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企業與北京的巴拉圭外交突破 (沈旭暉)

  拉丁美洲是中國近年積極拓展全方位關係的戰略性地區,以經貿關係為重中之重,加上拉美有豐富天然資源,又是美國後院和台灣外交最後橋頭堡,令中拉關係成為新興研究熱點。然而學者一般只着重中拉政府層面的互動,對民間交往較為忽略,其實香港企業在當中就飾演了微妙角色。北京借用香港當「白手套」是有不少好處的:首先,不少拉美小國依然與台灣保持外交關係,最重要的包括巴拿馬、尼加拉瓜、危地馬拉、巴拉圭、海地等,北京直接在這些國家投資,容易引起政治聯想。而且中國進入拉美一直為美國右翼勢力擔心,並成為「中國威脅論」的佐證,因此中國國企也受到嚴密監控。再者拉美各國近年出現不同程度的反華思想,主要針對中國企業與當地產品的競爭,以及不顧本地社會福利等惡習,而改善形象、提升軟權力,恰恰都是港商的優勢。李嘉誠投資拉美港口  在九十年代開始,香港首席富商李嘉誠的和黃集團及其子公司就積極投資拉美,特別是與港口建設有關的項目,在巴哈馬(一九九七年前為台灣邦交國)、巴拿馬(目前為台灣的最重要邦交國)等地的投資都對中國外交大有幫助。巴拉圭目前是台灣在南美大陸的唯一邦交國,民進黨時代的副總統呂秀蓮曾著書立說,把巴拉圭列為台灣「海洋外交」的終點,說巴拉圭是「南美洲外交沙漠中的綠洲」、「台灣拓展南美洲外交工作的戰略制高點」,主張台灣企業利用巴拉圭進入巴西及中美洲市場。但由於巴拉圭是內陸國家,沒有港口供和黃投資,而它的偏遠位置以往也不是李嘉誠集團的關注點,我們原本難以想像李嘉誠會進入巴拉圭。  然而在二〇〇〇年開始,和黃確實開始進入巴拉圭,專注發展當地電訊業,並取得當地流動電訊牌照,建立了手機網絡。二〇〇〇至二〇〇一年是和黃在拉美大展拳腳的一年,最為人矚目的是在墨西哥得到四大港口的經營權。當年適逢民進黨在台灣執政,北京十分希望壓制台灣剩餘的國際空間,台灣邦交國中面積已是「極大」的巴拉圭自然是重點目標,和黃的投資應為北京所喜。二〇〇五年,和黃卻忽然以「巴拉圭市場缺乏發展潛力」為由,將巴拉圭流動電訊項目售予墨西哥電訊公司America Movil(即福布斯富豪榜首富斯萊姆的旗艦企業),暫時離開這個國家,但中國、中國香港的實力,已給巴拉圭人民留下深刻印象。先科要為中巴建交作貢獻  我們不知道在商業考量以外和黃離開巴拉圭的原因,但在宏觀的層面,這似乎是一項接力項目,因為北京在巴拉圭的「白手套」自然不止和黃,另一以往名不見經傳的香港註冊公司先科(亞洲)有限公司,已悄悄在和黃撤離後力爭成為巴拉圭華商龍頭,作風比其他進入巴拉圭的中資企業高調得多。根據先科自我介紹,它是一家「綜合性的為石油、天然氣、石化和煤田勘探開發等行業提供設備和技術的頂級服務商和供應商」,而跟和黃不同的是它的內地色彩極強,網站強調「與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係」。它目前在巴拉圭有大量投資,包括對巴拉圭的石油、木材、礦產等,以及開發當地的中國商城,令來自香港的入口佔巴拉圭全國入口的百分之五。雖然中國商城所在的東方城原由台灣經手,但它的香港特色也頗濃厚,居民無須簽證就可到鄰近的巴西,目前是繼邁阿密、香港、巴西伊瓜蘇之後的世界第四大免稅商城,相信先科也引進了不少香港經驗。  先科的香港色彩容或不及李嘉誠,但近來也積極打香港牌、軟權力牌,最為人熟悉的是在二〇一〇年十一月贊助巴拉圭國家足球隊訪問香港踢表演賽,此前它剛落實成為巴拉圭國足的贊助商直到二〇一四年世界盃,先科的商標更印在巴拉圭隊衣上。事實上,雖然巴拉圭隊作為在打入世界盃八強、擁有國際級球星辛達.告魯斯的南美勁旅有一定叫座力,只是以經濟成本計算,要是沒有先科,它的七百萬港元酬金絕不是門票能負荷的,也不是香港足總能負荷的。  最值得注意的是,先科的董事總經理已把巴拉圭政府列為公司頭號外交目標,他曾六次訪巴,自言「與巴拉圭政界建立了友好的關係,深受巴拉圭政府部門的重視與讚譽」。另外他又成立了巴拉圭華人總商會並自任會長,不但「致力於促進兩國的經濟貿易和民間文化、旅遊的往來」,更開宗明義赤裸裸的表示「希望能為將來中巴建交做出基礎貢獻」。明顯地,這已超出一般企業外交的範圍了。兩岸的外交互動  我們並不容易閱讀和黃、先科不同項目投資的所有意圖,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它們的成功,顯示拉美社會相對信任香港的企業管治,令港商的投資能起到其他中資機構難起的作用,從而改善中國在拉美的形象,提升中國的軟實力。由於中資企業對企業社會責任一類概念尚未流行,港商也可成為在拉美提倡上述概念的先行者,以西方習慣宣傳回饋社會。  二〇〇八年,巴拉圭左翼總統洛高上台,多次暗示要調節歷史遺留的兩岸政策,又作出諸如提議把以蔣介石命名的街道改名一類小動作,甚至拒絕在聯合國投票支持台灣的入聯議案,這與前數年中資、港資企業紛紛進入巴拉圭似有所聯繫。只是其時新上台的台灣馬英九政府與北京達成了共識,終止外交戰爭,北京願意默許承認台灣的邦交國繼續下去,這些國家才暫緩與北京拓展正式關係,以免累及馬英九的島內民望,馬英九也宣布增加援巴經費,巴台關係才持續至今。但有了香港的「白手套」,這已不再是北京不能踏足的禁地了。(作者是美國布魯金斯智庫訪問學人、香港教育學院文理學院副教授及對外關係統籌主任。)

更多

什麼可以做 什麼不可以做?  香港的外交事務與對外事務 (沈旭暉 主講、林曉倫 記錄整理)

  去年發生的馬尼拉人質事件,是一件外交事務,還是一件對外事務?香港的人在外地出事,算是國家層面的事,還是我們自己可以處理的事?灰色地帶本身已經影響我們對不同事情的處理和演繹,可一亦可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