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子愷──人間畫家第一人(金耀基)

一二十世紀中國,豐子愷(一八九八—一九七五)是最人間性的畫家。他的畫畫出了人間相、人間味、人間情。豐子愷的畫是「人間畫」,他是中國人間畫家第一人。豐子愷生於清末,逝世於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經歷了中國古典農業文明向現代工業文明轉型的前半期,更涉身於中國傳統文化向新文化急速翻湧的大潮中,所以他的畫展顯的不止有傳統中國畫的精髓,更為中國畫開出了新面貌、新風格。最突出的是他充滿古趣的畫中人物都穿上了現代人的

更多

子愷家書(豐 羽)

二○一八年是戊戌年,兩個甲子前光緒帝維新變法已經被老佛爺停止了,江南的水鄉仍感受不到任何變化,一切依舊。家祖豐子愷就是誕生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浙北的石門,大運河神奇的轉了一個大彎,老人說這裏風水好,聚攏許許多多近代中國的文人墨客。為中華文化的傳承和傳統思想的更新,做出了傑出的貢獻。為了紀念豐子愷誕辰一百二十周年。多才多藝的策展人王一竹女士計劃了一系列、四地五個不同的展覽,核心是還原豐老不同的身份:書

更多

「蓮說」傳奇(鄭培凱)

林天行畫荷,持之以恆,已經畫出了一段香港的荷花傳奇。這次畫展取名「蓮說」,就是要蓮(荷)花化作千百億身,讓我們聽聽蓮語荷言,可以是多麼艷麗,又多麼淡雅,多麼繁華,又多麼真純,是多麼風流,又多麼矜持,是多麼璀璨,又多麼素淨,是多麼熱鬧,又多麼寂寞。中外畫家畫荷,各有不同的傳統,通過畫家的心境,呈現不同的意境。大家熟悉的法國印象派莫奈(Claude Monet),畫了一系列油彩荷塘,在五色斑斕之中,朝

更多

西西獲紐曼華語文學獎的意義(何福仁)

西西獲得二○一九年紐曼華語文學獎(詩歌獎),這是決審結果出來之後,何麗明馬上來電告訴我的。何麗明是《西西詩集》的提名人,她和其他提名的評審通過視像,反覆討論(應該是力爭)了個多小時,最後達成意見。她要我告訴西西,當時是深夜十一時多,西西早已就寢,我硬着頭皮照做。西西在電話的另一頭:「紐曼,哦?」然後,三分鐘之後,她也許清醒過來,給我來電,說:「感謝,我高興。」何麗明,我們在一天之前才見面認識,《西

更多

「筆墨留情」──丁衍庸的藝術與情懷(陳冠男)

二○一八年是丁衍庸先生辭世四十周年紀念,他生前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任教時之學生及友好捐贈大批丁氏書畫遺作予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於二○一八年五月十二日至九月二日舉辦「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展覽,延續丁氏慷慨精神,表達感念之思。捐贈作品原有一百零三項(其中三項早於一九八九年及二○一六年已捐贈),展覽期間又另獲四項捐贈,合共一百零七項,另借展十一項,是中大文物館近年所獲最

更多

黑膠唱片的 惜物情懷(邵頌雄)

友人收藏古典音樂唱片多年,大都以CD為主,單是蕭邦鋼琴練習曲的藏品,便堪稱天下第一,任何曾出版全套演奏的錄音,都被他搜羅珍藏,據說凡三百套以上,還未計算其他非整套灌錄的許多唱片。但近年他的收藏目標,卻轉往附有演奏家親筆簽名的黑膠唱片。最近,他傳來了網上連結,是一套鋼琴家荷洛維茲「金禧演奏會」的黑膠唱片,上有荷老的簽名。這套紀念他於美國首演五十周年的現場錄音,共兩張,一為跟指揮家奧曼第合演拉赫曼尼諾

更多

樂團的政治啟示(路德維)

八月底,柏林愛樂樂團候任總指揮彼得真高指揮了樂團的樂季開幕音樂會。演出教人振奮不已,但音樂會竟教我想起該團的前任總指揮,英格蘭的歷圖兩年前的一場音樂會。 該音樂會的節目編排異常用心,把德布西、弗朗克、拉威爾以至瓦雷茲等作曲家的作品,以不同主題(包括夏天和異域)貫穿起來。歷圖於指揮澳洲作曲家Percy Grainger之作時,則用德語向聽眾作簡介。音樂會我倒沒有什麼印象,但他語末笑瞇瞇的一句「Bit

更多

觸動心靈的凝望 超時代深邃隱喻──艾軒的畫藝與結緣(季玉年)

那一天的下午,艾軒打電話給我,說他賣出多年的一張早期作品《有志者》在北京嘉德拍賣行上拍。這張作品畫的是一位殘疾知青少女支着拐杖站在圖書館裏看書,她專注沉浸在對知識的渴求中。那年正是改革開放初期,恢復高考不久,這張作品是在反映時代背景,年輕人希望通過高考改變自己的命運。艾軒用最樸實和真誠的藝術語言表現對人性的關注,引發觀者的共鳴。這作品也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傷痕美術的重要代表作。以特定時期

更多

「新文體寫作」的意義(劉劍梅)

我父親(劉再復)非常勤奮,數十年如一日地堅持「黎明即起」,每天早晨五點便進入寫作,從五點到九點,這是他的黃金時段,創造時刻。數十年的「一以貫之」,使他著作等身,僅中文書籍就出版了一百二十五種(五十多種原著,七十多種選本、增訂本、再版本)。我從讀北大開始,就喜歡他的片斷性思想札記,那時札記發表的並不多,但因我是「近水樓台」,所以還是讀了一些,比如《雨絲集》。出國之後,他思如泉湧,一發而不可收,竟然寫

更多

緣 份──記與至樂樓家族的書畫情緣(黃大德)

何耀光先生不僅是香港著名的建築實業家、慈善家,還是中國古代書畫的收藏大家、熱心的文化贊助人。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得以購藏簡又文先生的舊藏,何先生出力不少,位居購藏贊助人名單之首席。除此之外,何先生還出資整理、出版了《何氏至樂樓叢書》,囊括廣東歷史文化名人的年譜、詩文及研究著作四十餘種,蔚為大觀,尤其是明末廣東遺民詩文稿編印出版,成為今日研究明代以來廣東文化藝術史必備的工具書,功德無量。尤令我驚歎不已

更多

時飛人逝──又一章(鍾華楠 文、馬星原 圖)

編按:鍾華楠先生於八月十二日辭世,享年八十六歲,本欄兩篇為鍾先生之遺作,鍾先生於二○一三至二○一六年於本刊撰寫並請馬星原先生配畫,合作連載專欄「笑文匯抄」。今年再於本刊新設專欄「過江一鯽」,計劃分享出國求學經歷,惟世事難測,妙篇遽然止。鍾先生不單於建築專業有極高成就,同時酷愛文學、音樂和繪畫等多門藝術,為人開朗風趣,對人生充滿熱情。今忽聞鐘聲,「時飛 人逝」,令人惋惜無限。 一九五四年春,我到了南

更多

從「問世間情是何物」說到《人間有知音》(金耀基)

  一八百年前,宋金時代,有「北方文雄」之稱的文學家元好問(號遺山),於詩、詞、文、曲諸體皆工,元好問著作甚富,〈雁邱詞〉是其名作之一,他作〈雁邱詞〉有一前語: 太和五年乙丑歲,赴試并州,適逢捕雁者云:「今旦獲一雁,殺之矣。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竟自投於地而死。」予因買得之,葬之汾水之上,累石為識,號曰雁邱。時同行者多為賦詩,予亦有〈雁邱詞〉。 〈雁邱詞〉闕首便是一問: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更多

知者 好者 樂者──從私家收藏書畫發展史看至樂樓藏品(司徒元傑)

中國書畫收藏在歷史的長河中,因人事更替而聚散承傳,惟大抵離不開皇家或達官貴人之手。他們既有希冀珍藏能「子孫永保」,亦有感慨個人所藏只是「雲煙過眼」,惟普羅大眾始終難以目睹。時至今日,隨博物館事業興旺,人們才得以和過往的帝皇權貴一樣,享有欣賞這些文化瑰寶的機會。雖然如此,這還有賴收藏家樂於分享和慷慨捐贈才能達成。回顧過往書畫收藏的歷史,讓我們明白文物能夠留存至今實非必然;而更為難得的,是讓我們看

更多

科學與藝術(鄭培凱)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我們一生最美麗的經歷,就是神秘的事。它是一切真正藝術與科學的源泉。」愛因斯坦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家,也是藝術愛好者,小提琴拉得好,懂得欣賞藝術,是有着高尚品味的現代文明人。在他眼裏,科學與藝術都是充滿了神秘的精神境界,是人類文明追求的領域。人們獻身科學與藝術,可以拓展文化的知性與感性,聯繫個體生命的實存與宇宙的無際無涯。人類只要思考自我的存在,就與宇宙有相通的必然性,科學與藝

更多

指揮的「煉金術」(邵頌雄)

執筆之時,剛聞訊七十七歲的杜鳴高(Placido Domingo)於拜魯特音樂節(Bayreuth Festival)指揮的一場《女武神》(Die Walküre),謝幕時竟給觀眾大喝倒彩,但對幾位主角的表現呼喊叫好。五年前的整套《尼伯龍根的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觀眾對導演卡斯多夫(Frank Castorf)大喝倒彩,卻為指揮佩特連科(Kirill Petre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