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落遠東的亞美尼亞人 (沈旭暉)

我們一般對猶太人流徙世界各地、又被納粹大屠殺的歷史耳熟能詳,但對經歷近似的亞美尼亞人卻頗為陌生。其實他們不但在國際關係上有獨特角色,和香港、新加坡等遠東華人社群,也頗有淵源,不過卻為大家所遺忘。亞美尼亞位於亞歐大陸之間,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之一,冷戰後才獨立,人口約三百萬,然而海外亞美尼亞僑民就超過八百萬,構成了「亞美尼亞身份認同」的主體,那個國家反而只是其中一個載體。這是因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

更多

美國制裁伊朗名單中有港企?——香港與中東的軍售風雲 (沈旭暉)

踏入二○一六年,美國政府宣布將考慮對伊朗施行新一輪制裁,作為對伊朗去年試射導彈的回應,然而伊朗和西方和解已成事實,美國這類姿態更多是向國內交代,雙方也心照不宣。值得注意的反而是制裁名單,因為榜上有名的,包括了一間港企,值得我們重溫香港歷來和中東軍售千絲萬縷的關係。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被制裁的港企「安徽藍德集團股份有限公司」(Anhui Land Group Co. Limited)並非「真‧

更多

假如意大利成功殖民三門灣 (沈旭暉)

本欄曾談及不少昔日各國殖民管治的香港姊妹港,除了英法德俄等國一度佔有中國良港,本來還有一個歐洲國家有機會殖民中國,最後關頭卻流產告終。這段往事,今天回顧起來,還是對「後殖民主義」這題目有一定參考價值。 事件主角是統一後的意大利,爭取的港口是浙江東部三門灣,時為一八九八至一八九九年,也就是《馬關條約》簽訂後,列強大舉從中國搶奪勢力範圍的晚清末年。當時意大利國力頂多屬歐洲二流,本缺乏對外擴張的實力,即

更多

德屬「模範殖民地」膠州灣  ——香港昔日的姊妹港 (沈旭暉)

  和英國殖民帝國相比,德國的管治還是相對粗疏。它雖然想到間接管治,但在非洲卻找不到有用的代理人,最終還是要施展純粹的血腥高壓,和英國把各地酋長利用得如魚得水相比,高下立判。即使是有意採取懷柔教化的膠州灣,也沒有把本土情懷理順,不像英國懂得把教化和山東儒家文化並列,結果同樣是被看作純侵略者收場。

更多

香港的昔日姊妹港  ——俄國「關東州」管理拾遺 (沈旭暉、鄺健銘)

  相對那些年的旅順,香港擁有財政方面的自主性,但沒有外交權力,這是因為關東州廳長以軍事方法管治,藉以加強俄國太平洋艦隊的影響力,以開拓遠東地區的商業經濟發展,有一定「便宜行事」的職能,這方面,頗非今日香港、乃至後期的英屬香港所能比擬。

更多

那些年的「方舟計劃」  ——假如全體香港人移居北愛爾蘭…… (沈旭暉)

  如果五百五十萬香港人一下子擁入北愛,共和軍只要宣傳「倫敦引入外人打壓本土資源」,就能激起本土主義,只怕全民更激化。原本就有武裝實力的愛爾蘭共和軍,只會藉本土主義壯大,甚至遷入當地的香港人,也有可能成為攻擊對象。

更多

官辦「香港節」事倍功半 (沈旭暉)

  根據《基本法》,香港特區沒有外交權力,但擁有「涉外關係」功能,令香港有條件通過經濟、文化等層面的涉外互動,宣傳香港形象,以輸出香港軟實力。香港特區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轄下的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經貿辦)被不少國家視為「實質上的香港領事館」,雖然這稱號不為北京所喜,但香港駐外官員確實享有不少正常國家外交人員才享有的權限,也承擔了頗為進取的對外宣傳功能。近年香港駐外官員開始懂得政治敏感,宣傳香港之餘,也加強宣傳「一國」,背後的暗箭才有所減少。他們最廣為人知的工作之一,包括在海外各大城市舉辦「香港節」,目的一方面是宣傳香港的文化產業、經貿活動、城市品牌,另一方面是連結離散各地的海外香港移民。  其實以「香港節」這名字舉辦的活動,早在港英殖民管治時期已舉辦過,分別在一九六九、一九七一和一九七三年出現。一九六九年首次舉辦時,標榜「向本地人介紹香港文化和價值,以建立『香港人』身份認同」,時值六七暴動過後,也有穩定香港社會、營造歌舞昇平景氣的目的。當時香港節的活動包括嘉年華會、時裝表演、環島競步和「香港節小姐」選美比賽等,回想當時社會風氣簡樸,這些活動算頗為突破。而港英「香港節」的設計,客觀上是一種折衷的妥協:殖民政府擔心香港人會繼續受「六七」一類中國民族主義影響,但又擔心一旦強化英國認同,會激起港人爭取居英權,唯有釋放「第三種忠誠」,開始正面宣傳香港身份認同,並被不少今天的「本土派」追溯為思潮的源頭之一。  當然,殖民時期的三屆香港節都是「內向型」,現今經貿辦的則是「外向型」,兩者有根本不同。香港節由經貿辦統籌,最大任務自然離不開與海外商家建立合作關係,並加強跟當地政府的網絡。香港節至今均在國際經濟重鎮或港商聚集地舉辦,例如英國倫敦、紐西蘭奧克蘭和威靈頓等。二○○二年於倫敦舉行的香港節是排場較大的一次,時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親自到倫敦主持午餐會,並邀得多名英國政要如前首相戴卓爾夫人到場,英國安德魯王子和時任首相貝理雅亦有為香港節寫賀詞。而今年六月在多倫多舉行的「邁向亞洲,首選香港」推廣活動,甚至由特首梁振英親自出席。除了在海外舉辦,駐內地經貿辦亦有負責相關活動,例如今年六月,駐成都經貿辦於當地籌辦音樂會、電影節等,辦事處主任劉錦泉當日指,陝西產業以科技、工業為主,香港則着重服務行業,兩地有很強的互補性。對拓展軟實力有局限  香港節的另一重點,理論上是把香港文化產業推廣開去。例如二○一二年十月,駐新加坡經貿辦在星洲舉行為期一個月的香港節,重點項目包括美酒佳餚,以宣傳香港「美食之都」的形象,亦有香港文化人榮念曾與日本話劇大師佐藤信聯合導演《靈戲》。二○一四年六月,駐美國經貿辦於波士頓美術館放映香港電影《激戰》,作為香港節主題活動,及後又於麻省舉辦龍舟比賽。麻省首位華裔州議員陳德基在活動上發言,指自己的父母均是香港移民,並強調「香港對美國的經貿發展亦十分重要」,這種聯繫,正是香港政府希望宣傳的。然而,從拓展軟實力的角度而言,香港節的職能始終有所局限。香港節官方主導的色彩濃厚,民間難以參與,相關活動的思維頗具官僚味道,而未能滲入民間層面,一般海外人士對香港的印象,並未有明顯改善。雖然香港節宣傳的華洋共處、中西交匯等陳腔濫調,確是香港開埠以來的傳統,但少有觸及回歸後興起的本土藝術作品,而後者不少是「政治不正確」的。研究軟實力的法國學者Frédéric Martel指出,軟實力是由民間自發建立,而非由政府推動;然而從韓國近年軟實力大幅拓展的成功可見,政府的促進功能,亦是無可取代。問題是香港政府的宣傳方法,究竟能幫助香港文化「走出去」多少,業界人士當然心裏有數。新加坡節與身份認同  多年來被視為香港主要競爭對手的新加坡,亦有舉辦類似香港節的「新加坡節」,目的同樣是要向外推廣自身軟實力和打造國際大都會形象。新加坡節的形式亦跟香港節大同小異,同樣是以電影、美食、歌舞、設計等藝術為主打,再加上一系列跟當地商人的講座和座談會。新加坡節似乎規模更大,首屆於二○○五年在倫敦舉行,二○○七年在北京和上海舉辦第二屆,投入的資金升了約六成,耗資一千五百萬人民幣、動用了十四個政府部門,新加坡政府亦多次為活動召開新聞發布會造勢,不會像香港節那樣,少有本土香港人知道。  不過資源的投放,並非新加坡節和香港節的最大差別。有一個議題是香港和新加坡永不能比較的,就是身份認同問題。筆者曾聽不少新加坡政府的朋友談及新加坡節,都說重點其實是提醒旅居各地的新加坡人不要忘掉祖國,無論他們在讀書也好、做生意也好,乃至已入籍其他國家也好,都歡迎他們回新加坡效力。所以在新加坡節,會安排最好的新加坡廚師預備頂級新加坡美食,讓他們回味家鄉。但移居海外的香港人,不少都是因為逃避九七回歸而走,近年海外港人後代、海外香港學生等,更是反國教運動、雨傘運動等的堅定支持者。假如香港節只是宣傳官方那一套,對他們而言,自然毫無吸引力。筆者有海外香港朋友曾獲邀到「邁向亞洲,首選香港」演出,他說十分抗拒與出席的特首合照,也不敢給朋友知道,而同樣情況,基本上不可能在新加坡節出現。假如因為特區政府的內部認受問題,令香港對外宣傳的能力也打了折扣,實在教人惋惜。  (作者是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全球研究課程主任、國際事務研究中心聯席主任。)

更多

重慶大廈:被忽略的軟實力 (沈旭暉)

  非洲商人在香港與廣州之間,逐漸形成分野:具備較佳營商本錢的非洲商人,通常因「香港市場組織較好,也有較良好法治」而駐守香港;非州英語區國家商人多數在港,法語區則多進入廣州。假如這個體系能為香港政經精英善用,配合中國在非洲的眾多策略性投資、加以培養非洲在地友好網絡的需求,將成為無價之寶。

更多

台北「慢生活」與香港「國際化」 (沈旭暉)

  由於「香港」和「台北」的城市對口,避開了政治正確的爭議,又相對能淡化「一國」的壓力,理應能繞過政治枷鎖,較務實地交流「落地」的城市民生議題。讓香港人更有效地在台灣發揮「香港精神」,或謂香港軟實力,最終建立「慢生活」加「國際化」的「台港身份認同」。

更多

從蘇聯間諜到張震遠  ——俄羅斯投資香港的前世今生政治 (沈旭暉)

  俄鋁為了加強在港運作的說服力,邀請了一些擁有政經人脈網絡的香港人加入董事局,包括梁愛詩和張震遠,張震遠更一度出任俄鋁非執行主席,俄鋁的母公司EN+也投資張氏的商交所,並持有百分之十股權。後來張震遠因為「商交所事件」爆煲,遂辭去俄鋁一切職務,俄鋁的回應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