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白樺:文學是我的生命(舒晉瑜)

這是那個風度翩翩、瀟灑優雅的白樺嗎?那位卓越的詩人,因敢於直言而飽受憂患的作家。長詩《孔雀》和他的十四行詩展示出他的才華橫溢,《山間鈴響馬幫來》、《今夜星光燦爛》等一系列人物生動、詩情盎然的電影更成為中國電影史上不能忽略的作品。然而,當文學被時代的浪尖裹挾,白樺經歷了超出常規的災難和榮耀。《苦戀》和《吳王金戈越王劍》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被禁演,以及後來所經歷的種種運動,使白樺成為知識分子「苦難一代」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