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海不擇細流 故能就其深──新加坡藝術大師陳瑞獻的文化長旅(下)(方桂香)

那麼「他往何處去呢?」中華文化是他強大的根本,深植於新加坡這個東西文化薈萃的國際都會的土壤,而那茂盛的枝葉則伸展向包圍全人類最優秀的文化的天空,吸收來自四面八方的豐沛的陽光雨露營養,而茁壯長成一棵世界性的大樹。這種價值取向和精神表現,早在二○○三年一月二十八日就已經為陳瑞獻贏得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崇高榮譽「水晶獎」(Crystal Award),同時

更多

貝多芬《費德里奧》新解(陳廣琛)

《費德里奧》是貝多芬唯一一部歌劇,幾經刪改,花費了他巨大的心血。它的劇情如下:弗洛倫斯坦因揭發皮札羅的罪行,淪為政治犯,被秘密關押在監獄地牢裏。弗洛倫斯坦的妻子利奧諾拉女扮男裝,化名費德里奧,借在監獄工作之機,希望找到並營救無辜的丈夫。一天,皮札羅來到監獄,準備殺死弗洛倫斯坦,以絕後患。幸好利奧諾拉在關鍵時刻出現,舉起手槍,救了丈夫一命。而此時欽差大臣到來,終結獨裁統治,逮捕皮札羅,釋放弗洛倫斯坦

更多

明月!明月!(李志清)

今天剛好是己亥年中秋節。昔日一入秋,夜涼如水,四季分明得多,今天仍酷熱如暑,在街上走一走,就出得一身大汗,想到地球暖化,也想到今年香港沸沸揚揚的問題……去年金庸先生過身,《明報月刊》找我寫一些紀念查先生的圖畫,也寫了一篇紀念短文,幾個月前總編潘耀明先生與編輯張志豪先生相約,希望在《明月》開一專欄寫點東西,可惜一直忙着……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當代藝術語境需要的元素──談二○一九新藝潮(鄧海超)

首屆「新藝潮」博覽會於二○一五年在澳門舉行。這個藝術博覽會秉持一項抱負:它不是旨在展示頂級藝術品的商業藝術博覽,而是要建立一個開放創新的平台,推廣及展出世界各地年輕藝術家的最新藝術創作,與藝術界朋友和市民共享,了解藝術發展新風格。「新藝潮」透過公開徵集、評審機制,讓各地藝術院校近年來嶄露頭角的藝術家呈交代表作品參加比賽,藉兩輪網上評審及在展場評核作品原跡,選出具有水平的入選作品,並設立獎項頒予最

更多

十分情一分話柄──任白歌聲朗如月(黃秀蓮)

我從舊香港的月色走過來,維港月色,年年依舊。人事變遷,哪堪重認?不覺間,我也步進月色朦朧的年紀了。幼時,市民娛樂主要是聽收音機,粵曲音波,永晝長夜,都飄盪於空氣中,許多曲子聽來只嫌太長,唯獨任白歌聲,一飄來,就滿室荷香。一個孩子,得姑婆疼愛,自然愛姑婆所愛,迷上任白,起初純粹是愛的延伸。這種愛,愛得單純,溢滿童真。儘管日子過得相當儉省,幸而戲票不貴,要是黃牛黨不來炒票,一張票,一元多,可容一大一小

更多

用遊記打開國際關係之門──訪問沈旭暉(葉國威)

「我很喜歡去旅行,但未至於非常沉迷,可是我也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希望能環遊全世界的所有國家,到現在就去了大概一百二十個。」如果要在「字遊天地」專欄中介紹沈旭暉所有去過的地方,要花十年時間。「字遊天地」,是「寫作x旅遊」,「字遊天地」加上沈旭暉,就是「寫作x旅遊x國際關係」,在沈旭暉告訴大家這一百二十個是什麼地方之前,我們從遊記閱讀說起。 從集郵開始人人都喜愛旅行,但未必個個都喜歡寫遊記;會寫遊記的

更多

我討厭的音樂會現象(路德維)

我討厭的音樂會現象,包括聽眾在演出時翻閱場刊(難道這些人不覺得翻頁的噪音很騷擾別人嗎?這些人大概不覺得)、看手機(難道這些人上電影院時從未看過勸喻,指出看電影時看手機,屏幕的光線會妨礙別人觀賞嗎?這些人大概從來都只有自己,完全不覺得公德心是一回事)、好像很有公德心地壓低聲音交談(這些人明知聽音樂會應肅靜,卻不忍放棄打擦邊球)、於座上擔任次指揮(二○一七年十一月在台北聽萊比錫布業大廳樂團音樂會,坐在

更多

周棄子的別署與新詩(朱少璋)

為補《未埋庵短書》及《周棄子先生集》的不足,幾年前開始手蒐集、整理周棄子渡海前(一九四九年以前)的作品,搜集材料的過程中,在〈談新名詞入詩〉讀到一條有關周氏舊體詩的線索,他在文中有這樣的回憶: 記得是民國二十四五年之間,我作過八首古風,題目是「今行路難」,第一首起四句「醉君以葡萄香檳之美酒,瀹君以咖啡酪乳之苦茶。伴君以狐步探戈之妙舞,媚君以袒胸裼股之淫娃。」 「民國二十四五年之間」正好是渡海前,

更多

生活創作的家園與血脈文化根本的原鄉──新加坡藝術大師陳瑞獻的文化長旅(中)(方桂香)

一九八八年九月十日,當新加坡建國外交部長拉惹勒南(S. Rajaratnam)把「新加坡印度純美術協會」的最高榮譽「藝術瑰寶獎」(Kala Ratna Award)的金線藍絲大披肩披在陳瑞獻的肩上時,協會的主席那塔勒佔(D. Natarajan)在長篇頌辭中,除了讚頌陳瑞獻作為第一位榮獲印度文化圈最高榮譽的非印裔人士那不可思議的多元成就外,也肯定他在推廣印度文化方面的貢獻:「陳先生也把印度偉人如泰

更多

君子比德與玉組佩(許曉東)

愛美是人之天性。任何美麗珍貴的材質,如寶石、金、象牙、貝殼、黃金等,首先都被用作裝飾品,然後慢慢發展出宗教的、文化的含義。玉器亦然。大約到了東周時期,玉器經過六千餘年的發展,被賦予五德、十一德,與君子美好的品行相聯繫,直接帶來了玉佩、玉組佩的風行,成為當時君王、貴族最華麗的裝扮。玉之於中國古人的特別之處,可從《禮記.聘義》孔子回答子貢何以貴玉賤可見一斑。孔子認為貴玉輕並非因為玉少而多,而是因

更多

巴赫的《聖經》(陳廣琛)

德國作曲家約翰.塞巴斯蒂安.巴赫,在西方音樂史上擁有崇高的地位。他是歐洲幾百年來音樂傳統的集大成者,也對後世的作曲家產生了持續深遠的影響。巴赫生活於十七與十八世紀之交的德國,畢生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更在生命最後近三十年的時間裏,出任萊比錫聖托馬斯學校(Thomasschule zu Leipzig)的樂長,負責這座名城的禮拜音樂演出。在這種氛圍裏,巴赫的音樂與基督教自然密不可分。事實上,他在大部分作

更多

王建李後主教坊二重奏(韓中旋)

清初大詩人王阮亭寫過一組《秦淮雜詩》,共十四首,其中一首云: 舊院風流數頓楊,梨園往事淚沾裳。樽前白髮談天寶,零落人間脫十娘。 頓即頓文,楊即楊玉香,皆當時名妓也。頓脫皆元人後沒及入教坊者。頓文幾歲大時就出入秦淮,其父為老琴師,拖着女兒挨門逐戶求傳琴藝,女兒耳濡目染,幼即通琴藝。長大後淪為花街,以琴藝會客,不意琴音起處,客似雲來,頓文遂成教坊紅牌阿姑矣。第三句之「天寶」,是唐明皇年號,與開元一樣,

更多

陳瑞獻在別處──新加坡藝術大師的文化長旅(上)(方桂香)

新加坡國土小,歷史短,立國只有五十四年,文化的發展自然不可能像其他文化古國那樣「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但具體的歷史事實在人間的層面來說,總是充滿各種偶然,包括天賦予個人非凡才智的偶然,天才的誕生跟國土大小沒有一定的關係。天才如何誕生只有天知道,從來不可能像理論邏輯那樣,可以讓人從A到B那樣,條理分明去理解,反之,只能讓人用心去感知天心,了知天意有時會憐小土,比如在政治的範疇,無端降下了

更多

孤獨的漫遊者──張弓的繪畫藝術(季玉年)

性格是與生俱來,但價值觀是受着家庭、學校或宗教信仰,與在成長過程中所遇到的人和事件影響而成的。儘管老天爺對你的命原有所安排,但性格加自有的價值觀就會改變命運。我多年來結交不少藝術家,除了欣賞他們的才華和獨特的藝術風格外,我覺得更有意思的是雖然他們可能成長在同一年代、具同一經歷,但自有的性格改變了他們的發展和命運。我認識的張弓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張弓於一九五九年在北京出生,父親是中華民國海軍尉官,可

更多

白先勇與劉再復對談《紅樓夢》(三)──閱讀《紅樓夢》的區別(喬 敏 記錄及整理)

劉再復:我講一下與白先勇閱讀《紅樓夢》的區別,我和白先生有共同點,也有相異點。從大的方面說,我們的異,在於:文本與文心,文學與哲學,微觀與宏觀。以閱讀方式而言,我和白先勇的區別在於,白先勇所講述的一切,均以閱讀文本為基本點;而我則是「文心感悟」。如果說,白先生是「文本雕龍」,我則是「文心雕龍」。無論重「文本」或重「文心」,當然都以「人」為依據。但「文本細讀」側重於文學欣賞,而「文心感悟」側重於哲學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