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ph Anton: A Memoir

  海外

文章千古事,得失眾心知

  伊朗指責小說《撒旦詩篇》褻瀆伊斯蘭教,懸賞追殺作者魯西迪後,魯西迪只好化名約瑟夫.安東,亡命天涯。他以第三身追述那些夢魘般的歲月,回憶錄可謂滿紙警世言,一把辛酸淚。他想往牙醫求診,保鑣要他躲進運屍袋,掩人耳目;甚至跟兒子玩耍,也必須由警方預約。痛失自由,提心吊膽,他不知長夜漫漫何時旦。儘管吃盡苦頭,魯西迪依然認為文學使人類擴闊眼界,比狹隘排他的宗教狂熱更符合人間正道,所以受恐嚇的作家不應屈服。何況,古今中外的強權憑暴力威嚇異己,是因為不屑理性辯論還是因為理虧,大眾心中雪亮。

  (安大略 雪懷)

文章回應

回應


Joseph Anton: A Memoir,Salman Rushdie 著,紐約:Random House,2012年9月