)

筆者以「第三勢力」為一大研究方向,撰寫〈胡永祥與《祖國周刊》之研究〉、〈從《海瀾》看「綠背」雜誌之起落〉等多篇論文,探討「第三勢力」三十多份報刊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發展及意義,帶出「第三勢力」是香港文化史的重要一員。恰巧余英時先生寫成〈《祖國周刊》與《海瀾》〉(下稱余文),講述兩份「第三勢力」報刊的事情。據筆者研究所得,《祖國周刊》及《海瀾》的背後,分別獲得友聯出版社及高原出版社的支援。筆者藉此回應

更多

答余汝信(程 翔)

作者撰文回應本刊上期刊登余汝信〈「六七暴動」的發起者是港澳工委嗎?─對程翔新書的一些批評〉,回答五個問題,力陳六七暴動中周恩來是被動領導,發動六七暴動的是港澳工委。讀者可把兩篇文章都讀一遍,找出真相。──編者 文革史學家余汝信先生在《明報月刊》十月號撰文批評拙作《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質疑筆者的動機。他說:「程翔先生不顧事實地誇大港澳工委作用,將港澳工委與北京切割,不禁使人產生一個疑問:

更多

細說友聯──回應余英時〈友聯諸君多來自新亞同門〉一文(柴宇瀚)

余英時先生在〈友聯諸君多來自新亞同門〉(下稱余文)中,憶述友聯出版社(下稱友聯)同寅、《祖國周刊》的歷史,以及友聯與新亞書院同學的關係,令筆者回憶起撰寫《胡永祥及祖國周刊之研究》博士論文時,研究胡永祥(又名胡欣平,筆名胡越、司馬長風等)的生平、《祖國周刊》發行十一年以來,合共五百八十五期的刊物,以及友聯的發展過程。期間,筆者兩度訪問曾經在友聯工作的宋敘五教授,對友聯歷史有更深入的了解。筆者藉此回應

更多

我所知道的《青年樂園》 (梁慕嫻)

《青年樂園》又名《青樂》,是香港的一份周報,創刊於一九五六年四月,在「六七暴動」期間被英國當局控以煽動罪,勒令於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停刊,共出版十一年半。筆者早已慢慢地忘記了這個「戰友組織」,直至二○一四年八月朋友傳來左丁山文章,文中提起因他另有一篇關於《青年樂園》拿北京資助的文章,金文泰中學學生、《青年樂園》派報員石中英給他電郵說:「誤解往往由不溝通開始,偏頗往往來自事實了解不足」,並附上他於二○一

更多

《老子》首章究竟能多淺顯? (周天瑋)

上個月本刊刊登了一位關心《老子》的讀者投書,這位署名「一讀者」的先生或者女士說:「《老子》首章,其實文義淺顯如下:『道』(道理學問)及『名』(名物知識),並非『常不變』也(即老子主張『自然規律』乃不斷演變者也!故他又主張需順乎『自然』之變也,亦即『道法自然』說也)!」當編輯女士將投書交給我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反應自然是很高興的。我在六月號的拙文裏說到「衷心盼望指正,大家把老子哲學說得更明白一些,人人

更多

《老子》第一章第一句應如何語譯? (一讀者)

敬啟者︰一、《老子》首章,其實文義淺顯如下︰「道」﹙道理學問﹚及「名」﹙名物知識﹚,並非「常不變」也﹙即老子主張「自然規律」乃不斷演變者也!故他又主張需順乎「自然」之變也,亦即「道法自然」說也﹚!二、可見其說在「變」也﹙與《易》一脈相承也﹚。但「學問家」卻自困於「深義」中,乃有陳鼓應之「不可以用言詞表達其道」說;傅佩榮之「永恆之道」說。作者周天瑋先生乃以為老子在批評「人為規範的、不是恆久的道」矣!

更多

一九六七年武力收回香港? (余汝信)

《明報月刊》六月號劉銳紹先生《六七暴動「三把火」燒鍋烹肉》一文,引述了內地《黨史縱橫》一九九七年第八期刊登的一篇署名厲松、題為《高瞻遠矚 果斷英明—文革中周恩來阻止進軍香港》的文章,並稱此文「較能說明時序」。惟劉先生未能看出,這是一篇胡編亂造、虛構歷史的怪文。經搜索,我們發現,不單劉先生,香港不少人也被此文吸引過眼球,包括:江關生先生於二○一二年七月出版的《中共在香港》(下)一書引述過此文;《大公

更多

評《「六七風暴」的前因後果》 (梁慕嫻)

西門丁在《明報月刊》五月號的文章《「六七風暴」的前因後果》(下稱「西文」),筆者有以下評說。一、在命名問題上,「西文」綜合各方提法有:「六七暴動」、「反英抗暴」、「六七群眾運動」和港英的騷亂之說。我要補充的是,還有「Roundtable教育及專業發展部下的通識教育交流協會」於二○一四年的口述歷史計劃:「愛國學校教育及當時社會運動—六十年代參與愛國學生運動歷史研究」。我收過他們的計劃書,但未知是否完

更多

批評與回應 (石 鎮)

年來本人因工作及家庭關係甚少在港,近日參加一摯友壽宴,席間另一朋友送我一份《文匯報》剪報,細看方知原來是吳康民老校長撰文對刊於去年《明報月刊》六月號的拙文《淺談文革對香港的影響》,其中提及當年愛國學校的情況,謂本人曾上山下鄉,並曾任教於清華大學,言本人根本不了解香港情況,是躲在小鎮信口開河,胡說八道,其文革遺風上綱上線,以推測為事實,咬牙切齒之態躍然紙上。查本人髫髻之年已移居香港,斯時連「三年災害

更多

歷史解釋的邊界在哪裏:文革與歷史書寫(沈秀貞)

貴刊二○一六年五月號載韓少功題《文革權力的分配與競爭》的文章,該文試圖以十九、二十世紀經濟學的邏輯解釋文革現象。韓指參加文革的群眾都是若虛若實的逐利者,他將文革一波又一波的鬥爭,演繹為如當今投機市場的廝殺,具諷刺時弊之意。他指,「一個人只要稍有想像力,幾乎可把經濟學的全部用語掄上來,用於這個符號生產和消費的全過程,得出權力分配和再分配的一系列恰當描述。」他如此演繹文革,是要將文革從神劇還原作常情和

更多

讀者來鴻(朱訊)

我是貴刊忠實的讀者,年屆八十五的老人。每月初收到《月刊》,我認真閱讀。因為她無論在政論時局、人文、歷史、各種專題等,內容很充實,有理,有據。所以不論長短文章都讀。以九月號為例:「毛澤東忌辰有所思」邵燕祥的文章,真實、有理、膽大,寫出了許多事件。我在大陸工作期間,都糊裏糊塗。當時,也許太純、太笨。閱讀後才清醒。又如幾期連刊登有關《炎黃春秋》為「炎黃」鳴不平,我十分佩服編輯水平。我是在一九五二年初,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