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姚莉(顧 媚)

一曲《玫瑰玫瑰我愛你》的原唱者姚莉姐走了,我又失去一個知心朋友,人間少了一個她,太寂寞了。與姚莉最後一次見面在五年前,也是我最後一次回香港的那年秋天。我們相約在北角海逸酒店茶敍,她拄着拐杖笑容可掬地出現在眼前。還未坐定她就急急地傾訴離情,她永遠是個樂觀、豁達、可愛的人物。 姚莉不為人知的私戀情我們有一個共同的好朋友黃奇智,二十年前編著過一本《時代曲的流光歲月》,詳盡地紀錄了從上世紀三十年代至今的時

更多

杜莉的散文(丁 東)

我接觸杜莉的散文很晚。幾個月前和她聯上了微信,才讀到她的散文。一篇〈米福峽灣掠影〉,引起我頗多感慨。正巧前年冬天我也到新西蘭旅遊,米福峽灣也是目的地,但途中遇上暴雨,因雨封路,車子只好在距離米福峽灣幾十公里處折返,我沒有去成這一勝景,當時頗為遺憾。杜莉的文章繪聲繪色,似乎讓我親臨了米福峽灣。我心裏十分糾結:這是彌補了我的遺憾,還是加深了我的遺憾?接着,從微信上讀到杜莉的好幾篇遊記,才知道她的散文頗

更多

香江才子何弢(薛求理)

香港著名建築家、設計師、社會活動家何弢 (Tao Ho,一九三六—二○一九) 先生近日去世,在此前的十七年,何先生已經停止了工作和思考。坊間和傳媒發表許多關於何先生的生平和文字,在此不再重複。我想謹以建築學子和晚輩身份,談談何先生作品對我的衝擊和教育。 相遇何弢先生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城市建築百廢待興,但中國建築設計業長期閉關自守,對外面先進的設計和技術了解不多,十分渴望海外的資訊。

更多

夏日裏最後的玫瑰──懷念歌后姚莉(何 華)

因《玫瑰玫瑰我愛你》而大紅的歌星姚莉,七月十九日在香港去世,享年九十六歲。夏日裏最後的玫瑰,終究抵不住時間的摧殘而凋零。至此,當年上海灘七大歌后(周璇、李香蘭、白光、白虹、龔秋霞、姚莉和吳鶯音)全部謝幕,算是一個時代劃上了句號。 大約二○○○年,姚莉和歐陽飛鶯、屈云云、靜婷來新加坡和歌迷見面,我還跑去湊熱鬧,印象中那一天成了獅城老歌迷的嘉年華會,會場擠得水洩不通。姚莉當年七十八歲,衣著樸素大方,身

更多

警方影視合作(劉天賜)

七八月香港發生很多事故,警方都有參與。說句實話,一個地方如果警察組織不受人民支持、信任、愛戴,則人民不能受到保護了,此乃該地區之悲劇。今期所講,都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影視圈所見所聞。與殖民地警方(香港皇家警察)合作的故事。與影視合作的部門叫「警察公共關係科」,當時由劉啟發總督察主理其事。劉先生乃開明之長官,極其合作,且知悉影視產業的情況(後來李沛權請了他進公司幫手)。先講劉啟發總督察當時的上級曾蔭培

更多

天外有天 人外有人──記我所認識的幾位數學家(陳方正)

費茲傑羅(Scott Fitzgerald)有名言:「讓我告訴你那些真正有錢的人是怎樣的吧。他們和你或我都不一樣。」這話的巧妙在於直言不韙,卻似是而非。但倘若把它移用於數學家身上,那就確切不移了,這我到大學三年級才有點悟到。那時我已經修畢高等微積分和複變函數論,都沒有碰到困難,但擱在書架多時的拓撲學卻猶如天書,最後無奈拋開──心想幸好這不是我的主修。但令我真正體會這道理的,則是三位同窗的經歷。特拉

更多

了不起的巫寧坤先生(堅 妮)

前一陣,想到好久沒有和巫寧坤先生喝咖啡了,打電話去,電話不通,文茹說巫先生女兒把兩老搬走了,就近照顧。我拿到新電話打過去,接通巫師母,說巫先生出院後無法接電話,我便知道巫先生來日無多,雖然近在同郡,亦不便再上門打擾,心中耿耿。今早消息傳來,反而為信仰耶穌基督的巫先生寬慰,他終於擺脫了身體的受難,升入主的殿堂。巫先生於我是師,是友,師緣從多年前我在美國國務院翻譯處工作開始,我可以隨時拿起電話,請他幫

更多

懷念趙令揚教授(何文匯)

趙令揚教授於今年六月十九日凌晨去世,終年八十四載。屈指一算,我和趙教授相識五十年了。現在要和一位認識五十年的好朋友分別,怎能不黯然銷魂? 在長廊天台暢論古今趙教授早年曾就讀於香港大學中文系(創系時以及現在則稱中文學院),屬於我的師兄輩。他一九六九年從澳洲來中文系當講師,那時我剛本科畢業,正開始從事碩士研究,所以他也屬於我的老師輩。我碩士研究的範圍是古典文學,趙博士教中國歷史,理論上我們兩人是可以終

更多

摭拾與緬懷──悼念趙師令揚教授(楊永安)

趙師令揚教授於二○一九年六月十九日病逝,終年八十四歲。我在一九八○年正式投身趙師門下,趙師的品藻和言行對我的人生觀有很大影響。在此謹以哀思之離情寄託於緬懷的筆觸,追記趙師點點滴滴的生活片段。 教學與授徒一九七七年,我進入香港大學文學院,因我喜愛歷史,所以只修讀中史和西史,但因西史年考的成績不太理想,所以在升讀二年級時,決定聚焦在中國文、史、哲方面發展,這是我主修中國歷史的其中一個原因。一年級中史科

更多

誰是大英雄(劉天賜)

司馬遷言:「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既已存亡生死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 德。」─這是俠的內在性格、令人崇敬的俠義精神。電影、電視、電子遊戲項目等都有「社會教育責任」。俠,必定言信、一諾千金,必定實踐承諾所言,這是最基本的質素,其實凡人皆該如此。基於社會及人際間關係愈來愈複雜,人與人幾乎失去承諾,連政府也設法狡辯和不實行承諾。還有人願意「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嗎?但最難得

更多

半世紀前的知青歲月(魏承思)

半個世紀前的十一月十四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我告別生於斯、長於斯的上海,到黃海邊的蘇北大豐農場做農民。我本來應該在一九六七年畢業,但因為「文革」停課鬧「革命」而在社會上闖蕩到一九六八年才算畢業。當時最好的出路是當兵和留城做工人。因為父親還被關押在「牛棚」,我知道除了下鄉沒有其他選擇,於是識趣地主動報名去蘇北。因為我是全校第一個報名下鄉的,所以代表全區下鄉知青在虹口體育場的數千人歡送大會上發

更多

傳播學進入內地的傳薪人──緬懷余也魯先生(賀越明)

在內地改革開放的進程中,國際化城市香港的角色舉足輕重,但人們通常看到或談論較多的,是香港向內地輸入資金、資訊、人才及現代管理制度,尤其是其作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對深圳創辦經濟特區的催化作用。實際上,國門初開時,與外部的文化藝術、人文科學交流,大多經過香港這個特殊渠道。《萬水千山都是詩—余也魯回憶錄》(香港﹕海天書樓,二○一五年七月版)一書,敍及傳播學引進內地的過程,即為一個重要事例。筆者有關此事的

更多

卡爾.拉格斐──「優雅」與「冷酷」(秋 成)

《紐約時報》電子版速報卡爾.拉格斐仙逝的噩耗時,我正巧在網上尋覓Chanel的最新動態。近年來每逢在課堂上給學生講授視覺文化史,凡涉及時尚項目中有關可可.香奈兒的章節,總忘不了在末尾「別有用心」地加上一個拉格斐的片段,以換取一幫穿着講究、追求時髦的學生的歡心,故關注Chanel每季的最新動向便成了我日常的「功課」之一。學生們感興趣的顯然是作為構成世界頂級品牌Chanel的諸多傳統基因中,經過拉格斐

更多

武俠劇改編要旨(劉天賜)

武俠連續劇之吸引,首先在於個「奇」字!奇,才可以在武俠世界中「存在」。例如輕功、內功等等想像之奇功,便只有在武俠世界內存在,現實世界難以學到、實現。而武俠世界發生的江湖事,亦相當「奇」,且多「巧合」,但又要合情理,方可成立。否則,便成了另一種「神怪小說」。這另有一種道理和邏輯了。奇,便是令觀眾產生「好奇感」之妙方,對於武俠劇的角色,尤其主角的遭遇尤關重要。令觀眾感覺到稀奇,遂產生了「追看」的心理。

更多

張季鸞身後評價(容 若)

報人,一般指辦報的人。徐鑄成①以為要像張季鸞那樣,才配稱為報人。這就賦予「報人」以一定的功業道德典範性質。這吸引我對張季鸞身後評價的興趣。張季鸞(一八八八—一九四一)名熾章,陝西榆林人,與于右任②、李儀祉③被稱為「陝西三傑」。一九○八年留學日本時,任《夏聲》雜誌編輯,始發憤為新聞報國。一九一一年,在于右任主持的上海《民立報》任編輯(主筆先後有宋教仁、章士釗等)。一九一三年,任北京《民立報》主筆,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