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清月明,紙醉金迷:李華弌的山水 (馮戈)

李華弌的工作室藏匿在核心商業區高樓頂層,三、四米高落地玻璃似有還無,如置身崖頂,四周攀天建築交錯,遠近幕牆竟恍似李華弌筆下的險峰絕嶺。餘暉無阻,抹落屋內一幅剛完成的作品,近四米闊,是鋪滿了金箔的日本百年屏風,李華弌在上面畫了兩棵老松。貝多芬的C小調合唱幻想曲在舞動,聽着李華弌用手指敲出的節拍指揮,把工作室漂淨成一座小教堂。夕照藉那屏風上的金箔染出一幕暗燭,兩棵老松巍巍而內斂,一如在飛天的聖像。女助

更多

盧國沾與電視曲詞 (劉天賜)

受香港大眾歡迎的歌詞,以電視主題曲的居多,事緣上世紀七十年代以無廣播的電視媒介剛剛興起(包括無電視、麗的電視、佳藝電視),加上日本製造的家用電視機以及「魚骨形」接收天線的普及,促使家家戶戶都置有一台電視機,可供全家老少一起共享娛樂及資訊服務。中國人喜愛看劇,又特別愛看富追看性的連續劇,每一套劇集,都配上一首專門度身訂做的主題曲。悅耳的歌曲百聽不厭,每天由朝到晚都廣播數次。然而,這些金曲的填詞人

更多

《白羅衫》觀後 (金聖華)

早在今年初二月間,白先勇就來電相告,他又歷時兩年,為蘇州崑曲院策劃監製了一套新的崑曲《白羅衫》。「三月九號要在北大首演呢!你來看來看,這是套舊戲新編,跟希臘悲劇Oedipus Rex 相似,講人跟命運的抗衡!」由於當時正值中大授課期間,未能成行,所幸不久又得知這齣戲將會在今年八月中旬應康文署之邀, 來港參加「二○一七中國戲曲節」演出,於是急忙訂票,由白先勇及其團隊悉心籌劃傾力製作的嶄新曲目,中國戲

更多

我聽彼得真高 (路德維)

彼得真高(台譯佩特連科,Kirill Petrenko)這位柏林愛樂樂團候任音樂總監,對一般樂迷而言是個謎團。雖然他在拜萊特歌劇院和拜仁國立歌劇院的成績已廣受肯定,但他的錄音卻少得可憐,而至今仍未擔任過任何一隊頂尖樂團的總指揮。他當選柏林一職後,我立即為樂團的慧眼決定而雀躍,怎料一位業界友人立即語帶諷刺,着我「分享一下為何我能看出這位於管弦音樂指揮未見建樹的音樂家的厲害」。我當時回答,如果把我在慕

更多

音樂建構文明 (邵頌雄)

一九七九年,小提琴家史坦(Isaac Stern)接受中國外交部長的邀請,到中國訪問和演出,成為文革結束後西方首位踏足中國的古典音樂家。為期三周的交流拍攝成紀錄片《從毛澤東到莫扎特》(“From Mao to Mozart”),當年頗受好評。筆者前一陣子重看,仍覺其有可觀之處。影片前段,帶出了史坦與中國指揮家李德倫的一段對話。李氏認為,莫扎特是大時代造就的傳奇,因他身處由封建社會過渡至現代化工業社

更多

何藹恩的「女性」藝術作品 (鄧凝姿)

去年跟藝術家兼策展人王禾璧一起策劃了名為《聽日你想點》的展覽,展出藝術家全為女性。跟大部分在港展出的展覽一樣,除了傳媒報道外,有關此展覽的評論文章可以說是寥寥可數。其後好友藝術家林嵐於「藝頻」(藝術推廣新聞頻道)張貼名為《解放性別之爭》的文章,文中提及坊間對此展覽只有「竊竊私語」,而不敢「在公共場所講真話」,因此讓她來問一句:如果展覽只是為了「超越」或「探索」藝術的話,「為什麼一定要是全女班」的展

更多

電視製作管制略談 (劉天賜)

電視乃「入屋」的傳播媒體,而家內老少雲集,故所播放的題材、用語、影像、寓意等都該受到合適的管制。這審查與管制的責任由政府承擔。在此前提下,即使傳媒有監察社會的職能,也不可一句「言論自由」、「知情權」、「高度透明」等便繞過傳媒維護社會公眾利益的義務。無論實行任何主義的社會,皆應如此。不過,當然亦不可借管制為藉口以阻合理而不順心的言論,其間的拿捏亦考心思。最近新華社新聞信息中發出一批「禁用詞」,其中有

更多

叫我世界第一名 (李昂)

我是那種外出旅行,著名的景點一定會去看的人,而不是一定要另闢蹊徑,去找尋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所謂秘境的人。我的信念一向是:金字塔、競技場之類一定有可觀之處,從中,也會看到歷史的遺跡。對美食也一樣,我不是那種穿街走巷,一定要去找別人不知道的美食的人。我對美食評鑑或我信得過的人的推薦具有信心,尤其是幾個具有世界指標性的評鑑。雖然也會有小小的意外,但意外不是誰得第幾名,而是有一些真正很好的餐廳,因為在不容

更多

《非常音樂家》 (邵頌雄)

同欄路德維兄與香港中文大學的麥敦平與張智鈞教授,去年為香港電台第四台主持的古典音樂節目《非常音樂家》(Madly Musical),最近於二○一七年度的紐約節國際廣播節目大獎(New York Festivals International Radio Program Awards)中的「文化藝術」類別中,榮獲銅獎,值得恭賀表揚。節目共分八集,由兩極情緒症聊到舒曼、從專注力缺乏過度活躍症談到莫扎特

更多

百歲蓮姿灧紅樓:饒宗頤巴黎畫展 (綠騎士)

炎夏六月,正是芙蓉盛放的季節。百歲詩人畫家從遙遠的東方親自「護花」,帶着數十張荷書畫,來到巴黎城中一座奇異的紅樓,作「蓮蓮吉慶」展覽。饒宗頤教授個子瘦小,胸中卻是海闊天空,更長着一株跨越數千年的寶樹,有十多枝伸向四方的巨幹:敦煌的燦爛、甲骨的幽謎、還有詞學、史學、目錄、楚辭、考古、金石等多種學術研究,都長出纍纍果實。更間接地滋潤了特帶清芬的枝幹:詩書畫。這位國學大師的畫作題材很廣,山水人物都揮灑自

更多

分切成二十六個部位的雞串燒 (李 昂)

一隻雞可以分切成多少個部位?最簡單的,了不起大卸八塊,加上內臟。可是,東西方分切雞肉的方式大不同,尤其是以串燒享譽美食界的日本串燒,可將雞分切出二十六個部位,來供顧客分點享用。真是太神奇了!除了熟悉的雞翅、腿肉、雞肝、雞心等等,聽過:「振袖」?這是雞小腿和雞胸中間的一塊肉。「生蠔肉」?這是雞腿排旁邊的一小塊肉。「阿基里斯腱」?這是雞腳筋。「銀皮」?這是雞胗、肝取下來的部分。「雞心管」?「鳳凰肉」?

更多

寫給荷花:荷的本質,愛的本質 (林天行)

畫荷之前,心裏總有許多想說的話。可是,畫完後,就不知該說什麼了。雖然我愛你花的嬌媚,葉的明潤,枝的秀拔;也愛雨中的喧嘩,秋季的寂寥……但我不想重複這些讚美的方式。我覺得,你的美不僅僅這些,你有千億化身,每一種都擁有獨特不凡的魅力,可你卻從不炫耀自己,反而那麼平凡,那麼無微不至地愛着世人。我只能懷着一顆感恩的心,沒有清規戒律的框框,以獨特的視覺方式,順應當下自我觀念意識,用直覺發現你萬般芳姿以外的美

更多

歡樂時光 (劉天賜)

幾個月前,《歡樂今宵》五十周年聚餐晚宴,舊同事通知我須出席,可惜身在外地未能參加,成一憾事。這個長壽的綜藝節目,值得一寫再寫。當時只有二十出頭的電視製作人蔡和平負責策劃及籌備《歡樂今宵》。無電視首任總經理貝諾(Colin Bendall)希望製作一個類似澳洲九號電視網“In Melbourne Tonight”的節目,於是由新加坡人蔡和平用了五個月時間觀察香港人的文化和生活後,製作了《歡樂今宵》

更多

悼貝洛拉維克 (路德維)

上一世紀,當西洋古典音樂仍是較「主流」的文化活動時,音樂家去世可以是文化圈、甚至社會上的大事:馬勒和伯恩斯坦於世紀初和世紀末辭世,都分別為維也納和紐約兩地人民夾道送別。(筆者也記得,上世紀下半葉獨當一面的柏林愛樂樂團總指揮卡拉揚在一九八九年去世時,連香港無線新聞也有報道。)馬勒和伯恩斯坦都不只是指揮,他們也是具前瞻性的音樂先鋒:到了今天,世人終於肯定馬勒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交響樂作曲家,而伯恩斯坦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