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散文(戴小華)

在台灣讀書時,幾乎所有的老師家長都反對學生讀武俠小說。直到定居吉隆坡,一位親友送了整套《天龍八部》讓我打發時間。結果,一翻開書,就幾乎停不下來了!這是一部奇書,一部傑作。書中人喬峰(蕭峰)的豪邁粗放,勇武過人,肝膽相照,還有那種「雖萬千人吾往矣」的英雄本色,看得令我血脈賁張,心神俱醉。由於我的祖籍是河北滄州,而滄州「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或許這就是我特別喜歡喬峰這個人物的原因,而他自然會融入我的生

更多

天龍與量子場論(徐一鴻)

我是理論物理學家,在美國發表教科書《量子場論》(Quantum Field Theory in a Nutshell),我把它分成八部,並且加註一句話:「知道中國近代文學的讀者,會知道天龍是有八部的。」這本書在美歐亞洲受到相當的歡迎,陸續翻譯出大陸英文版、俄文版、日文版,與正籌備出版的中文簡體版。我估算約有三分之一的讀者知道為什麼天龍──量子場論,分成八部。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神秘的數字8,在粒子物

更多

黃飛鴻片與英雄(劉天賜)

《黃飛鴻》,無綫電視製作劇集,一九七六年播映。由冼杞然、黃百鳴以及已故之吳昊等編劇。關德興親自主演,當然有對頭人「奸人堅」石堅。劇情發生在民國初年,軍閥橫行的廣州省城,有一群自稱「百二友」之歹徒,為首石老爺聚眾欺凌百姓。黃師傅率領徒弟們克服種種困難,殲滅罪惡,大快人心。這是老主題和橋段,但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觀眾十分欣賞。回顧一些當年的社會狀況,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五日成立獨立之廉政公署,打擊社會上為害

更多

我與江青出遊(林青霞)

江青一身是故事。她十六歲離開大陸,十七歲在台灣拍了第一部電影《七仙女》。那年我九歲,跟鄰居大姐姐好不容易擠進台北縣三重市一家舊戲院裏,在人群中站着看完整部戲。我喜歡看電影,喜歡美麗的電影明星,看着七個仙女從雲霧裏飛舞着下凡塵,好生羨慕。當時心裏在想,這個飾演七仙女的江青,彷彿在天上的雲層裏,是我永遠無法接近的。她演西施的時候我讀初中一年級。電影《西施》是花費鉅資的大製作,有許多盛大的戰爭場面和宏偉

更多

陳璉被革命吃掉的人生──〈母親的閨蜜〉之一(沈 寧)

當下中國,有個新詞,叫做閨蜜。我猜想,所謂閨蜜,指女孩子年輕時候交的親密朋友,可以無話不談,實實在在地交心。一般而言,孩子們在青少年時期,相互尚無利益關係,所以交友比較純真,因而也會比較長久。待年紀稍長,有了排名就業升級漲薪等現實考慮,人與人之間,便多了相互戒備和防範甚至競爭陷害,友情漸漸淡漠,再少真誠友誼了。女人是必須有閨蜜的。男人可以有朋友,但大多不至親密到無間。古所謂君子之交淡如水,男人之間

更多

在愛荷華漫談歷史、文學與編輯──專訪瘂弦(潘耀明 訪問、李顯華 整理)

瘂弦憶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潘耀明(下稱「潘」):你是第一屆參加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當時的情況是怎樣,跟現在有什麼不同?瘂弦(下稱「瘂」):我有一篇文章寫IWP(International Writing Program)成立之前,當時主要是英文系,有很多學文學的人,他們也是作家,大家來修學分、拿學位,與後來各國作家來交流的情況不太一樣,後來更集中、更有特色,難度也更高。第一屆有七個人參加,時間是一年

更多

「在己」之學與「情問」五四(秦燕春)

一百年前以五四為標識的新文化運動的發動背景自有深刻的內在動因。吾人不能以今日對傳統中國「隔空示好」的情感取態而迴避當時相當程度和幅度趨於僵化乃至朽壞的社會結構、政治民生、人情物理。遑論在基本性格迥異於古典東方的近代西方文明的強力衝擊下,華夏中土「老大帝國」之無力回應導致的彷徨無地、自亂陣腳。然饒是對歷史當永懷理解之同情,本文的立場仍在「反思五四」,且將聚焦於經由「新文化」運動導致的對中國傳統人性結

更多

「入屋」媒體的暴力與色情(劉天賜)

世界上公開播映的電子媒界、電視台都十分謹慎處理暴力,對於「入屋」的傳媒,政府必定設立很多政策及法例保障受眾的安全和利益。暴力畢竟使一般受眾感到不安,以至討厭,而且有強大的「傳染力」,容易感染內心有暴力傾向的人,令邪惡力量升溫、擴大,社會易生怨氣。尤以公眾容易看到的傳媒報道,不必繪影繪聲,效果已非常震憾了。上世紀七十年代,梁淑怡當政,十分注重熒光幕上的暴力與色情問題。常言「取消暴力色情乃負責任之傳媒

更多

巴金先生保存的一頁半手稿(慕津鋒)

前不久,筆者偶然發現兩份巴金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捐贈的手稿。兩份手稿只有一頁半,其中一頁是題為《棺材商人》的手稿,另外半頁則沒有標題。從外觀看,這一頁半的手稿筆跡相同,稿紙相同,紙張均已發黃,布滿了污跡。《棺材商人》手稿右側寫有「空五行」三個紅字和用紅線劃去的原著作者姓名「A.普式庚」,這頁手稿寫在「生活稿紙」之上。另外半頁在最右邊,有一行已經湮濕模糊的紅字「單獨排口一口」。還好,這一頁半手稿的字跡雖

更多

懷念姚莉(顧 媚)

一曲《玫瑰玫瑰我愛你》的原唱者姚莉姐走了,我又失去一個知心朋友,人間少了一個她,太寂寞了。與姚莉最後一次見面在五年前,也是我最後一次回香港的那年秋天。我們相約在北角海逸酒店茶敍,她拄着拐杖笑容可掬地出現在眼前。還未坐定她就急急地傾訴離情,她永遠是個樂觀、豁達、可愛的人物。 姚莉不為人知的私戀情我們有一個共同的好朋友黃奇智,二十年前編著過一本《時代曲的流光歲月》,詳盡地紀錄了從上世紀三十年代至今的時

更多

杜莉的散文(丁 東)

我接觸杜莉的散文很晚。幾個月前和她聯上了微信,才讀到她的散文。一篇〈米福峽灣掠影〉,引起我頗多感慨。正巧前年冬天我也到新西蘭旅遊,米福峽灣也是目的地,但途中遇上暴雨,因雨封路,車子只好在距離米福峽灣幾十公里處折返,我沒有去成這一勝景,當時頗為遺憾。杜莉的文章繪聲繪色,似乎讓我親臨了米福峽灣。我心裏十分糾結:這是彌補了我的遺憾,還是加深了我的遺憾?接着,從微信上讀到杜莉的好幾篇遊記,才知道她的散文頗

更多

香江才子何弢(薛求理)

香港著名建築家、設計師、社會活動家何弢 (Tao Ho,一九三六—二○一九) 先生近日去世,在此前的十七年,何先生已經停止了工作和思考。坊間和傳媒發表許多關於何先生的生平和文字,在此不再重複。我想謹以建築學子和晚輩身份,談談何先生作品對我的衝擊和教育。 相遇何弢先生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城市建築百廢待興,但中國建築設計業長期閉關自守,對外面先進的設計和技術了解不多,十分渴望海外的資訊。

更多

夏日裏最後的玫瑰──懷念歌后姚莉(何 華)

因《玫瑰玫瑰我愛你》而大紅的歌星姚莉,七月十九日在香港去世,享年九十六歲。夏日裏最後的玫瑰,終究抵不住時間的摧殘而凋零。至此,當年上海灘七大歌后(周璇、李香蘭、白光、白虹、龔秋霞、姚莉和吳鶯音)全部謝幕,算是一個時代劃上了句號。 大約二○○○年,姚莉和歐陽飛鶯、屈云云、靜婷來新加坡和歌迷見面,我還跑去湊熱鬧,印象中那一天成了獅城老歌迷的嘉年華會,會場擠得水洩不通。姚莉當年七十八歲,衣著樸素大方,身

更多

警方影視合作(劉天賜)

七八月香港發生很多事故,警方都有參與。說句實話,一個地方如果警察組織不受人民支持、信任、愛戴,則人民不能受到保護了,此乃該地區之悲劇。今期所講,都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影視圈所見所聞。與殖民地警方(香港皇家警察)合作的故事。與影視合作的部門叫「警察公共關係科」,當時由劉啟發總督察主理其事。劉先生乃開明之長官,極其合作,且知悉影視產業的情況(後來李沛權請了他進公司幫手)。先講劉啟發總督察當時的上級曾蔭培

更多

天外有天 人外有人──記我所認識的幾位數學家(陳方正)

費茲傑羅(Scott Fitzgerald)有名言:「讓我告訴你那些真正有錢的人是怎樣的吧。他們和你或我都不一樣。」這話的巧妙在於直言不韙,卻似是而非。但倘若把它移用於數學家身上,那就確切不移了,這我到大學三年級才有點悟到。那時我已經修畢高等微積分和複變函數論,都沒有碰到困難,但擱在書架多時的拓撲學卻猶如天書,最後無奈拋開──心想幸好這不是我的主修。但令我真正體會這道理的,則是三位同窗的經歷。特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