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11 中文文案各顯神通(吳富強)

自二○○七年一月九日蘋果推出第一代手機以來,每次推出新手機,一眾「果粉」都翹首以待,以先到手為榮,先試用為快。在另一邊廂,一眾廣告文案撰稿員,也拭目以待,爭相一睹中港台三地的蘋果文案撰稿員,如何一文三譯,如何各自各精彩。
細讀iPhone 11的英文文案,覺得其仍然貫徹蘋果的一貫本色,文字簡約清新,活潑跳脫,營造以少勝多,以簡勝繁的產品定位,正如iPhone 11文案的第一句「Just the right amount of everything」(樣樣齊,剛剛好)。
從元祖iPhone在十二年前面世,蘋果式中文都一直為人詬病,iPhone 11的中文文案也在所難免。甫一上場,網絡世界便充斥着各種各樣吐槽式評語,例如:「蘋果官網,驚現神文案」、「這翻譯,你上你也行」,更甚的有說這簡直是「欺負庫克(Cook)不懂中文」。到底iPhone 11的中文文案是否仍然「果味」十足?本文特別挑選了iPhone 11英文文案其中兩條標題,讓大家欣賞一下中港台三地的蘋果文案撰稿員,如何各顯神通,把文案變成「果味」中文。

一、詩歌遊戲:「Roses are red, violets are violet」
蘋果英文撰稿員巧妙地借用了一首家傳戶曉的愛情小詩:

Roses are red,
Violets are blue,
Sugar is sweet,
And so are you.

詩首兩句,稍作改動,用來形容iPhone 11的屏幕。英文文案以六個字、兩種顏色的花,來告知讀者(目標消費者),iPhone 11屏幕那種能夠原原本本地顯示各種顏色的優點。玫瑰的紅、紫羅蘭的紫,躍然紙上,活現眼前,言簡意賅,詩意溢然。標題着墨不多,用意在製造一個「Teaser」(引子),引起讀者細讀內文的好奇心。
好的翻譯在於能保留原作者的意思和風格,讓我們看看中港台三地的蘋果文案撰稿員如何翻譯這包含紅花和紫花,只有區區六個字的標題。

中譯:紅橙黃綠青藍紫,個個本色出演
港譯:色色顯本色
台譯:萬紫千紅,原彩本色

三者之中,以港譯最為簡約,僅得「色色顯本色」五個字,單論簡約,比英文更上一層樓,但論文意則過於晦澀。論婉約,論詩意,和原文的距離就更為明顯了。
而中譯則最為聲勢浩大,合共用上十三個字。上句「紅橙黃綠青藍紫」把七個原色一口氣排列出來,令人眼花撩亂,再加下句「個個本色出演」,運用擬人法,把七種顏色當作演員,各自演繹自己。整體過於直接和過度演繹原文,譯文無疑是七彩繽紛,但了無詩意,與英文原文的風格和意境有些差距。
最後台譯,以八個字來翻譯原文,表現四平八穩,中規中矩。「萬紫千紅」這個四字詞,又「紅」又「紫」,與英文原文頗為匹配;再配合下句「原彩本色」與文案內文的「原彩顯示」(True Tone)互相呼應。整體來說,雖然詩意不足,但清楚明確,直截了當,與原文相對接近。
綜合來說,中港台三地的譯文大都能表達原文的意思,但譯文來得太直接、太明顯、太硬銷,失去了原文的婉約優雅和詩情畫意。事實上,詩意從來都是難以翻譯或甚至不能翻譯,譯壇名宿蔡思果先生曾就譯詩發表了一篇題為〈鑽石與石墨──詩為什麼不能翻譯〉的文章,文中提及「一句好詩是鑽石,譯成語體或他種文字,就成了石墨或另一種東西」。所以無論如何翻譯,翻譯後的詩歌就不是原來的詩歌;再者就商業翻譯而言,譯員於翻譯一些文案時,已受制於時間及產品定位等因素,如果文案中附有詩歌,就會難上加難。我們閱讀詩歌類的文案翻譯時,更要體諒譯員的限制和困難,並要欣賞他們的努力。
綜合上文,我想可將「Roses are red, violets are violet」這兩句,譯成「紅玫瑰的紅,紫羅蘭的紫」不單保留原文的結構,更可突顯原文的顏色元素,暗喻iPhone 11的屏幕可真實顯示紅玫瑰的紅和紫羅蘭的紫的本色,這樣也許可以更貼近英文原文的意境和風格。

二、數字挑戰:「Love at 1st, 2nd, 3rd, 4th, 5th and 6th sight」
英文原文一口氣用了六個阿拉伯數字,將「Love at 1st sight」(一見傾心)這個意念從1st sight擴張至6th sight,把數字與文字遊戲玩得出神入化,將iPhone 11提供的六個顏色一一介紹,乾淨俐落,創意無限,令人拍案叫絕。
但要把文案翻成中文而保留其創意,可不容易呢。總不可以翻成「一見,二見,三見,四見,五見,六見,皆傾心」吧?且看中港台三地的蘋果撰稿員如何應對這項數字挑戰。

中譯:一見傾心,現有六次機會
港譯:見六個,愛六個
台譯:一見傾心,六款都愛

對譯者而言,碰到像「love at 1st sight」與「一見傾心」這種「Perfect match」(完美配搭)的情況,難免會情不自禁,馬上對號入座,但亦往往不自覺地為自己套上了無形的枷鎖,被「一見傾心」四個字,局限了自己的思維。中、台的蘋果文案撰稿員都不約而同地墮入這「一見傾心」的陷阱,被「一見傾心」套牢後,再搜索枯腸,想辦法解決其餘二、三、四、五、六這幾個數字的問題。
中譯為「一見傾心」續上了「現有六次機會」的下句,而台譯則綴上了「六款都愛」。兩者之間,較為喜歡台譯,工整之餘,帶點活潑,多少反映年輕人勇於去愛的感覺,反觀中譯除了讀來較為嘮叨外,意思亦較為隱晦,似乎消費者須具備較為豐富的想像力,方可領會文中含義,但也許「果粉」就是喜歡這種猜謎式的文案吧。
三者之中,較愛港譯,撰稿員沒有撿「一見傾心」這個現成,而是另闢蹊徑,緊守蘋果以簡勝繁(Less is more)的文化,以「見六個,愛六個」短短六個字清楚明快地告訴消費者,iPhone 11備有六個人見人愛的顏色可供選擇,直截了當,毫不嘮叨(No nonsense)。如果要在雞蛋裏挑骨頭的話,可以說港譯欠缺了英文原文大玩數字遊戲,由一數至六這個有趣的特色,反觀中譯和台譯都與英文原文亦步亦趨,都包含「一」和「六」這兩個數字。循着這個方向去推敲,我倒有以下的想法:
甲、「見一個、二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個個都愛!」
此譯是模仿英文原文的結構,活潑跳脫與原文如影隨形。
乙、「見一個,愛一個;見六個,愛三雙!」
此譯以港譯為基礎,補入「一」這個數字,令譯文更接近原文。因應蘋果的產品定位,兩條譯文都避用「一見傾心」這類近乎陳腔濫調的四字詞,我較喜愛「見一個,愛一個;見六個,愛三雙」,各位讀者,大家如何選擇呢?
翻譯甚至創譯(Creative Translation)都不是譯者與原文之間百分百的自由搏擊,而是譯者一方,被縛手縛腳後再與原文進行的不公平格鬥。不同類型的翻譯,譯者都受着各種形形式式,大大小小的限制。從以上的例子可見,對同一段文字,不同的譯者或團隊都會得出不同的翻譯結果,所以「詩無達詁」這句話,大概可應用到翻譯工作上。大家一向對蘋果式中文多少也有些意見,但蘋果翻譯團隊在各種限制下發揮的創意和努力,實在有目共睹,不容置疑。文中提出的想法和觀點不過是向翻譯道上的同行者,拋磚引玉,引起多一些討論,希望各位讀者多提意見。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