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夢魘槍聲的迴響──從「六四.三十」到「反送中」(陳清華)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三時 北京天安門廣場歷史博物館門外,旁邊那趟大的空地,今夜已變成了救傷站,傷者不斷從四方八面送來,先治理一下再送醫院。在橫七八躺的各種擔架上面,躺着學生、市民、媽媽、小孩,死的死、傷的傷;擔架已不敷應用到一個地步,連廣場帳篷中的生鐵摺床和醫院本身的附床也直接用來搭抬傷員。我走在傷者痛楚中的哀嚎與逝者永遠的沉默之間,在強忍着面對強權冷血打壓的憤怒,在試着專心眼前也許仍能生還的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